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国在极权及集权主义之下的“法律的荒唐滑稽戏”

  • 编辑:文顺
  • 作者:Free monkey
  • 校对:天灭中共777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0年12月18日电/西喜社——

文章由Free monkey 整理自其本人的微信朋友圈好友及其公众号

(原文:9岁孤女被打成“老赖”——司法是否应该多点“人味”?)

老赖,就是专指欠了别人钱迟迟不还的人。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老赖”随处可见,如果你曾经也借过钱给别人,那你一定也会对“老赖”深恶痛绝。

法律上对“老赖”也是有惩治办法的,一般为纳入失信人名单,限制高消费等。然而你绝对想不到的是,这些惩治老赖的方法,会用在一个不满十岁的幼童身上。

就在这两天,“河南9岁女孩被限制消费”一案在网上引起热议。

谁能想到,一个九岁的女孩,因为无力偿还生父所欠下的55万元债务,竟然成为国内年龄最小的“老赖”?

而在争议的背后,更是一个让人唏嘘的人间悲剧。

女孩陈蔓的父母,分别是河南郑州两家报社的骨干记者。八年前,这位父亲因为赌博欠债,残忍杀害了阻挠自己卖房还债的妻子和岳母,后被判处死刑。

而当时未满一岁的陈蔓,瞬间成了一名孤儿。

因为无力负担,孩子的外公千挑万选,帮孩子找了一个靠谱的收养家庭。养母也为女孩精心编织了一个“谎言”,对外宣称陈蔓是她以前生的孩子,一直寄养在外。在这个善意的谎言里,年长5岁的哥哥也以为陈蔓是他的亲生妹妹,一家人过得其乐融融。

本以为小姑娘的生活会就此走上正轨,可没想到官司来了。原来陈蔓父亲犯案后的第二天,就将夫妻共同拥有的房子以55万的价格卖给了同事王某。其中的20万被陈父作为“托孤费”交给了自己的哥哥,希望他能够帮忙照顾女儿,另外35万,不知去向。事实上,大哥并没有履行约定,而是把这些钱交给了孩子的爷爷奶奶,二老又用这笔钱做了换关节手术,花掉了15万。也就是说,孩子和外公没有拿到一分钱。就在这个时候,当年房子的买主王某不干了。虽然这八年来房子一直被王某占据,并且这套房子一直对外出租,王某已经因此获利34万6千元。但是房子还一直没有过户啊!

2017年3月,王某把当时只有6岁的陈蔓告上法庭,要求判令购房合同合法有效,被法院驳回。理由是,当时孩子父亲擅自处置夫妻共同财产,本身就是属于违法行为。

2018年下半年,王某再次起诉陈蔓,这次是要求判令解除转让合同,归还购房款55万元,获法院支持。第二次起诉时,王某还将陈蔓的爷爷、奶奶列为被告。

2019年4月28日,在法院的见证下,奶奶和外公签署了协议,放弃儿子名下的房产,全部赠与孙女。如此,陈蔓就成了房子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2020年10月,河南郑州中院做出最终审判,责令9岁的陈蔓“替父还债”55万元。

因为无法还钱,11月25日,法院向她发出限制消费令。

至此,年仅9岁陈蔓第二次成为“老赖”。多名法学学者表示,从没见过未成年人被限制高消费,陈蔓可能是国内迄今为止年龄最小的“被执行人”。

而此时,领着低保金的陈蔓,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寒假即将来临,“妈妈”以前常在春节期间带孩子们出去旅游,现在她最担心陈蔓突然问“今年能不能去珠海玩”,因为被限制的消费行为包括坐高铁、旅游、度假……

以下为陈蔓亲人在媒体上的发言

这起案件一经报道,立刻在网上掀起了很大的舆论,很多人都觉得,将一个9岁女孩列入被限制消费名单,这是一件非常荒谬的事。

也有人为买房者叫屈,认为法院这样的判决也是在维护买家的权利,并无不妥:

那么,法院的这一决定究竟是否合理?咱们一起分析。

我认为确实应该,虽然现在“父债子偿”早已不复存在,但《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十三条有明确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的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

简单来说,就是陈蔓的父亲有500万的资产和一部分的负债,那么,陈蔓只能继承除去债务的那部分。如果这500万都被陈蔓给继承了,却没有继承债务,这肯定不合理。

不然,大家都去找银行借钱,然后全部过户给子女不就得了?

其次,这笔钱陈蔓应该还多少?

我想这里正是容易弄混淆的地方,就是陈父留给陈蔓的只有半套房子,而另一半,是属于被杀害的陈母的!由于陈蔓母亲的直系亲属只剩下外公和陈蔓二人,而外公又签署了赠予协议,那么陈蔓就自然是这半套房子的唯一继承人,且不掺杂任何债务。

那么剩下的问题就很简单了,陈蔓现在所要承担的债务,就是目前这半套值多少钱,如果大于55万则全额返还,如果没有,那王某也只能认栽。

至于买房者王某,作为一个消费者,他的钱财损失是让人遗憾,但是我认为他并不值得让群众为其喊冤。

他自己一点责任没有吗?

作为陈父的同事,王某明知道这套房子是其夫妻共有,但是只有丈夫出来签合同,他还是买了,因为比市场价便宜太多。

对于普通民众来说,买卖房屋是天大的事,王某为什么要在没有任何正规手续的情况下,着急付这55万呢?这是过命的交情啊?有那么好?

法院判决合同无效的依据就是认定买家不是善意取得,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单纯被骗的故事,请不要把王某说的那么无辜。

而王某所存在的问题,还不仅仅是恶意买卖那么简单。他还涉嫌非法侵占他人房屋,并以此获利。法院之所以没将王某租售房屋所获得的34.6万元,作为还款的一部分,理由是和陈父55万的债务所产生的的利息相抵扣,这也是围绕本案比较大的一个争议点。

但我认为这55万是不该产生任何利息的。因为试想你被骗子骗了55万,多年后警察帮你抓住骗子并追回了脏款,那么你能收回原本被骗的钱就该谢天谢地了吧?警察和法院还会支持你讨要利息吗?

现在,我觉得陈蔓可以起诉王某多年来非法占有其财产,且数额巨大!

王某明知购房合同无效却多年强占房屋且出租获利,他非法侵占他人财产的罪跑不了。小女孩一方完全可以就此和王某庭下和解,要求王某免除剩余的债务。

另外,我认为陈蔓爷爷奶奶所花费的20万元也应该一并追回。

要知道,当年这20万是由女孩父亲交给其哥哥,口头约定抚养女孩长大(非赠予)的。但是哥哥并没有履行承诺抚养陈蔓长大,而是将20万转给女孩爷爷奶奶医病使用(未履行承诺,不当得利,占为己有,挪为它用。)。

虽然爷爷奶奶最后放弃了房屋的继承权,但他们放弃的这半套房子本身就是用来给陈父抵债的。因此,被花掉的这20万根本就不属于他们。

就算是作为外公失去女儿和妻子的赔偿金也好,作为陈蔓以后的抚养费也好,反正这些钱应该退回来。

最后就轮到法院判罚的问题了,我先说我的观点,我认为法院对陈蔓限制高消费很不合理。

虽然网上出现很多“法务大神”,长篇累牍的论证这个合理性、那个法不容情什么的,好像就他们懂法律,群众都是法盲?

依我看,这些都是在扯屁,出现这样的判罚,根本上就是因为法庭的业务水平有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第四条明确,“被执行人为未成年人的,人民法院不得将其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限消与失信的区别我知道,但是如果法院没有将未成年人列为失信的理由,同样也不得对其进行限消不是吗?

陈蔓是一个未成年人,没有完全行为能力,她也没犯法,更没举债,凭啥要被处罚呢?就算最终要限,也是限其监护人吧?因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才是代其行使法律权利和义务的主体啊!否则还要监护人干什么?

就在今天我写这篇文章的同时,对陈蔓进行“限制消费”处罚的金水法院,正式发布了道歉声明。我想,这就是对那些“法院辩护人”最狠的“打脸”!

看完这个案例,我们不妨避开情感,理智地进行思考,这种现象到底正常吗?

法律的真正意义到底是什么?

一些与百姓命运紧密相关、最需要专业素养的部门,却屡屡表现的如此业余,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