从大饥荒到大流行病——揭穿共产党的谎言

作者:Noodles | 编辑、美工:灭共小宇宙

鉴于中共对信息的封锁,导致国内绝大多数民众无法获取真实的信息,被蒙蔽的了双眼,无法看清共产党的本质,笔者觉得有必要对共产党所制造的谎言进行揭露,特别是在CCP病毒肆虐的今天,以求能够唤醒民智,正视CCP病毒所产生的危害,挽救更多人的生命。笔者在此呼吁: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机的时刻,是时候勇敢站出来对抗邪恶,我们不能将这个世界拱手让与邪恶之人,必须为之奋战到底,不灭恶党誓不罢休!

共产党所犯下的罪恶罄竹难书,可为什么一个如此邪恶的政党可以统治中华大地七十年呢,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其实如果仔细思考,这个问题很简单,因为共产党的统治就是建立的谎言和欺骗的基础上,对人民进行系统性的洗脑,将谎言当作真理,将无知当作力量,将邪恶伪装成正义。因此揭露共党的谎言,对于唤醒民智,让民众认清共产党的本质是非常必要的。

笔者决定对共党建政以来制造最大灾难的谎言——“三年大饥荒”为例进行揭露,以便唤醒民众的记忆,让读者看清共党的本质,不要相信共党的谎言,对此次CCP病毒大流行病保持足够的警惕。因为共产党制造的谎言难以计数,笔者自身的力量无法对其进行完全的统计,呼吁更多的战友在今后能够弥补笔者的不足,为铲灭恶党加上最后一颗稻草。祈求万佛万神早日重回中华大地。

大饥荒中的谎言

在共产党制造的无数谎言中笔者印象最深,伤害程度最广的非1959-1961年大饥荒莫属;此次大饥荒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饥荒,被许多学者[1-3]认为是最严重的人为灾难之一。

大饥荒的主要原因就是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等一系列政治运动所造成的制度问题,归根结底就是共产主义所激发出来的人性之恶。而共产党在1981年以前将其定义为“三年自然灾害”,此后将其称为“三年困难时期”。

其实大饥荒的持续时间远不止三年,准确的来说大饥荒是从1958年末开始显现,到1962年号称为天府之国的四川仍然有大批的人被饿死,详见杨继绳老先生所著的《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4]

而共产党将大饥荒根本原因的栽赃到自然灾害,殊不知中国幅员辽阔,地形复杂,各地的气象情况俱不相同,虽然区域性的灾害频发,但并不会出现全国性的自然灾害,一地区出现灾害,可以从另一个丰收的区域调粮救济,百姓也可以到未发生灾害且丰收的地区投靠亲友,所以中国历史上只有区域性的饥荒,从未出现过1959-1961年那样全国性的饥荒。

高素华主编的《中国农业气候资源及主要农作物产量变化图集》[5]根据1951-1990 年间全国分布大致均匀的350 个站点的气象资料分析了在这期间中国农业生产的自然条件。可以清楚的看出1958年到1961 年,在全国范围内没有出现大面积的旱灾和涝灾,也没有出现大面积的低温灾害,这三年是正常年景[4]

在这样基本风调雨顺的情况下,竟然饿死了几千万人,而共产党所作所为,使我想起孟子曾对梁惠王说的话“狗彘食人食而不知检,涂有饿莩而不知发,人死,则曰:‘非我也,岁也。’是何异于刺人而杀之,曰‘非我也,兵也’?”。猪和狗吃人所吃的食物,不知道制止;道路上有饿死的人,不知道开仓赈济。百姓死了,就说:‘这不是我的过错,是因为年岁不好。’这种说法与拿刀把人杀死后,说‘杀死人的不是我,是兵器’有什么不同?可见古时候统治者就利用自然灾害作为借口来为自己脱罪,共产党在这方面深得精髓。

共产党在大饥荒事件上所制造的谎言远不止这一点,由于共产党的隐瞒,在大饥荒时期具体的死亡人数也没有完全准确的记录,杨继绳老先生在《墓碑》一书中曾记录这样一段故事:“当年担任粮食部副部长的周伯萍晚年对本书作者说:1961 年,粮食部陈国栋、周伯萍和国家统计局贾启允三人受命,让各省填写了一个有关粮食和人口变动的统计表,经汇总以后,全国人口减少了几千万!这份材料只报周恩来和毛泽东两人。周恩来看到后通知周伯萍:立即销毁,不得外传。周伯萍等三人共同监督销毁了材料和印刷板。事后周恩来还打电话追问周伯萍:销毁了没有?周伯萍回答销毁了,周恩来才放心。”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公布过真实的人口数字,甚至共产党自己所承认的在大饥荒时期的死亡人数就有好几个版本。

笔者目前收集到两个中共官方的版本,第一个是前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李成瑞[6]在《“大跃进”引起的人口变动》文章中认为1958-1963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为2200万人;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副委员长蒋正华[7]在《中国人口动态参数的校正》文章中计算认为1958 年到1963 年总共死亡人数为8299 万,其中正常死亡人数高达6602 万人,非正常死亡人数为1697 万人,约为1700 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家统计局编制的《中国统计年鉴,1984》中公布的数据,1960年中国人口比上一年减少了1000万,没错就是不多不少正好1000万!这个数字曾引起国内外媒体的强烈震惊,日本共同社说“这是和平时期最大的人口事件”。

资料来源于国家统计局编《中国统计年鉴,1984》,中国统计出版社,1984 年,第 83 页

笔者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数据也是假的,真实的死亡人数远超1000万。因为《中国统计年鉴,1984》公布的数字存在着无法解释的矛盾,主要表现在各个年度人口出生率减死亡率所得出来的自然增长率,与本年总人口减上年总人口得出来的增长率不相符,又因为当时的中国属于闭关锁国的状态与其他国家间移入移出的人数少到可以忽略的程度,这种差异是不能用国际移民来解释的。截取1958-1961年总人口数和自然增长人数可见(图1),中共公布的上述数字相互矛盾,三年累计,按总人口增加数计算,减少 135 万人,按自然增长人数计算,却增加 622 万人,两者差额为 757 万人,完全是相互矛盾的。

图1 1959-1961 年总人口和自然增长情况(万人)

可见造假虽然是共产党所擅长的事情,但也是漏洞百出。可是,从另一个角度讲,共产党却是成功的,在大饥荒中那些真实的非正常死亡人数已经成功的被共产党抹杀掉了,那些被政策所杀死的无辜的百姓甚至都不能出现在统计数字当中,历史又如何能够被铭记呢?

虽然,国内外有很多学者对大饥荒的死亡人数进行了估算,如美国人口与人口学委员会主席、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斯利·科尔[8]在《从1952 年到1982 年中国人口的急剧变化》一书中估算在大饥荒时期非正常死亡人数约为2700万人;荷兰历史学家冯客[9]在《毛泽东的大饥荒——1958-1962年的中国浩劫史》一书之中认为1958年初至1962年底的大饥荒至少造成4500万人非正常死亡,其中至少250万人(占总体6%-8%)死于酷刑或直接处决。原新华社记者杨继绳老先生在《墓碑》[4]一书中认为,在大饥荒期间,全国非正常死亡人数大约3600 万人,应出生而没有出生的人数大约4000 万人,大饥荒使中国人口损失大约7600 万。但也仅仅是估算,具体的死亡人数可能永远也不会被世人所知晓。

当然共产党在极力掩盖真实的死亡人数,因为这对其执政的合法性,造成了严重的挑战,中共走狗孙经先[10]在《马克思主义研究》期刊杂志中发文称国家统计局人口数据中出现重大矛盾和问题,认为大饥荒中非正常死亡的人数是人口迁移重报了户籍所致,笔者认为这完全是孙犬在精神错乱下喷出的墨粪,正常人是不可能写出这种逻辑完全混乱且充满臆想的论文。

pastedGraphic_1.png

共产党之所以极力掩盖大饥荒的死亡人数,显而易见是因为这已经威胁到了其执政的合法性,试想有哪个统治者在饿死几千万的民众后,仍能保持“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我想只有中国共产党可以做到吧,造成这种悲剧的原因正是由于对信息的封锁以及对民众的洗脑,这何尝不是中华民族的悲哀,像孙犬经先这样的中共走狗不在少数,希望同胞们擦亮双眼,不要被所谓的专家学者头衔所迷惑。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希望国人能够铭记历史,忘记历史,悲剧就会重演!

大流行病中的谎言

2019年末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CCP病毒),同样充斥着共产党的谎言,共产党在CCP(Chinese Communist Party)病毒爆发之初一直在竭力隐藏着真相,目前已知,至少早在2019年12月1日就已经发现了CCP病毒感染者[11],而从12月1日开始至 12 月 30 日,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中共当局并没有做出任何措施防止病毒的扩散。直到2019年 12月31 日,武汉市政府才向社会通报,发现了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并且在此后的20天的时间内多次对外公布声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12] [13] 。更有甚者还在极力的打压向公众传播真相的李文亮、刘文、谢琳卡等8名武汉医生。

pastedGraphic_2.png

笔者不禁要问,如果仅仅是自然产生的病毒,共产党为什么从刚开始的掩盖病毒的存在,再到后来又极力否认病毒人传人的真相?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内采取行动,对病毒的传播扩散进行控制呢?从而错过控制病毒扩散的最佳时间,导致病毒在全球范围传播。这从逻辑上完全无法讲通,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应该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国民,而不是一味隐藏真相,把民众暴露在危险当中。

直到2020年1月19日,笔者知道了答案,当天,路德社自媒体平台在路安艾时评中首次爆料,武汉SARS病毒(CCP病毒)和舟山蝙蝠病毒的关联性,并曝出CCP病毒已经进化具备人传人大爆发强变异特性。此后在北京时间1月20日晚间,钟南山接受央视采访,才第一次承认了新型冠状病毒(CCP病毒)肺炎存在人传人现象。

前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传染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和免疫学研究员闫丽梦博士在2020年先后发表两篇关于此病毒的研究报告,报告中详细论述了SARS-CoV-2(CCP病毒)的生物学特性,并且有确凿证据表明,CCP病毒就是一种使用蝙蝠冠状病毒ZC45和/或ZXC21作为模板和/或骨架的实验室产品[14],闫丽梦博士将其定义为超限生物武器[15]

这一切就可以解释的通了,共产党制造了生化武器,并将其蓄意释放,导致全球超过76,00多万人感染,近1,70万人死亡,而且CCP病毒仍在扩散,这些数字每分每秒都在增加。共产党害怕真相被披露,只能用谎言去掩盖,从蝙蝠甩锅到穿山甲,又从三文鱼甩锅到冷冻食品,从国内甩锅到境外输入,因为始作俑者知道一旦病毒的真相大白于天下,共产党将成为全人类的公敌。

郭先生曾在一次视频中讲过“共产党、共产主义的本质就是要灭掉上天,灭掉自然,灭掉信仰,灭掉真相,灭掉自我,灭掉良知,煽动仇恨”。共产党的邪恶超出普通人的认知,大伪似真,大奸似忠,共党所做的就是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正因为共产党所作所为超出了人类的底线,让人难以置信,但是事实已经摆在我们的眼前,大饥荒中饿死的几千万人,却连真实的数字都没有留下,更有类似孙犬经先这样的砖家学者为中共洗地说这是人口迁移所造成的户籍注销所致,这是赤裸裸的在强奸民众的智商。

目前大流行病的情况和60年前大饥荒何曾相似,纵观全球,美国和印度两个国家的感染人数已经超过了1000万人,巴西、俄罗斯、法国、土耳其、英国、意大利、西班牙、阿根廷等国家感染人数均超过了150万人,而中国作为最早发现CCP病毒和人口最多的国家,目前感染人数只有不到8.7万人,这是何其的荒唐啊!

可悲的是墙内的很多民众都相信这个数字,这是难道真的是中国的防疫措施做的好?难道是中国的医疗条件比全世界其他国家都先进?还是像有些人天真的认为这就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不,这一切靠的都是谎言!

如果你仔细观察中国大陆的情况,你会发现国内的老百姓出门戴口罩的并不是多数,就算戴口罩的也有绝大多数是不规范的,口罩戴在口鼻之下的,甚至同一个口罩多次利用的情况也非常之多。试问在如此情形下有人还会相信中国大陆CCP病毒感染人数只有不到九万人吗?

在大饥荒时期共产党就对死亡人数的数据进行了造假,所以笔者有理由相信,中国大陆的疫情数据是完全不可信的。希望同胞们能够看清共产党的本质,不要再被共产党的谎言所欺骗,对CCP病毒一定要小心防范。此次疫情给人类带来巨大的伤害,真正的灾难还没有来临。Winter Is Coming!希望战友们各自珍重,共同见证光明的到来!

完稿时间:2020年12月20日

参考资料

[1] SMIL Vaclav. China’s great famine: 40 years later [J]. Bmj, 1999, 319(7225): 1619-21.

[2] MENG Xin, QIAN Nancy, YARED Pierre. The institutional causes of China’s great famine, 1959–1961 [J]. The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2015, 82(4): 1568-611.

[3] 文贯中. 中国三年大饥荒的触发及加剧之原因—论无退出自由的公共食堂的谋杀性后果 [J]. 当代中国研究, 2009. 

[4] 杨继绳. 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 [M]. 2007.

[5] 高素华. 中国农业气候资源及主要农作物产量变化图集 [M]. 北京, 气象出版社. 1993.

[6] 李成瑞. “大跃进” 引起的人口变动 [J]. 人口研究, 1998, 1): 1.

[7] 蒋正华, 李南. 中国人口动态参数的校正 [J]. 西安交通大学学报, 1986, 03): 46+64.

[8] COUNCIL National Research, POPULATION Committee on. Rapid population change in China, 1952-1982 [M].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1984.

[9] DIKöTTER Frank. Mao’s great famine: The history of China’s most devastating catastrophe, 1958-1962 [M]. Bloomsbury Publishing USA, 2010.

[10] 孙经先. 关于我国 20 世纪 60 年代人口变动问题的研究 [J]. 马克思主义研究, 2011, 6): 62-75.

[11] HUANG Chaolin, WANG Yeming, LI Xingwang, REN Lili, ZHAO Jianping, HU Yi, ZHANG Li, FAN Guohui, XU Jiuyang, GU Xiaoying. 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 [J]. The lancet, 2020, 395(10223): 497-506.

[12] 新华网.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发现的多例肺炎病例为病毒性肺炎 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

[13] 武汉发现不明原因肺炎患者44例 未发现明显人传人证据

[14] YAN Li-Meng, KANG Shu, GUAN Jie, et al. Unusual Features of the SARS-CoV-2 Genome Suggesting Sophisticated Laboratory Modification Rather Than Natural Evolution and Delineation of Its Probable Synthetic Route. Zenodo org, 2020. doi:10.5281/zenodo.4028830

[15] YAN Li-Meng. SARS-CoV-2 Is an Unrestricted Bioweapon: A Truth Revealed through Uncovering. Zenodo org, 2020. doi:10.5281/zenodo.4073131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2月 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