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风云】16: 香港女儿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Tiffany的早餐 校对/发稿:飞虹

本文中尚未公开披露的信息,来源于郭文贵先生2019年10月21日直播和2020年5月30日路德访谈。

反送中经过7.21、8.31事件后急剧暴力化。虽然9.1香港机场敦刻尔克大撤退,没有造成巨大的伤亡,但港共杀机丝毫没有消退,更多的暗捕暗杀事件开始密集发生。其中影响最恶劣的单宗案件就是15岁的香港美少女陈彦霖遇害案。

2019年9月22日,有人在九龙油塘魔鬼山海域发现陈彦霖女士全身赤裸的浮尸。在这种显然有重大性侵谋杀嫌疑的案发现场,警方调查后称死因“无可疑”,并迅速火化。网络上开始大范围流传陈彦霖案的相关信息,激起香港人和国际舆论的愤怒。2019年10月21日,郭文贵先生在直播中透露了案件内幕,次日他进一步说:

“这是为什么陈彦霖小姐这事,昨天我报道出去之后,很多人感到震撼。香港人都知道陈彦霖是被他们做掉的,陈彦霖的娘是假的,有关她的那个录像是假的。但最终,陈彦霖将改变全世界和全香港人民,如何看待共产党,如何看待香港政府,林郑月娥等。”

陈彦霖是反送中运动的活跃人士,她的遇害案惊动全港。香港人纷纷自发组织纪念活动,并反复向各方面示威,要求调查真相。在香港人的广泛共识下,陈彦霖被誉为香港女儿。可是,自九月底案发,到整个反送中阶段,整个海外华人媒体界,几乎所有的大V、伪民运人士,整个国际主流媒体、各国左棍政要,对陈彦霖案件视而不见,仿佛根本没有听说,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在整个反送中运动中,全世界似乎只有郭文贵先生一位知名人士,频繁地为陈彦霖呼喊。看待陈彦霖案的态度,成为爆料革命真战友和伪民运的巨大的判断依据。在陈彦霖案件上含糊其辞、王顾左右而言他的,几乎肯定是香港人的敌人。

陈彦霖,家住香港新界元朗区,生于2004年7月16日,反送中时年15岁,为香港知专设计学院学生。陈彦霖的母亲何姵谊未婚生下陈彦霖。何姵谊因男朋友的吸毒和家暴,决定在陈彦霖三岁时带女儿离开,但仍常有联系。

陈彦霖曾有一段发布在Instagram的自拍片,宣讲自己参加反送中游行的理念,称自己只是出来游行,不知为何会中催泪弹,要留守找现场警察指挥官理论,还会与手足共进退。拍摄气氛相当轻松乐观,足见她性格开朗,绝非所谓的抑郁症自杀。

8月11日《苹果日报》记者拍到的片段显示,陈彦霖携带给示威者预备的食物前往地铁闸机口。8月12日东涌地铁站外,有人拍到陈彦霖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大叫“不关我事啊”“不要再问我”,现场有消防员、便衣警察和她交流,随后有着警服的警察来处理。据目击者称,当时陈彦霖表示男朋友被捕。

之后陈彦霖出现在公众视野,就是9月22日浮尸案。陈彦霖在学校读书时是游泳健将,曾在校际游泳比赛中获奖,还参加跳水队训练。以她的运动水平几乎不可能是在海里无意溺水而亡。

香港早已沦为杀人工厂(香港风云 14:阴兵入境 )。郭先生点出的华润大厦、中信大厦等地址,都和港共秘密捕杀有关。根据郭先生和路德先生获得的情报,陈彦霖女士的被捕、被虐待、虐杀、抛尸及之后的掩饰行为,都是警务处长卢伟聪、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对港的所谓的灭爆小组、灭港小组紧急情况下采取的一切灭口措施中常用的。

中共为了掩饰罪行,安排了一位女士扮作陈彦霖的母亲何姵谊上电视节目,说自己的女儿是神经病,是自杀。这一些列卑劣笨拙的操作和大陆的电视认罪何其相像。除了上电视演戏以外,她真正的家人,还有她舅舅家的一个女儿,都受到了恐吓,事实上已经失去了自由。

郭先生提到陈彦霖的火化,有香港、广东、大陆不同口音的众多人员(来自各个部门)到现场。现场“非常之紧张,非常之乱套”。“外面一拨人,里边一拨人”。路德透露这些人有广东来的特警,还有国安,几十个人提前到达火葬场——而且周围有几十辆车,来自广东的车辆,进行了戒严。他们根本不允许对尸体进行火化前必须的程序审查。

其中的战友明确到火葬场的绝对没有她母亲。他还注意到,一般在水里捞上来的人都会被浸泡到烂了,但陈彦霖的尸体被勾上来时还是有弹性的,说明时间并不是很长,她被杀掉扔在海里非常短的时间之后就拿去火化了。

时隔近一年后路德透露,何姵谊的男朋友是警察,在反送中运动时期,陈彦霖拍摄了母亲男朋友和大陆警察做交接,引祸上身。陈彦霖的母亲被杀害,舅舅被消失。陈彦霖女士,包括她母亲被30多警察,吸毒后轮奸致死。

杀害陈彦霖以后,他们经过了处理,准备制造跳楼死。运输销尸中间发生突发事件,最后扔进海里。路德说,CCP的一些运作都是投名状式的,湛江警察去作恶,作恶过程要被拍视频,这就是为何香港年轻貌美的女子被抓走。这是CCP的模式,有坏事一起干。CCP之邪可见一斑。

陈彦霖的假母亲招摇过市,大谈特谈陈彦霖有抑郁症和自杀倾向。而真母亲呢?11月11日,网上传出疑似陈彦霖母亲何姵谊在天水围天恒邨坠楼死亡照片,但现场并无血迹,疑似死亡多时后制造的被自杀假象。

郭先生进一步指出,仅参加陈彦霖火化现场的那位战友透露出一些信息(他经手处理的至少20几个),地处香港岛行政区、毗邻驻港部队总部的中信大厦,“当时从建设,中信就是在国安部和驻港的中办,作为第二个中办的办事机构来做的。那里边是有很多猫腻的,后来你知道是荣智健来控制中信,后来荣智健被撵出局后又重新进行了改造,把一部分空间进行重新的申请,改变了功能。那么这个中信大厦里边,一定是有猫腻的。”

“华润大厦,我一再跟大家说过。华润大厦在两年前我爆料的时候,大家记住,我就告诉过大家,说华润大厦里边是共产党在香港的执法黑屋之一。对了,这就是华润大厦,刚才发来的。这是在湾仔,华润大厦里边,香港的战友们你们务必要小心,这里边肯定有指挥中心,肯定有处理死人和杀人的地方,肯定有特别通道,这是肯定的。”

香港这个东方之珠,被共产党改造成了杀人工厂,让香港女儿陈彦霖尚未成年就香消玉殒。和陈彦霖一样的美少女,还有男孩、年轻人、各个年龄的人,在反送中运动中非自然死亡的,还有很多、很多。

一年多来,每当你站在太平山顶远眺香港这座城市璀璨的天际线时,你都需要记住,也有成千上万和陈彦霖一样遭遇,却连名字也没人知道的冤魂,一样在凝视这座悲情的城市。

相比于陈彦霖和香港英烈而言,我们活着的人都应该想想,我们做了些什么,我们能做些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爆料革命。

(待续)

相关链接: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