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医疗体系—纯粹赚钱的工具

撰稿:潜水艇2020

审核:五饼二鱼

胡大一,中国心脏支架之父,全国多数心内科主任都曾是他当时的学生。
如今,他却成为反对支架滥用的第一人。

2008年左右,他发现在整个中共国的医院,心脏支架越来越被滥用,除了用于治疗心梗和心绞痛,甚至在一些症状不明显的病人身上也开始使用,动辄3个以上的支架被植入心脏。曾在胡大一门下学习过技术的一个医生,在他的一个病人心脏中植入了13个支架!于此对应的,中共国心脏支架手术量由2000年的2万例,暴涨到2017年的70余万例。

“这些年,我认为大约八成心脏支架手术是不需要做的”—-他这样说。

那么,这个心脏支架手术量暴涨背后是什么呢?当然是暴利。
2020年11月5日,墙国首次心脏冠脉支架集中采购在天津市开标,均价从1.3万元降到700元,95%的幅度。什么意思?意思是原先卖给病人1.3万元的心脏支架,现在卖700元了。表面上看是降低了支架的成本,实际则是医院常态化流程通通上支架极大的增加过度医疗,一系列的费用有手术费、住院费、化验费、医药费等一套组合拳下来3-5万人民币。

在中共国,医院几乎都是中共政府所有,好一点的药品,或者进口药品,都是由中共说了算的。中共正是利用这个特权,拼命的盘剥压榨老百姓。
几个月前网络上热议的一段新闻:澳大利亚进口的治疗小儿麻痹症的药,在中共国内70万一针,在澳洲折合人民币才200多元。虽然中共政府辩解称200多元是澳洲百姓自费的金额,澳洲政府实际补贴了50多万元。但是参考中共对心脏支架的做法,我真的很难相信它的这个辩解咯。

墙国内,曾经有部非常轰动的电影叫做《我不是药神》,据说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故事原型是一位血癌患者,墙内的药23500 一盒,他通过网络了解到印度同样疗效的仿制药只要几百块一盒,而且他自己吃了效果不错,就介绍给那些几近绝望的病友,病友们都托他买,结果,他就被政府抓了,理由是卖假药。他一被抓,他那些病友也就断了生存的希望。这个电影为什么轰动一时,就是真正触痛了墙国内底层老百姓的痛楚。疗效好的进口药渠道都控制在政府手里,都是天价,对于经济能力一般的他们,要么放弃治疗等死,要么为了多活一段时间搞得家徒四壁,然后,还是等死。

中共国内,医患矛盾现在是越来越突出,为什么?就是底层的老百姓,往往因为一个人的病,导致这个家庭倾家荡产,或者还要背负长期的债务。这样巨大的压力,有多少人能承受呢?再者,你看现在墙国内,哪个医院不是人满为患?医生看病,往往简单问上一两句话,就开一大堆的化验单子,然后就是一大堆的药。如果还不过瘾,就劝你住院,开刀,或者,如胡大一大那个学生,即使没有必要,也给你多按几个心脏支架…医院看病,不再是救死护伤为初衷,而是把病人当成摇钱树,以赚钱为目的直到掏空患者的口袋。医生也是迫不得以,一方面是医院下达的任务指标,另一方面是医药代表跟医疗体系各层的利益勾兑,每年必须替医院赚多少钱。而医院当然也有指标,每年必须替它“主人”赚多少钱。

说到底,想来大家也都明白,医疗成为了中共最赚钱的生意之一,说不定还是其最大的收入来源。中共把控医院,中共把控药品,中共只把你当摇钱树,中共自然希望你多病多痛,这样,它才财源滚滚。不推翻中共,不改变这个体制,对于底层老百姓,有病未必能医,你能活多久,只能靠运气。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澳喜文章:https://gnews.org/zh-hans/author/aujenny/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https://discord.com/channels/712986898376949760/713012519274283078/776438234401996840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