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最高法拒绝受理选举违宪诉讼到麦康奈尔祝贺拜登当选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老熊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WVXU

上周美国最高法院针对德克萨斯等19个州、126名议员,以及川普总统和彭斯副总统状告佐治亚、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威斯康星州选举违宪的诉讼案,作出了不予受理的决定,不禁让负有正义感的人们深感吃惊和失望,用朱利安尼市长的话,他们竟然不允许举行公开听证会,这就进一步阻止了更多的民众了解真相的途径。几天后麦康奈尔更是发出了对拜登当选的祝贺,原型终于显露。

这些事件的发生,正是在大选欺诈舞弊的事实越来越多地为民众了解,拜登家族丑闻持续曝光,中共间谍遍及之广、程度之深的渗透行为被揭露,拜登阵营节节败退时,这些举动明显是在企图助拜登挽颓势,不得不令人深思背后的缘由。

魔共不可能放过多婚的赵家女婿、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这个“潜质丰厚”的资源。赵家与中共的渊源由来已久,不难想象,麦康奈尔是中共深层布局的一粒棋子,是关键时候派用场的角色,虽然在一些事件作过迟缓的、不痛不痒的表态(仅仅是表态,不见行动),结合当下这个“罪恶”举动,可以断定那都是为了更深的隐藏,重要时刻的发力。

深藏不露的赵家公麦康奈尔实际也在进行着布局,或奉命布局。回顾一下两个大法官尼尔·戈拉奇(Neil Gorsuch)和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的任命过程,虽然都是川普总统的提名,但是,是谁建议川普总统的?不仅是提名,在任命的过程,都有这位赵家公的影子。

首先,在颇受争议的尼尔·戈拉奇任命中,麦康奈尔使尽浑身解数,成功地改变了参议院对大法官的任命规则,只需简单多数即可通过任命,此举被称为参议院“扣动了核按钮使尼尔·戈拉奇的确认变得简单”【1】。看上去是川普总统提名了尼尔·戈拉奇,但尼尔·戈拉奇也知道赵家公的作用。

再看看大选前刚刚任命的艾米·科尼·巴雷特,谁都知道,左王老太婆露丝·巴德·金斯堡(Ruth Bader Ginsburg)法官的离世,川普总统急需补缺这个位置,又是赵家公麦康奈尔扮演了“迫不及待”的角色,令川普总统感激不已。据报道,在大法官金斯堡逝世几个小时,赵家公就与川普总统通电话,向他保证,尽管即将举行大选,参议院共和党人会毫不犹豫地填补突然的空缺,并表示,“这将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斗争……我们必须完美地发挥这一作用。”【2】真是急川普总统所急。

说上述两个大法官是中共的棋子,为中共直接利用,无论是论点还是论据目前均缺乏说服力,但是说赵家公麦康奈尔是恶共的帮凶则不为过。几天来中外媒体有关“枕边风”赵小兰家族与中共关系的报道已是铺天盖地,这里不再赘述。单就他的那个“对拜登的祝贺”和“号召共和党人支持大选窃取者”声明来说,完全可以定性成“替拜登阵营挽败局”,“为魔共缓颓势”。在那样的关键时刻,作出这样的呼应,不是简单的认知模糊,而是在与公正作对,与良知为敌,是拜登窃国集团一员,邪共的爪牙,埋藏的深喉(或许之一)。

“其实很简单,你们只需配合一下格洛弗·罗伯茨(Glover Roberts)即可,出头露面的事由他办……”,(罗伯茨,9大法官之一,在爱泼斯坦欢乐岛有身影【3】,反川普总统的急先锋),面对至少有提携之恩麦康奈尔的“简单要求”,两位法官们附和一下不是不可能。这不是笔者在猜测,而是怀疑有更深层的利益勾兑,否则很难解释,面对众多的铁一般的实锤证据,他们竟然连个公开听证会的机会都否决,什么因素能使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变得如此迷茫?认知如此混沌?

不敢想象,堕落的美国,若不是爆料革命,真的完了!

我们期待着正义的回归,公正的早一天到来。

参考链接:

【1】https://www.npr.org/2017/04/06/522847700/senate-pulls-nuclear-trigger-to-ease-gorsuch-confirmation

【2】https://www.nytimes.com/2020/10/27/us/mcconnell-barrett-confirmation.html

【3】https://twitter.com/BryanMace5/status/1339820034420592641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