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selle专栏】危险! 话语权托拉斯被一再纵容

搞定媒体,川普总统才能完美逆袭

作者:Giselle

图片来源:墨尔本雅典娜农场设计组

美国情报总监关于外国势力干涉美国大选的报告延迟,表面上看是因为各方观点不一,导致延迟,深层原因还是因为,美国的主流媒体还没有被川普总统收服。

通过主流媒体在今年生化病毒、拜登硬盘门事件以及美国大选作弊案中的反应,我们都看清楚了美国主流媒体无底线助纣为虐的本质,也深切地意识到:解铃还须系铃人。

我们都知道,导致当年的尼克松总统在连任后的1974年8月9日下台的,正是汹涌的民意。而要唤醒美国民众,推动汹涌民意,必须得到主流媒体的支持。

要突破媒体对公众的控制,对真相的封锁,川普总统必须尽快拿下这些主流媒体。否则,就算这份外国干涉美国大选报告证据确凿,就算川普团队手里握有更多中共对美国实施的犯罪证据,没有主流媒体的传播、发酵,也形成不了力量,反而有可能会被诬陷成川普不服输、炮制虚假信息、妄图翻盘,成为吃瓜群众的谈资。

1983年是美国媒体的分水岭

1983年之前,美国前50家媒体公司的老板们如果要开会,必须预订一个星级饭店的大宴会厅。

其中,拥有排名前20位报纸的公司总裁们围在一张会议桌前,一起讨论纸张最新价格带来的影响。

拥有排名前20位杂志的公司老板在另一张桌子上讨论封面模特的价格。

电视网公司的人则在角落里,交流对政府的广播管理法令的意见……

现在,这些在20年前由50家公司控制的媒体,只由少数几个人控制。如果他们要开会,这些同时拥有报纸、电视和新媒体的大佬们,只需要一个电话间……

这是《新闻暗规则》一书展示给我们的画面。

媒体与资本高度关联

美国新闻媒体虽然历史悠久,但是,由于各媒体公司在资本层面的高度关联,带来了市场的高度垄断。这些媒体经过多年的兼并重组,呈现出复杂的沼泽生态:每一个新闻集团的背后,都牵涉着多家银行、基金公司、政治势力、财阀家族,形成了一个超级复杂的生态利益链。

全美三大商业广播电视公司之一的美国国家广播公司(NBC),其控股公司是通用电气。华尔街上市企业,基金机构控制了通用公司超过60%的股份。在通用公司前20位机构投资者中,至少有六家银行:巴克利、State Street、北部信托、Fidelity、Mellon、富国银行。

时代华纳集团拥有著名的华纳影业以及CNN,但在资本层面,它的82%股份掌握在金融资本手中。即使那些仍然由家族控制的媒体,也不可避免地与金融业扯上了关系。比如,《纽约时报》虽然仍然由萨兹柏格(Sulzberger)家族控制,但其2008年财报显示,哈伯特基金管理公司等三家金融机构持有其超过三分之一的股份。2015年,全球第2大富豪、墨西哥亿万富翁史林(Carlos Slim),成为《纽约时报》公开发行股票的最大股东。

话语权托拉斯一再被纵容

美国媒体一向自诩“新闻自由”,但其实早被金钱、政治深度绑架。财阀、权贵控制媒体,控制民意,传媒资源高度集中。

这些大媒体公司的业务,几乎全部横跨报纸、电视、网络等各个媒介领域。

在电子媒体和户外广告领域,维亚康姆是超级巨人。它拥有全美最大的电视台集团、CBS和UPN两大电视网,还有最大的电视节目制作和销售商派拉蒙制片厂,以及MTV、VH1、Showtime、BET等一系列有线电视网。

据《纽约时报》报道,维亚康姆以6.5亿美元收购了洛杉矶的KCAL电视台,从而在全美第二大市场实现了双重垄断。2019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和维亚康姆联合宣布,双方达成合并协议,组建联合公司ViacomCBS Inc,新公司营收将达到280亿美元。

迪士尼股份的64%控制在机构投资者手中,其中至少有七家是银行:Fidelity、巴克利、State Street、北部信托、黑石、JP 摩根、Mellon。这其中,有多个股东与通用公司股东重合。1995年,迪斯尼花费160亿美元,吃下了ABC、ESPN和CAPITAL CITIES 。

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控制了70%的澳洲报纸,40%的英国报纸,40%的美国电视版图。除了拥有福克斯娱乐集团(包括电视网、制片厂、全美第二大电视台集团)85%的股权以外,新闻集团还拥有大量报纸、图书出版业务。此外,还有Fox News、FX等有线电视业务和一些地区性的体育电视网。

如何反话语权垄断?

一提起托拉斯,人们容易想起钢铁、石油、粮食等物资,而对于话语权的托拉斯,则选择了无视。

事实上,这种精神、文化产业方面的托拉斯,对民众的影响、对话语权的垄断与控制,已经造成了可怕的后果。

早在1914年,美国联邦政府就通过了一项名为“Clayon Act”的法律。该法律提出,如果有下面四个方面的问题,两家公司董事会成员的“交叉”将是不合法的:

1. 同一个人出任两家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或者董事会成员;

2. 这两家公司存在着共同市场;

3.这两家公司是竞争对手;

4.这两家公司的市值都超过2616万美元。

到上世纪末,在资本与政客的运作之下,这条法令已很难获得真正有效的执行,大量互相竞争的美国公司之间充斥着互相任职的情况,媒体公司也不例外。

上世纪60年代,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曾经制定了十四条原则来规范媒体的公共服务职责,比如10%的时间必须用来播放非娱乐节目。但到了1984年这些原则以“电视节目需迎合地方观众口味”为理由被逐步废除。

上世纪70年代,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曾规定,每个法人团体最多可持有7家电视台,1985年扩大到12家,并在2003年之后逐步取消媒体持有权上限,只要其在当地覆盖人群在45%以下。

这样做为媒体集团带来了更多经济效益,但同时也造成了信息、资源、话语权的垄断。

拆分媒体势在必行

美国媒体虽然越来越集中,公信力却连年下降。

据盖洛普民意调查显示,2015年,表达“信任”和“比较信任”媒体的民众只有40%,是1997年盖洛普进行此类调查以来的最低值。18至49岁的中青年人对媒体的信任度更低,仅有36%。具体而言,民众对报纸和电视的信任度分别只有20%和21%,仅在国会和大公司之上。

2020美国大选期间,金钱政治对于新闻自由的腐蚀和伤害,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主流媒体利用话语权制造大量谣言,混淆视听,颠倒黑白,误导民众。大量的真相被掩盖,正义的言论被封杀,已经引发了严重的国家安全危机。

对比1972年发生的尼克松水门事件,从1972年6月17日詹姆斯·麦科德等5人闯入位于水门大厦的民主党全国总部开始,一直到1974年8月9日尼克松总统辞职,《华盛顿邮报》的两位记者鲍伯.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和卡尔.伯恩斯坦(Carl Bernstein)对整个事件进行了一系列的跟踪报道。正是由于他们报道的内幕消息揭露了白宫与水门事件之间的联系,从而最终促使了尼克松的辞职。

对水门事件真相的挖掘,非但没有令这两位记者死于非命,反而令《华盛顿邮报》一跃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报纸之一。这两位记者也功成名就,在美国新闻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

反观当下,因为发表了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日志的阿桑奇,被全球追杀;因为调查希拉里邮件门的彼得.史密斯,被发现在明尼苏达州一个酒店房间中自杀身亡,同时卷入希拉里邮件门的死亡案件,高达5起……媒体的高度垄断,已经令美国的民主、自由、法治形同虚设。

 对于媒体托拉斯的拆分,已经是川普总统迫在眉睫的任务。230法案的废除,只是第一步。藏身于大媒体集团背后的金融家们,他们的目标并不是新闻行业的可持续发展,而是最快、最大化地得到回报,这就是问题所在。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5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liantian
3 月 之前

好文章👍

+2
新中国联邦西部议员

希望新中国联邦郭媒体收编这些假新闻吧!

+2
蘿莉島主
3 月 之前

GOOD WORK! WELL DONE!

+2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2月 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