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苛政猛于中共病毒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锦

校对 小鸥 上传 WJ

图片来源: THE CANADIAN PRESS

据官方数据,加拿大感染中共病毒人数已超过五十万人,疫情呈蔓延趋势。在估算中共病毒的死亡人数时,政客和非选举上任的卫生官追随中共走狗WHO不遗余力地制作了令人恐惧的预测或模型。但是,在估计封锁令导致的死亡人数时,他们并未向公众提供任何模型, 而且抹黑救命良药羟氯喹。

大量数据表明:孤独对健康不利、隔离有害健康、 隔离导致的虐待增加、网络视频交流无法维持健康的关系、隔离易导致酗酒、 缺乏运动有损健康、封锁令导致的贫穷对健康有害、抑郁、焦虑对健康不利、癌症延迟诊断对健康不利、缺乏拥抱和其他身体接触对健康不利……

还有因取消和延迟20万例外科手术、超过50万例必要的核磁共振和CT扫描以诊断癌症和其他病症而导致的加拿大人死亡,以及因封锁令而自杀和药物过量导致的死亡增加造成了。

封锁令使日常有益健康的活动变成了非法或几乎不可能做的事:唱歌、社交、与朋友交往、参加团队运动、观看舞台上的现场表演以及观看现场体育赛事……

本周四下午阿省卡尔加里的警察以封锁令为由粗暴地对待滑冰的年轻人。冰球之国加拿大的人想破脑袋也无法相信有一天,滑冰者竟被警察按在冰面上逮捕,但这就是残酷的现实。

是否有人意识到封锁令的罚款和监禁,令人们对有益健康的活动望而却步,但政客及公务员收入完全不受影响,甚至还因罚款及采购疫苗而创收?

图片来源:Twitter

占加拿大人口三分之一的安省,12月14日副卫生官芭芭拉·雅菲(Barbara Yaffe)在中共病毒疫情简报会之前无意流露出“我只是说他们写下的所有内容” 。对此,安省卫生局首席医疗官大卫-威廉姆斯( David Williams)回应道,”很有趣,我也一样。”官僚们只是服从命令、享受特权和高薪,与因其政令造成严重影响甚至伤害的老百姓形成了深深的鸿沟。

图片来源: Toronto Sun

加拿大政客以违反宪法规定的“挽救生命”为目标,侵犯《宪法》规定的迁徙、旅行结社、集会和崇拜自由。如果他们真地认真对待、挽救生命,《宪法》要求他们做两件事。第一:以证据证明封锁令已挽救了生命——投机和猜想不能替代证据和科学。第二:诚实而一致地努力,找出有多少加拿大人被封锁令所伤害或杀死,以及封锁令对公共卫生造成危害的确切性质和程度。

郭文贵先生在2020年4月4日就告诫“这场病情最大的灾难,就是经济灾难造成的伤害,远远要大于病情;政治灾难造成的对社会人的伤害,远远大于经济伤害和病情;最后是次生灾难、人道灾难,就是要大过政治灾难、经济灾难和病情。”

加拿大本地人渐渐意识到问题,但积重难返。希望战友,还有更多善良的人,不要染上病毒。没染上病毒的还不要被饿死,不要被一波一波的经济灾难、政治灾难和次生灾难给消灭。

参考链接:

Ontario top health officials caught on hot mic prior to COVID briefing: ‘I just say whatever they write down for me’

Video of arrest at Calgary rink results in accusations of police ‘going overboard’

Chief medical officers are a bigger danger to Canadians’ health than COVID

郭文贵2020年4月4日 20200404 CCP病毒让人类陷入巨大灾难

+5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