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18日郭先生盖特(完整版)

听写:康州盘古农场-文朗
审核: 康州盘古农场-V

咦,乖乖呀,今天十二月十七号了。尊敬的战友们好,你们健身了吗?传播C C P病毒、香港危机真相了吗?乖乖啊,这脚给冻的,下着雪呢!你看我又浇了那么多水!哎呀,兄弟姐妹们,这雪太浪漫了!

我今天早上给他们说,我说你们不能想象我小的时候,每年的冬天,早上打开东北的那山里边那个门,雪都是到这儿(胸口)了,推门都推不开。早上在五点钟起来,没有早上饭,冰冷冰冷的,从炕上爬起来,穿上一年四五个月一直穿着一个滑筒的棉裤——棉花已经没了,那个地方已经很薄很薄了。鞋是两只不同的鞋,然后要踩着这样的雪,翻过山去,去上学。到了学校里面,你知道,它就是个草坯房子,如何在草坯房子……学生……我是班长,大家到处捡点柴禾——头一天准备的,有时还没有;生个炉子,有时候根本就没有;老师也不管。然后要上一天的课。中午有的人是带饭;你没饭,带啥呀?饿得难受。回到家以后,还是凉的。那种感觉,没有粮食、没有吃的感觉,只有你挨过饿,只有你挨过冻,只有你挨过渴,你才能真身的、真心地感受到,真不是开玩笑的!

这个下雪的时候,我就想起了小时候,在东北的时候,在赵家沟翻过去到北兴隆上学,后来要到红旗岭镇上上学,那个感觉真是——没有人心疼你,没有人关心你,也不会有人在乎你死和活和病,因为那没办法,没有人做得到。我一个七零年出生的人,深深地感受到了。我从小上学每天看着“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广阔的天地)大有作为”,“亩产万斤粮”;然后是毛泽东、刘少奇的那些“红本儿”,墙上到处刷着(标语);当地是个军事特区,还响着火车,闻到了烧煤的味道,我觉得那是极为洋气的;闻到那种汽油的味道,觉得简直是特别的高贵的——这真是了不得,因为它有温暖啊!有煤气,你感觉有热气,温暖。你敢听到(火车响)?闻到汽油味儿?你就觉得有热度。因为东北那几个月,是冰凉冰凉的,下着雪,到处——山上都是一米多的雪!你看我,一个小孩儿家,随时可以把你淹没过去,不是开玩笑的!偶尔能看到狼——雪山的狼,还有狐狸。

此时此刻,雪在现代的社会,都被形容成浪漫,玩雪,赏雪,谁也不知道,文贵是从小经历了饥饿、处在生死边缘,挨冻,挨饿,寻求温暖。所以文贵对“温暖”这个词儿,不是一般的感受啊。我们家就一个女人——我娘。所以说,我对女人的感受,很多人不懂:女人是温柔的,女人是善良的,女人是温暖的;女人代表了希望,传宗接代,还给你温暖,还给你善良,还给你包容……啊真是这样子的。

现在看到中国老百姓没家可归,没饭可吃,没钱可花,而且是,现在很多人在东北,在广东的深圳,现在也降温了,贫穷,流落在街头,那种感觉,我是深有体会的。然后再看到,这么多人,中国共产党这两天又“大撒币”呢,给各国捐钱。最近,很多过去跟我们联络的这些欧洲、非洲的小国家,现在跟我说:“Miles,最近我们要少跟你联系,因为中共那边承诺给我们钱。给我们钱,给我们疫苗。”很多国家真的是打疫苗了,不是假打了。我们恭喜他能拿到更多——骗到更多的钱,骗到更多的疫苗;希望他们也打更多的疫苗啊!

所以说,我当时是有感受的,今天中国老百姓所有的这个现状,我是最有感受的——上天给了我机会,让我感受:当你家贫穷的时候,你家的这个主人——父母的能力和视野决定了一切。所以说,在这个时候,你能看到一个家里的主人对家人的责任、能力和照顾,它是多么的重要!

那时候,我的父亲根本是倒了油瓶都不扶的,他也没有能力做什么。有时候我还看到我父亲帮人家去。哎,我突然发现,在镇上,我父亲居然帮人家搬煤球啊,帮助人家收拾收拾这,收拾收拾那。哎呀,我这心都……真是很小的时候,我就难过得不行。所以说我娘老跟他吵架,因为他帮别人,不帮我娘。家里面没吃没喝的,冻得嘻哈哈的。所以,今天的中国,我就看到了,中国共产党就是自己家孩子饿死,穷死,冻死在街头,“活球该!”,就是不负责任,还对人家好!那种伤心,你是没法感受的。

后来我父亲就改过来了,原因是孩子长大了。孩子长大了,要求父亲改,要求母亲改,孩子也有能力来改变。最后是我们这几个哥们儿长大,改变了家庭的这种穷困的状况,特别是我,改变了这种只靠父母的生活的状态。然后,通过我们的长大,改变了我父亲和对家庭的责任,我父亲也非常……从那以后特别辛苦,越来越辛苦,越来越照顾家。所以,我们家就成了一个这样的家庭。

所以说,一个国,一个家,它需要一个真正的有责任的主人,一个国家需要一个好的政府,真的是以老百姓为本。像日本人一样:最好的东西,全给自己的老百姓;最好吃的,全给老百姓。我感受最深的是(波音)787。787一出来,我在波音参观的时候,人家波音说,最早订787的,全是给日本的;日本订的787是不飞国际航线的,全是飞国内的支线——那么小日本!我到空客去,空客当中,订的最多的350,是日本,你去查去,而且日本是飞国内支钱的,是全给自己人的。到日本,最好的(东西),说“现在不卖,不对外”,只给日本人使用。最好的大米,吃的,不卖,全给日本人。中共是最好的全给人家,然后自己的私生子女到外国享受,最坏的全给自己的老百姓。所以,中国老百姓被洗脑,变成这个样子:既有可恨、可怜、可悲之处,更重要的事情:也有很大的责任。

今天,这雪来了,我感触良多。所以我说,新中国联邦,还有我们的喜马拉雅农场系列,只有一条:谁为战友好,谁就会长远。战友不是任何人的资产,战友不能被任何人(控制),战友只跟新中国联邦,只跟喜马拉雅系列。所有的农场都是服务的,任何人不能把战友作为一个武器,作为一个资源,来和喜马拉雅农场和新中国联邦谈任何条件,绝不可以!任何一个战友都有自我选择的权利,我更加有感触。我昨天晚上,坐在这儿开视频会,我更加有感触:绝对不能再让喜马拉雅农场和新中国联邦任何一个战友陷入到我们小时候的经历——中心化。这是为什么我们要去中心化。

第二,被独裁,被哪些人给垄断,那绝对不可以!任何人都不能决定战友的命运,必须是集体决定!任何一个战友都不能屈服于任何人,或勉强地听任何人,绝对不可以!任何一个战友的利益,必须是至高无上的!这就像我从小的经历——必须以孩子和家人的生活、安全稳定和受到尊严的保护为第一前提;要像日本人一样,把所有最好的给我的战友,最好的利益给我们的战友。谁也不能对我们的战友(指三道四),觉得自己是农场主。你智商也不高,你情商也不高,你能力也不高。不要以为你是农场主,加了农场就你高,你啥都不高!你是服务,你唯一的高,就得服务高;你唯一的高,就得良心高;你唯一的高,你必须是无我。任何借口、任何理由的谈条件,任何的包装,都不会被接受!

“爆料革命”走到今天,新中国联邦走到今天,不惧任何力量,不惧任何时间,不惧任何挑战,只有一条——把新中国联邦打造成一个准国家级的力量,把喜马拉雅农场打造成一个联结战友、帮助战友、以战友为中心、没有任何领导——只有“领”,没有“导”(的平台)。你是前面的牺牲者,你不能“导”,你“导”不行,好吧?

兄弟姐妹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1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