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连任有多难?

作者:时雨濛濛
编辑:文一乐

图片来源:墨尔本雅典娜农场设计组

现在的局势

在12月14日选举人投票之前,在各州,川普总统的法律诉讼还在继续的时候,今天在社交媒体上开始报高院首席大法官罗伯茨的黑料,而且是九月份的电话录音,可以看出来川普总统没有像媒体想的那么天真,把宝都压在了最高院的判决,由此判断,高院很难给川普总统一个合法上位的裁决。

另一个被大家寄予厚望的途径就是DNI关于外国势力干涉美国大选的报告。根据川普13848号总统令,应该在12月18日重磅出炉。但是在12月16日CBS报道了DNI总监约翰拉德克里夫的讲话,该讲话跟之前接受FOX采访时的说法毫无新意,唯一的亮点就是官方正式报告难产,要等到一月份,没有具体日期。如果该报告在1月20日以后出炉,川普总统的竞选基本就凉凉了。

第三个途径是七个争议州在14日选举人投票时,共和党人把自己的选举人票投给了川普并发往国会山。这些同样有法律效力的投票在法律上叫做选举人决斗,最终的裁决权在参议院议长彭斯副总统手里。但不管届时如何选择,相信都会有两院的议员进行挑战,从而将这场选举带入“权变选举”阶段。可问题是,川普还能把希望放在两院的共和党议员身上么?从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尔的表态来看,还是不要too naïve为好。

以上就是川普在常规途径下当选的可能性,当然不排除高院法官们突然失心疯,忘了政治而醉心于法律,忘了利益而追求公证,从而给川普一个能彻底翻身的判决。亦或是突然蹦出来一个核爆级的证据,可以将七个州的舞弊坐实从而推翻选举结果。现在各州小打小闹的判决都是不痛不痒的,选举人投票日之后站出来伸张正义的法官基本可以视为政治投机分子,两头押宝,两头下注。就跟黑社会小弟躲在暗处看着大哥被人一顿胖揍,人走了再跳出来舞刀弄枪的呼五和六一样,仗义,但是前面要加一个假字。

川普总统在要什么?

连任的路有多难取决于川普总统的抱负有多大。如果肯妥协的话,可以说连任并不难。难的是要达到自己的目的。

路德社早前报道拜登曾经找过麦康纳尔,让其做中间人取得总统的特赦。这也可以看作是沼泽地大鳄们第一次给川普开出的价码,很高、很高!第一川普如果特赦乔拜登,那一定是在乔拜登认输之前。只要给了特赦,那所有现有的指控都撤销,何况对拜登家族的正式调查还八字没一撇。亨特硬盘满天飞,那只是“传言”,真正落实到法律层面,需要走完一个很长的过场。如果法律上不追究了,那拜登家族身后,身下的各种势力就等于安全着陆了。

这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问题,为什么拜登要找麦康纳尔?最近几天麦康纳尔和赵小兰已经被大家挖的差不多了,共同的结论就是赵小兰是江曾的势力,麦康纳尔是赵家人的女婿。这次关于拜登硬盘事件,美国大选造假等核心的机密很多是从江曾手里给出来的。他们很清楚拜登当选对他们这几个大家族意味着什么。可是换个角度,如果一味的支持着川普总统当选,彻底抽干沼泽,追查干涉大选,病毒真相,最终一定是中共被追责,江曾的资产也一样会被查封。既然是要自保,第一步是出首习近平,第二步一定是卡住川普,要个好价钱。居中调停的重要代理人之一就应该是现在参议员多数党领袖麦康纳尔了。麦康纳尔之前公开支持川普总统是为了让各摇摆州能够投出共和党人的选举人票,将大选的决定权正式过度给参众两院。如果川普总统选举人投票日彻底被KO的话,麦康纳尔就失去了主动权,因为1月6日两院开票的时候就没有过硬的理由去挑战选举结果。一拿到主动权,麦康纳尔第一时间跳出来倒川,这背后捞取政治资本的可能性不大,混迹政坛四十多年,不缺这个。最大的可能是为保住江曾两大家族在海外的利益跟川普讨价还价。

第二个跳出来的就是DNI的报告。在现阶段,唯有DNI的报告确认中共干涉大选才能帮助川普最快速度的翻盘选举结果,顺便抽干沼泽。当然童话里的故事又骗人了,报告难产,日期不详。具体的原因在这里就不重复了。

从现在到1月6日之前,跳出来讨价还价的大商小贩一定少不了。如果川普总统没有那么大的政治抱负,秉着商人互惠互利的原则,达成协议并非难事。其结果是川普顺利连任,沼泽地生态不变,美国的问题解决不了,世界还是走向黑暗。

其实华盛顿的政客们很清楚,无论如何也挡不住川普总统连任。原因很简单,任何人都搞不定七千四百万选民的民意,即使是副总统彭斯也不行。想要平息民意,川普必须是下一任总统。选民的思维很简单,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我就给你个说法。他们真的会用第二宪法修正案给他们的武器,去履行宪法给他们的义务——推翻暴政。没有任何一个政客、沼泽地的大鳄甚至是养鳄鱼的人能搞定这七千四百万选民。他们能给川普带来的唯一麻烦就是如何合法当选,毕竟总统是来维护宪法而不是破坏民主的。如果川普总统走林肯那条路,会被外界认为是政变,同时造成美国社会的重大撕裂!可以说这是川普总统最大的软肋,沼泽地的势力正是在利用这一点。

川普总统要的很简单,抽干沼泽,重塑美国,套用他的竞选口号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唯一的问题就是什么时间,什么方法,什么代价。有限度的妥协可能,大的妥协应该不会。

华山一条路—–军管、反叛乱法和终止人身保护令

当司法、立法、执法和情报部门纷纷将川普连任的路堵死的时候,川普总统可能就剩下一条路了。

1988年里根总统在老布什的竞选集会上曾经嘲笑着说:“隔壁的民主党人正引用着林肯总统的名言,信誓旦旦的向选民们保证他们脱胎换骨成了新的民主党人了!”。 可能百年以后的人看今天的川普总统就像我们现在养望乔治华盛顿和林肯总统一样,不分党派,不分政治立场,高山仰止,灿若明星。但这不是今天,不是现在。如果川普总统启动最后一条路,很可能会遭到部分美国人和全世界的口诛笔伐!美国社会的撕裂,可能需要好多年去弥合!这也是川普总统最不想看到的。

军管。顾名思义 就是由军队接管政府权利,但是在美国宪法上没有具体规定这个权利由哪部门控制。解释的版本也有众多,一种认为作为三军统帅的总统应该是军管的负责机构。还一种说法认为宪法第一条第八款规定,国会有权制定一切必要的和适当的法律,所以国会有权实施军管。启动军管的条件也是比较模糊的,没有具体规定。但有一点可以确认,就是当国家公共安全收到威胁的时候,一定可以启动军管的。而且在美国历史上也有过数次总统启动军管的先例。对于川普总统来说,军管应该是三者中最容易启动的。

反叛乱法。这部1807年通过的《反叛乱法》授权美国总统在特定情况下在美国境内部署美军和联邦国民警卫队部队的联邦法律,以有效制止动荡。在三种情况下可以启动《反叛乱法》。

第一:每当任何州发生反对其政府的叛乱时,总统可应该州立法机构的请求,或在立法机构无法召集的情况下,应该州州长的请求,征召其他各州的民兵在联邦服役,并使用他认为必要的武装部队镇压叛乱。

第二:当总统认为非法阻挠、联合或集结,或反抗美国权威的叛乱,使得在任何州通过普通司法程序执行美国法律变得不切实际时,他可以征召任何州的民兵加入联邦军队,并使用他认为必要的武装部队来执行这些法律或镇压叛乱。

第三:总统应通过使用民兵或武装部队,或同时使用两着,或以任何其他手段,采取他认为必要的措施,镇压一国境内的任何叛乱、家庭暴力、非法联合或阴谋,如果它反对或阻碍美国法律的执行,或阻碍这些法律规定的司法程序。

该法案在1861年增加的一个新章节,允许联邦政府在发生“反抗美国政府权威的叛乱”情况下,违背州政府的意愿使用国民警卫队和武装部队。1871年,《第三执行法》修改了本节保护非裔美国人受3K党的攻击。当时添加的法条允许联邦政府使用该法案来维持美国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平等保护条款。 

平等保护条款,好熟悉的法条,好熟悉的名词,好像前两天在哪看到过。记不记得德州为首的二十个红州集体高院诉讼四个摇摆州的案子?里面诉讼的焦点是什么?对了,平等保护条款。高院可以耍流氓以没有standing 为由拒绝该案,但是总统可以以捍卫宪法平等保护条款为由实施反叛乱法,而且1861年增加的章节说的很清楚,即使州政府不想,联邦政府也可以霸王硬上弓!

从上述的三个条款还能看出来,想要启动反叛乱法需要征得国防部长的同意,否则很难。川普总统刚刚炒掉埃斯博,启用了前反恐中心主任麦克米勒,这也在为启动该法做准备。

启动反叛乱法最重要的条件是叛乱、集结、联合、非法阻挠等等,这是难点。当下正在进行的是一场没有硝烟而又异常残酷的超限战,如果没有川普总统和美国的正义力量在过去几年的备战,中共很可能已经赢得了这场战争。沼泽地的鳄鱼们知道,背后的利益集团也清楚,可是如何让美国人民认识到这是一场特殊的战争,这是很难的。从11月3日大选到现在,川普总统带着美国民众走遍了各个争议州,从司法到行政,从媒体到情报,已经让美国百姓闻到了这腥臭的一锅汤,也看到了这场战争是如何在美国民主宪政体制下激烈展开的。这是川普总统大选之后法律诉讼的真正用意,让美国民众觉醒,不仅看到大选舞弊,更重要是看到舞弊背后,各种势力,各个领域的超限战,不如此,无法启动反叛乱法。

另一个必备要素就是情报,如果启动反叛乱法是为了搜集和获取情报,那输面要远远大于赢面,因为一旦获取不到相关罪证,或者证据不足无法形成证据链,那这场反叛乱将被定义成政变。但是川普总统这盘大棋从很早就开始布局,无论是总统令,还是情报布控都远远早于人们的想像,证据早已确凿,镇压叛乱即是最终审判的开启。

下面来翻翻美国宪法看看这场平叛中的杀手锏—–终止人身保护令。

在美国,人身保护令被视为宪法重要的一环。美国宪法内第一章第九节规定人身保护的权利不能被暂缓,除非在叛乱或被入侵下,保护公共安全所需而为之。

举个例子,总统在公园里散步,被两个小流氓揍了一顿,总统能不能抓人?答案是不能。不管你是谁,需要先报警,警察把两个小流氓抓了拘押在警察局。第二天一早,流氓的代理律师向法庭申请了人身保护令,法官随即要求实行拘留的警察局把人带到了法庭,并说明关押的理由。如果法官发现关押的理由不充分,可以发出人身保护令,将其释放,避免政府侵犯公民权、将其长时间关押。

综上所述,关于人身保护令的重点有三个:总统不能抓人,法庭可以发出人身保护令将在押人员释放,最重要的是只有在叛乱或被入侵的情况下才能被终止。

一旦川普总统启动了军管、反叛乱法,那随之而来的一定也必须是终止人身保护令,总统直接下令抓人,法庭无权干预,当然抓人的差事也不需要麻烦FBI等执法部门,毕竟参与平叛的军队就近用着还是比较顺手的。到那个时候各路的牛鬼蛇神都会纷纷跳出来谴责川普总统,魑魅魍魉也会被节次鳞比的运往关塔那摩,刚刚扩建的监狱,相信条件和设施都会对得起奥巴马、索罗斯、希拉里等一众大咖。

可看这样下结论,川普总统连任是没有难度的,就是以何种方式、多大的代价赢下这场选举。他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不天真。川普总统已经为最后一条路扫清了障碍,

最后想说的是,对于长期坚定跟随爆料革命的战友来说,我们的信念是坚定的,对于郭先生、川普总统和美国正义力量的信任让我们坚信川普总统必胜。但是很多战友,尤其是新战友可能会产生怀疑,怀疑川普总统能不能最终当选,能不能重塑美国。我想说,不要相信任何虚假媒体,更不要相信1月6日这个联邦法律规定的重要日期,即使1月6日两院认证了拜登的选举人票而无人挑战也不是这场大选的终点,因为在美国宪法里,唯一规定的日子是1月20日,只要拜登不能带着总统授权书在1月20日入主椭圆办公室,这场选举就还没有尘埃落定。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参考链接: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2月 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