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1218:世界已认定病毒是生化武器爆料革命靠的是战友的情报

撰稿:喜马拉雅的肉夹馍;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篇首说明:2020年12月18日,全世界发生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情——2020年12月18日美国当地时间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全世界各国力量已经就病毒定性做出了最最关键的决定,这应该是全人类最大的事情,郭先生在2020年12月18日 文贵直播:我们让美国相信中共病毒是生化武器今天终于成功了!灭共是文贵的唯一目标,绝不受任何干扰;文贵会为G系列和战友们百分百负责!中提到了多个方面的问题,本系列将就郭先生直播中提到的问题逐一列明,本文为第三部分:世界已认定病毒是生化武器爆料革命靠的是战友的情报——

2020年12月18日 文贵直播:我们让美国相信中共病毒是生化武器今天终于成功了!灭共是文贵的唯一目标,绝不受任何干扰;文贵会为G系列和战友们百分百负责!时间点27:52

你看今天,我们今天这几个关于美国内部总统选举的,大家现在关注美国总统选举去了,我今天关注的是另两个领域,美国总统选举今天用它几大招,多米尼的机子、和几个州的重新验票、和是否有足够的参众两院的议员们挺身而出质疑这场大选变成了州票三十对二十,大概是三十对二十啊,这是最关键的。

那么今天在某些州就给你耍流氓就是不给你交这个机器,某些州就愿意说重新选票,更重要的事情基本凑够了数,能达到州票选举不是人票选举,但是州票选举你凑乎出那几十票或者达到那个法定数,高院都推翻了。我跟他们这些朋友我和咱们的几个朋友说,包括朱利安尼、包括班农先生我都说,我说到时候我说高院我觉得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你们赢不了,六比三的事情不会发生,大家都看到了,而且我在这直播前十一月七号我就说了,很有可能十二月十五宣布拜登是总统,是吧?大家都看到这些事情了。

我们不是蒙的,我们不是美国政治专家我们根本不懂,是基于我们的情报,就像今天,今天我们还有一个,今天大概在三个月以前,三个月以前吧、将近四个月,我们的有的同事被抓起来了,被抓起来以后,北京的警察还有国安的人喝着醉麻哈的,把这位同事已经关了将近一星期了,在释放他的头一天,他的领导喝得醉麻哈来了,进屋以后脱了鞋坐在了关他的小屋里面,在一个所谓双规点,骂了一阵子,因为这个领导检查出癌症他不会再超过半年的活了,他说老子也不会超过半年的活了,半年了,也就半年活头,所以说喝得醉麻哈的就给这位战友说,你 真的相信郭文贵能灭共产党啊?你真觉得那所谓的爆料革命能灭共产党?你傻乎乎你就这么挺他、支持他?他说我们不想说郭文贵是个骗子,他没必要这么大个人物骗你这点钱,骗你个十万二十万美元,他说那是不可能的,我还想让马云骗我呢,他马云也不骗我呀,他说我觉得你真的支持郭文贵吗,这人说我真的支持郭文贵,为啥?你跟我好好聊聊。咱们这位朋友、同事给他谈了谈为啥支持我,这个人说话我还真佩服你要这么说,他说反正我也没球几年几个月的活头,他说但我告诉你郭文贵完了,很快太平联盟的这个官司会有纽约南区法院哪个法官来判,这哥们英文特别好,我都记不住这法官名字,哪个法官判,这个PAG找的两个律师事务所,其中一个事务所就是美国最大的调查公司,是跟我们好哥们,代表前出庭的他说这个律师事务所也跟我们好哥们,但真正打官司灭郭文贵的要把郭文贵公寓抢走的是第二个律师事务所,事务所名字说的特别好,他说我跟他们多次见面,他说我告诉你,四星期后太平联盟这个官司就会判你们老板输,而且我还告诉你,就把你老板撵到大街上睡觉去,而且我还告诉你接下来会对你所有你老板的海外资产他进行所谓的因为你赔了嘛、你个人担保嘛、你要执行嘛,要追查,你老板就完蛋啦。你还跟他吗?

这个人回来跟我讲这些东西,我是真把我吓一大跳,因为这些事儿、这些俩律师事务所,我哪有时间管这五十六个案子我哪有管这么细呀,是吧?这个律师事务所名字、法官我都不记得,我说这真的吗?真的,跟他说的四周就差一天,这个法院法官突然间就说这个案子不再审了,就把我们所有的有关人全部问讯全问了完,对面告我们的几乎人都没来,你说这个明显的胡来,包括对方冒充我签名就签的假合同都得到第三方鉴定签的字都是假的,法官说不理了,这个我不认,我就按当年那个DAVID BOIS那个给我们提供的证据,说以那个为准,你说有这样来的吗?判你们等着吧,给你钱,等着赔钱吧,然后就问对方的律师你要多少钱啊,对面律师说我要一亿多吧,一亿多美元吧,就这么就基本下了决定。

这是为什么你们看到海外的欺民贼和共产党的警察同一时间得到同样的信息和过去几年一样,所有共产党要干的事儿海外欺民贼全都知道,然后马上开始造谣,所以他们说完啦他的房子又没啦,房子又没啦,如何,它就是这个原因。

这个警察你知道竟然能说到什么,战友们你都没有想到,告诉咱们这个同事,说接下来会在你的什么BY公司对你会采取什么行动,所有说的事情包括哪个账号都给你说的很清楚,他给我说完以后我真没有那么信,但是就在四周后一天就信了,这个案子啥时候要开庭呢?今天开庭,我都忘了这,所以说我都忘了,我们也是几十个律师,我们也是美国最牛的律师事务所,咵就去开庭去。

因为这位警察当时在和这位同事在里边聊天时说到,那个逗逗就是我们的人,谁谁谁就是我们的人,SEC、 SEC的这些事儿都是我们弄的,我们在加拿大,我们有几个小组就专门干你们的,在澳大利亚有几个小组专门干你们的,会让你们的G系列天天被官司缠身。

(呀?啥意思,吓我一大跳,),然后把你们的所谓农场全部都给你们消灭掉,他说我们派出去的都是最尖端的队伍,肯定完啦,你们完啦。 大家知道SEC纽约调查这个GTV的事情,我们提供的最绝密文件,在美国的法律你想这是一个政府部门提供的文件,只有俩部门:检察官办公室和SEC办公室。竟然在上一星期太平联盟竟然在质询中把这作为附件给了我们,我们所有律师全傻了,这就像一个我们要去告别人,我们拿到了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绝密文件,去告一个人是一样的道理这文件咋会跑到太平联盟去了,关键是为什么这位警察他竟然知道这个时间、这个计划、就这他都知道。

所以你看农场被潜伏、被挑拨离间,来自加拿大、来自澳大利亚,所有G系列的被虚假举报、还有那个逗逗全部都真实发生,SEC的绝密文件竟然跑到了完全不搭的太平联盟的律师事务所。

今天下午四点钟,我们在上一周提出来,说你法官你最后要判决了我们要求审核,大家知道要审判我可以选择陪审团,象那郭宝胜和夏业良案我选择陪审团、我选择法官啊,那肯定我们选择陪审团,他必须答应我们啊,今天下午法官开庭,哎呀,不用陪审团了,我决定判你们,法官今天就判了,判多少?我们赔一点一亿美元,一点一亿美元,还没含律师费听说,应该在一点一亿多。

兄弟姐妹们看到没有,然后我们的律师跟我们开会说,因为在一周前、两周前我跟我们的律师开会,我还问他,我说你觉得这个案子是正常吗,他说我觉得还是正常的,他说我还真不相信,这个受共产党控制。今天他傻眼了,今天说我觉得这案子不正常了,我在那笑,我说这你终于知道了共产党它能干啥了吧,我说你要记住的事情为什么这个案子当初法官准备要判决的时候,这个数字、时间、怎么判共产党在四周以前都知道,而且共产党的警察头子竟然知道这些人的名字,这些大律师你说都是最牛的都傻眼了,现在哪个战友被加拿大、澳大利亚的放出的男燕子、女方芳什么男鹰、女方芳的,中共的男的不叫燕子也不叫鸭子,哎呀,叫眼镜蛇,女的被男同志共产党给潜伏了就是眼镜蛇,男同志被女的咬了就叫燕子,放出了燕子、眼镜蛇谁给咬了大家慢慢看,一定会出来的,眼镜蛇咬了你你是不知道,眼镜蛇是在你完全没感觉下把你灭了,不像美国那响尾蛇嗒嗒嗒嗒嗒一直在那抖再把你咬了,那不是那概念,眼镜蛇是百米之外就把你给灭了,或者在你完全无知就把你给灭了。

而且这位警察说了后面还将发生的事儿,我现在先不透露,你们记住我今天的直播,战友们记住我在所有的爆料革命将近三千个视频直播,真正能读懂我视频的,绝大多数战友都是在事实验证后才明白,我每次直播都是说话都是超过事情的很多很多倍,这既是我们的优势、我们牛的地方,也是我们的劣势,因为很多大家不明白,记住我今天说的话,看还有谁被眼镜蛇被蛇咬了看谁是被燕子给干掉了,现在对待爆料革命共产党所对的是针对把美国、和爆料革命,以及所谓的现在香港台独这些分子划为等例、共同等例、同一个标准,用出的招也是国家级的。

所以说今天一个多亿,我跟律师开玩笑我说,终于我花一个多亿、被人家干掉一个多亿换来的你们能明白共产党的力量,当然他拿个屁一个亿,美国还有法律我们要上诉呢,对吧,我们要上诉呐。但你能想到吗?这么大个法官完全不让你去用陪审团,我判决,我今天给律师说在中共国你也不会这样,说你要选,不行我就给你判了,真不会,共产党都不会,它在这儿就发生了,你咋地?这对我们来讲暂时的好像判了我们怎么样,接着他会用这个案子来执行啊,然后去怎么样怎么样,今天他们就把纽约那个房子是否属于郭文贵资产往后推,推几个月,然后呢再执行、骚扰啊、叨扰啊、威胁呀、造谣啊,它一定做。

大家记住那两个流氓案子了吗?我在一年前、两年前,我说这个案子是百分之百共产党控制的,谁告诉我的?我们内部情报告诉我的。所以当这个王八蛋在那个我们那个DEPOSITION的时候,我就问他一句话,我们律师没有这个概念,所有律师 ,不管多牛就没有这个概念,我问他我说你的律师费哪来的,我们的律师竟然不想问,我说问这两个骗子律师费,他已经换了俩律师了,都不因为不付这帮律师费人家律师在告他,而且这个女骗子过去跟老公打官司、和别人打官司都不付律师费,是儿子做担保最后儿子替她还的钱,这么一个骗子,她哪来的律师费呀?对方律师当场当时就承认说这个钱不是我方是第三方,我们一直要求对方提供第三方,他不提供,到现在还没提供,这马上也要开庭,我现在就告诉大家,这个第三方是谁?ELLIOT BROIDY,ELLIOT BROIDY是一月初要开庭二月初要开庭在美国司法部要开庭,他开庭就是非法作为外国代理人,外国的政府就是中共,就是那个JEO LOW还有什么什么NICKLE LUM DAVIS 这个案子,就这种它完全是非法的还在付两个骗子造谣给我们。

我再告诉大家,就是刚刚的三周前,在洛杉矶的某个国家执法部门立案,说什么说我郭文贵有搞虚假政庇,还说我在美国有什么什么在其他地方有什么资产,完全捏造了个案子,谁控制的?又是第二个DOJ案子。战友们,一定又是ELLIOT BROIDY,ELLIOT BROIDY据有人告诉我们说他又收了一亿多美金来自中共通过BURNO WU,给我们捏的罪状是什么战友们,就是我们制造虚假政庇。这个情报谁给我说的知道吗战友们?是我们国内的战友告诉我的,国内战友说你要小心,他们又开始给你捏造了像当年又要把你遣返时的所有的案子那样,假的。

原来你看最早的时候2015 年、16年,竟然在网上造谣说我有、我杀人、我是杀人犯、还杀的是日本人,然后是强奸、杀人、黑社会、组织黑社会,最后都是所有中国一百三十八个罪行基本上全都用在我身上,结果没有一样行的。然后在美国你们看到DOJ这些案子,这些完全是胡扯的,现在还在继续干。

这是我们战友告诉我,我们的内部情报,我今天说在这儿,大家你们能想到吗?七哥每天都经历着任何人你无法想象的这些事情,但是今天最大的事情就是我们要跟多国政府合作让他们认定这个病毒是共产党的生化武器,大家你们会看到,会有和我们的闫博士一样的这样级别、还有些职位比她还高的、还有像她这样真正的当事人,会站出来指证共产党的病毒。这是今天最大的事儿,我就希望这件事儿能成功今天我告诉大家好消息,成功了!说实话,兄弟姐妹们,过去这一个月,我最想等的就是今天这件事儿,可不能老希望美国光美国赢那不中!

我这屋里全都是设备了啊,全都是设备,可以啦,啊,说有个黑影是吧?兄弟姐妹们,你们看到这些狗屁唠叨的咱们什么农场这,那太小儿科了吧,太小儿科,我们要天天在家里说农场的事儿,七哥还能灭共吗?共产党就想让我把眼睛、把嘴巴、把精力、把时间用在了农场上,你想想我们的战友要没有这些战友,以死、以鲜血、以生命传达出的信息,我们能做好准备吗?就是因为我得到了这些信息我们才做好了一系列的准备,就像刘彦平到纽约来要把我给坑回去那次和孙力军,他一进屋坐在那儿,我说三十分钟前我得到了一个信息,你来你有三招儿,你不是自己来的,不是你们仨人,你在华盛顿还有孙力军,你找了ELLIOT BROIDY,你们准备把我遣返,他愣了,你们都听那录音他傻了,整个人傻了,我说第三招如果你把我骗不回去,你就要找这块的黑社会还要在中国银行派过来的什么这峰那峰的,要把我杀掉,大家记得这个录音吧,到现在这个东西谁给我的,我都不知道,谁给我的我都不知道。

续上篇:

郭先生1218:下午五点多世界各国力量已就病毒性质做最关键决定

郭先生1218:爆料革命不能急功近利不能让战友成为武器和牺牲品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