灾难将至,唯有行动!加入澳喜,这一回我们自己拯救自己!

撰稿:Gradient Boost

审稿:Jenny

怒放的蓝花楹,预示着圣诞越来越近的脚步……

——诗歌《桉树生长的圣诞佳节》(1)

笔者自摄图片:悉大曼宁路边的蓝花楹树,由于近日阴雨只能看见树枝上残存的少量花片

当看见蓝花楹在悉尼大学曼宁路(Manning Road)一侧盛开,那差不多就是每年第二个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学生们总是低着头匆匆茫茫从蓝紫色的花团下走过,因为据说那些花瓣若是哪怕有一片落在某人的头上,他就会在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中不幸挂科。游客们对“挂科树”的诅咒则毫不在意,大概也没听说过——他们举着手机寻找着最合适的风景和角度,思考着如何将药学院教学楼的橙色石墙、蓝紫色的花瓣以及他们自己的笑容糅合到同一画面之中。我曾对这样的景象感到厌烦,一方面或许是因为期末考试临近,还有几节课没有复习完内心紧张烦躁,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如此光景第一年看着虽然新鲜,但到了第二三四五年就只剩下了单调的重复,就仿佛陷入无限循环的电脑程序,在未来也将毫无例外地迭代同一种模式,直到永远——这是CCP病毒在世界范围内大流行以前的事。今年蓝花楹依然如期绽开,南半球夏日的阳光还是显得十分明媚,从菲舍尔图书馆(Fisher Library)走到曼宁路(Manning Road),却再看不到如织的游人。虽然仍有机会与神色匆忙抱着书本或电脑的学生擦肩而过,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已经很久不在校园中活动了,尤其是大陆的留学生,有一些大概也不会再回来。我本已厌倦的季节景观之重复,以及那平静夏日总是会周而复始直至永恒的错觉,轻易便被潘多拉魔盒中的红色厉鬼击了个粉碎。The only easy day was yesterday(2),轻松的日子总是在昨天,似乎《启示录》所提到的四位骑士(3),正沉默地在前方的道路上凝视着我们。

文贵先生十二月三日的直播似乎印证了上面所说的预感,红魔注定被正义的力量从世界上抹去,但灾难也许会随之降临——降临在这魔物寄生了七十年之久的那片古老的土地上。七十年的时间,贪婪的红色触须牢牢卷住在这里成长起来的每一个孩子,吃尽他们温热的鲜血,灌输给他们腐臭的污秽,只为做这数千年悠久文明的主,仿佛它才是这里一切成就的缔造者。然而中共到底是外来的寄生物,中华民族勤劳、仁爱而谦逊的品质与它疯癫、互害而狂妄的特点格格不入。原本中共的命运大概只是自然失去活性,留下一具空壳然后从华夏大地上被排除,然而它愚蠢地将扭曲的利爪伸向了整个世界:CCP病毒带给天南地北的人们失去往昔平淡日常的剧烈疼痛,同时也使其制造者不能再被这颗蔚蓝色星球所容忍——它脓肿的肉身大概会被直接分解成原子,最终连一撮灰也不剩下。这是足以蒸发红色魔鬼的怒火,它的能量在撕裂中共每一条触须的时候,同样也会波及被束缚在上面的每一个无辜的普通人,也许就包括我们的家人、朋友,甚至是我们自身。

于是我们就怕么?是的,恐惧是正常的,即便知道手术的目的是为了清除囊肿,为了以后的健康,在被推进手术室的时候,患者也会担忧和紧张。然而我们就只是恐惧么?抱头蜷缩在角落里等待着决战日那一天的到来,颤抖地恳求四处穿梭的流弹不会将自己击中?等待着枪声逐渐平息后暗自窃喜地坐享其成,迎接一个全新的时代?可是先不论你的祷告是否能打动每一颗高速飞行的子弹,让它们从你的头上绕开,即使新时代就在你的面前展开双臂,你又是否能充满感激与珍惜地拥抱它呢?行动!与其担惊受怕畏畏缩缩,唉声叹气地掰着手指做最后的倒计时,不如挺身而出,做魔鬼的掘墓人,亲手给为CCP准备的墓穴填上最后一抔土,做自己和亲人,乃至同胞们的保护者,告诉世界,共产党不代表中国人。

过去常听说中国百姓有三大梦:明君梦、清官梦和侠客梦。明君梦是最理想的情况,由圣明的君主统治天下,国泰民安地方富庶秩序井然。如果指望不上圣明的君主,那便期待一位铁面无私的清廉父母官,能在自己受欺负时主持公道,秉公办事。如果圣上昏庸无能,而官僚系统也腐化不堪,则寄希望于有一位武功高强内心正直的江湖大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行侠仗义不求回报……总而言之,有了危机艰难找谁解决都可以,就是从来不依靠自己。新时代的中国人首先要摆脱的,便是来自于这白日幻梦的诱惑和欺骗,灾难面前,能拯救我们的,不是侠客不是官员不是皇帝,是平凡的自己与同样平凡的战友们。最终发挥作用能使我们摆脱险境的,不是什么大侠的传世武功,不是官僚的廉洁执法,也不是圣上所谓的英明决策,是小蚂蚁们日积月累辛劳搭建的农场、信息媒介和精神的团结。不要再犹豫,度过这一次的难关,我们需要每一个平凡人的力量,挺郭灭共,没你不行!

悉尼澳喜农场会员招募,期待你的加入!

图片来源:喜马拉雅澳洲 ©Anson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注解:

(1)诗歌原名为《CHRISTMAS WHERE THE GUM TREES GROW》,由Val Donlon 以及Lesley Sabogal 创作。本段原文应为:“When the bloom of the Jackaranda tree is here, Christmas time is near”。

(2)The only easy day was yesterday 为美国海军海豹突击队格言。

(3)《启示录》所提到的四位骑士常被解释为代表瘟疫(骑白马者)、战争(骑红马者)、饥荒(骑黑马者)以及死亡(骑青马者)。

澳喜文章:

https://gnews.org/zh-hans/author/aujenny/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https://discord.com/channels/712986898376949760/713012519274283078/776438234401996840

+6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光耀华夏
3 月 之前

欢迎加入澳喜,跟随爆料革命的诺亚方舟实现自我拯救!

0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