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义是社会的DNA 五

作者:阳之战

   择生—社会生态系统的形成

“择生”,就是让什么样的人生存和让什么样的人死。

共产党让所有人变成了无产者,听党话,跟党走,不可以有异想杂念,没有财产和吃的,一无所有,都要靠党分配。这使得权利代表了生存,代表了一切,变成了唯一,这必然会导致以此建立一种社会生态,在加上一条,党的路线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路线,永远的“伟光正”不容质疑,这等于给党内的生态系统加装上了钢轨。还有曾经若大的中国就八个样板戏,在加上不讲善良、正义、人类情感的唯物主义,以及对文学媒体等各方面的极致的掌控。之所以如此的极致的掌控我想是因为反抗的力量,这是密不透风难以想象的几十年,只不过造成了发展的落后与世界的脱轨,迫不得已改革开放,就出现了所谓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但仅在摸着石头缓慢开放的第十个年头就出现了64事件,竟然还有正义的火星没熄灭,但共党生态培植选择出的物种,以及厚厚的沉淀,怎会如此容易颠覆,仍然是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绝不容质疑,永远的“伟大 光明 正确”。实际上改革开放贴切的比喻是,将农田改成了牧场,由原来耕地的中国人变为了圈养的中国人,但中国共产党仍不放心,仍把哪些在牧场内吃的肥长的壮的冠以“原罪”的罪名。

中国人私有财产在被“共产”之后曾经贫穷到尸野遍地,剥树皮,人吃人的地步,中国人的基因也经过了文革的洗礼,在你没有粮食吃的时候,快被饿死的时候,需要党给你粮食,党让你出卖良知或身体,你会选择怎么做?这就是选择让什么样的人生存和让什么样的人死,你可以选择沉默,或者挣扎,而大多数人选择的是顺从或者造成了行为的改变,这种改变是为了自我的安全而发生的改变,而那种少数的选择也必将渐渐的被社会所抛弃,而阿谀奉承没有底限的和一些无耻之徒活了下来,甚至得到了权势,共产党党内的这种基因筛选则更早,更为严重, 起始于延安时期。因此党的“伟大英明和正确”就取缔了正义,就是规则。

上级对下级来说拥有专制的权力,绝对的权力,因此下级为了得到上级的青睐和不受到惩罚就会绝对的服从于上级,全身心的服务于上级,上级犯的错,下级也会为其抹平合法。因此上级的权力就更为极致,从而每个人都想变成上级,所以贪污腐败搞利益的生态链的形成在所难免,一些事物的诞生也都将因为的生态链的需要而诞生,一切也都将服务于生态链,一切也都将为了生态链的安全和健康的发展而存在。由此可想而知共产党的DNA选择了让什么样的人活得好,活得下去,可以登上高位,而被选择的这群人会塑造出什么样的生态这是可想而知的,所造成了连锁反应就会造成对人性绝对的扭曲和共产党的绝对的贪婪以及绝对的权利和绝对的腐败。而这样的共产党在中国拥有绝对的权利,这样的党管着一切,一级 一级的管,金字塔的结构管着中国的方方面面,这就大体上塑造出了中国的社会体系,而一个社会是因为哪些大大小小的机构才得以运转,就是哪些大公司 小公司 小微企业 个体户等等,而他们都被共产党所管理,他们也都诞生在没有什么规则,没有什么公平正义,也没有法治,一切都可以靠贿赂的体系之中,关系、后台犹显重要,而这又决定了什么样的机构负责人的机构更容易存活和发展,而机构的负责人决定了机构的管理方式,而这又决定了机构中每位员工生存,也决定了这个机构的微观生态,很明显压榨剥削员工的机构和造假的机构可以得到更多利润。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又是谁需要维稳,需要控制媒体封锁信息用宣传去骗老百姓呢?答案是当官的,官越大越需要,之所以维稳是他们的贪婪制造了一群人的不公,之所以用宣传去骗老百姓,除了因为宣传是党的工具,也更是因为当官的害怕出现乱子,也可以用来达到一些目的和诈取一些利益。

但以上这些其实都远远不足以说明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的影响有多么的深。“择生”就是选择让什么样的人生存,让什么样的人很难生存,中国人的自信和尊严被共产党给打烂了,却需要用共产党牌的胶水给粘合上,实际上极少有人能够认知到中国共产党所造成的社会生态对每个中国人和社会的影响有多么的深,这种深,甚至都可以说成是每个人都是它的一个部分,下篇文章我将举例来进行说明。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ng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