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利维坦》有感——关于人的探究(OF MAN)-2

作者:勉强生#3186  (京都富士会)
校对:待命(文晓)(京都富士会)
排版:山頂之風    (京都富士会)

正文

大家好,今天我继续接着上一篇讨论人的思维活动(IMAGINATION)的主题,先暂时搁置对精明(Prudence)的补充说明。还没有看过第一篇的战友们请点击:https://gnews.org/zh-hans/656246/阅读哦。

上一篇对人的思维活动的讨论,大部分落脚于人类和其他动物均拥有的能力(感知、想象、记忆、精明),还没有涉及人类独特的能力——前文已经指出“特有的理解”是一项人类特有的想象,这种能力是通过学习(Learning)和勤奋(diligence)获得的,而语言(language)和文字(words)的出现为这种能力的获得提供了途径,借由语言(Speech)和方法(Method)的帮助,才真正将人类的思维运动提升到一个区别其他动物的高度。

语言(OF SPEECH)

关于语言(Speech),霍布斯认为其是一项重要的发明,借此人们才可以对过去的记忆(Remembrance)进行延续并将这些记忆传播到世界各地,记录人们的思想(Thoughts)并与其他人互相交流各自的想法。如果没有语言的发明,人与人之间就不可能存在国家(Common-wealth)、社区(Community)、契约(Contract)、或者和平(Peace)的可能。以上这些都是极为重要的概念,都放在后面讨论。

如果了解西方文化或者您是一位信教的基督徒,一定知道第一个语言的使用者是上帝,他教会亚当如何命名他看到的生物,基于此人类自己发展丰富了语言。直到因为人类对上帝的反叛在巴别尔塔(the tower of Babel)遗忘了之前的语言,才使得如今各地的人类发展出了各自不同的语言,以至于不能方便地互相交流。从宗教的记载来看,也能看出语言对于人类的重要性,毕竟是上帝传授给我们的能力啊。

下面我继续沿着霍布斯的论述列出关于语言你应该知道的概念:

从上面的图中可以发现,语言最重要的功能其实就是将我们之前提到的人的内心活动(Mentall Discourse)变成可以重复获得、可互相交换,使得人类获得了与一样具备想象能力的其他动物更为广阔的可能。但是在使用语言的时候,人们会有滥用的倾向,而这也是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经验一致。

针对语言的滥用,郭先生说“天下没有一个政客是好东西,他们都是骗子”,现在细细想来可不是这样嘛!那些拥有身份地位和演讲才能的政客,有多少人真正理解并相信他们自己所说的,站在摄像机前聚光灯下口若悬河地告诉我们这个那个,有多少人的话语剥去华丽的辞藻后剩下真实的东西呢?这个充满谎言的世界中,尤其是身处信息闭塞、长期被中共的各种假大空、光伟正洗脑宣传的中国人来说,更是多么的不幸。所以说,语言多么容易被人滥用,我们应该变得明辨是非,“听其言必责其用,观其行必求其功”,在与人交往特别是在接收拥有巨大权力的政府的信息时,一定要警惕语言的滥用才能避免欺骗。(怪不得路德一直说美国人天生地不信任他们的政府呢)

我们继续讨论语言中的字词(words)。为何了解语言中的字词是十分重要的呢?因为人之所以有理性(Reason),可以有条理地思考事物,是因为我们能记住因果关系,而这个是凭借各种字词的使用以及它们之间的联系实现的。

这种语言中泛指的词句十分重要,可以使我们把对大脑中想象的事物的后果的计算变成了对名称代号的后果的计算。例如,一个完全不会说话的人(例如,生下来就一直是聋哑人),如果他在眼前摆一个三角形,并在它旁边摆上两个直角(例如正方形的角),他可以通过冥想来比较和发现,这个三角形的三个角,等于它旁边的两个直角(都是180°)。但是,如果另一个三角形的形状与前者不同,由于缺少语言中泛指事物的词,他不得不重新观察比较这三个角是否相等。但是,如果一个善于使用语言的人,当他观察到这样的平等,不是由于边的长度,也不是因为三角形中的任何其他特定的东西,而是因为这一点,即边是直的,角是三个——这就是他称之为三角形的全部原因(使用语言中的泛指词将思考的问题抽象出来),他将大胆地得出普遍的结论。不管怎样,在所有的三角形中都是这样的角相等;用这些通俗的术语来说:每个三角形的三个角等于两个直角。因此,在某一个特定的地方所发现的结果,作为一个普遍的规则被记录并记住;并且解除了我们对时间和地点的心理计算;并且把我们从重复的脑力劳动中解救出来,从而使在这里和现在所发现的一切在任何时间和地点都是真实的。

用文字记录我们的思想最突出的一点就是数字编号了。如果没有语言,人们不可能将这些Universal的概念放入脑中,他根本不可能有1,2,3…这样的顺序的概念,因为他根本不能记录回忆起之前的数字(没有东西帮助他回忆起之前数过的数字)。更不会做加法、减法和其他所有算术运算。因此,没有文字,就没有计算数字的可能;更不用说数量、速度、力量和其他事物,这些都是人类生存或福祉所必需的。

当两个泛指性字词(Universal)结合在一起成为一个因果关系或肯定结论。比如”一个人是一个生物”:如果他是一个人,他是一个生物。如果后一个词”活的生物”表示了前一个词”人”所表示的一切(即”活的生物”指代事物的特征均在”人”指代的里面),那么这个肯定结论或因果关系是正确的,否则是错误的——因此可看出真(True)与假(False)是语言的属性,而不是事物本身的属性(如果改变了语言中”活的生物”和”人”指代的范围和特征,就改变了一句话的真和假。但是在当前的语言环境中,这个断句要么是真要么是假,不能说非真非假)。所以,离开了语言就无所谓真理(Truth)和虚假(Falsehood);但是错误(Error)可以脱离语言存在(基于事物事实,而非语言,是后验的,而非先验的),比如我们预期和事实不一致;或者怀疑某些事物不应该如此,在这两种情况下,不能被指控为虚假(Falsehood)。

由上可知,真理(Truth)存在于我们正确排列词句的肯定中。一个寻求确切真理的人,就必须记住他所用的每一个名字代表什么,并据此加以排列词句;否则他会发现自己被文字所纠缠,就像一只困在石灰树枝上的鸟;他越挣扎,就越盲目。正因为如此,在几何学中(这是迄今为止上帝所喜悦的唯一科学)人们开始解决他们话语的意义,他们称之为定义(Definitions),并把它们放在计算的开始。

继续可知,任何一个渴望真正知识的人,都有必要去研究以前作者的定义,或者在他们被忽略的地方加以纠正,或者自己制定这些定义。因为一开始错误的定义会使得通过后面的计算将错误放大,所以那些相信书本或者权威的人,就像那些把许多小总结归纳成更大的总结的人一样,不去考虑这些小总结是不是正确的,直到最后发现错误是显而易见还不怀疑他们的第一个理由,以至于迷失了方向。

因此,言语的首要任务是正确的名称定义(Definitions),是获得科学(Science)的关键;而在错误的定义或没有定义时,是语言的第一种滥用。所有虚假和无意义的信条都是从这出发,这些信条使那些从书的权威而不是从自己的思考中得到指导的人,在面对无知的人时,就像拥有真正科学高于无知的人一样。在真正的科学(true Science)和错误的学说(erroneous Doctrines)之间,无知(Ignorance)是在中间的状态。自然的感觉和想象力,不受人的荒谬和错误的影响。自然(人类天生的感觉和想象能力)本身是不会犯错的,但当人类拥有丰富的语言后,他们要么变得比普通人更聪明,或者更疯狂。没有文字,任何人也不可能变得非常聪明,或者(除非他的记忆被疾病或器官结构不良所损害)变得极其愚蠢。关键在于智者一切结论最终是根据自己的思考得出,而愚者是全部通过他人来得到。

我在读这一段的时候,不自主惊叹霍布斯对于“语言”这种看似无需讨论的概念可以进行如此鞭辟近里、令人折服的论述。语言的出现使得人类获得了超脱于动物的智慧和能力,但是在带来各种效用的同时也带来了语言才有的假(False)的这个副产物。电视上的各种节目的播报、书店里琳琅满目的各种书籍、一个国家的政府不都是在通过语言来传播他们各自的想法吗?为什么不论是当年的德国纳粹还是至今的中共都十分强调宣传的重要性呢?毛泽东说:“笔干子枪杆子,革命就靠这两杆子。”也是强调了利用语言传播它们的思想的重要性。民众如果不具备基本的对于语言的正确认识,就很容易被欺骗而轻信,从而做出错误的选择,即使可能很多时候是大多数人的意志。郭文贵先生说“共产党以假治国”,根本就是它明白语言的重要性,强行灌输它的思想,与此同时民众缺乏基本科学的素质——有点近似西方人说的Common Sense,从而使得颠倒黑白、以悲为乐、指鹿为马的事情不断在中国上演。霍布斯告诉我们明辨是非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明白字词的真正意义和它们之间的逻辑关系,才能不被华丽的语言外表所欺骗。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温家宝总理的“多难兴邦”之说,“多难”——对于国家来说无非是自然灾害、反叛暴乱、战争之类的不幸事件;“兴邦”——无非是指国家富强、人民幸福景象。从字面的定义来说,这两者显然没有符合逻辑的因果关系。那为什么温家宝总理会在汶川地震时写下这四个字呢?无非更多是他的政治需要,安抚民心的需要。也许对于社会稳定是不错的发言,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赤裸裸地道德强奸。

“篇幅有限,先谈到这,至此我们了解到了认识语言的正确知识。语言是区分人和动物的一项极为重要的能力,我们应该珍惜善用它,而不被对于它的不当使用而伤害,这对于习惯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社会规范的中国人来说更是亟需学会的能力。”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 日本京都富士会

京都富士会(隶属于全球喜马拉雅农场) 使命:推翻中国共产党,拥护新中国联邦,遵守新中国联邦宣言和喜马拉雅联盟章程,实现中国法治,民主,自由,爱好和平,成为新中国联邦与国际社会沟通的桥梁。 点击链接,欢迎加入日本富士会 https://www.g-farm.org/contact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