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中共灭亡前的谋财害命之二——数字货币,一场游戏一场梦

作者: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BLACK 5

编辑、美工:灭共小宇宙

中共国2020年双十二购物节如期举行,与往年不同,今年苏州在举办双十二购物节的同时,推出2000万元数字货币红包。这是继深圳之后,中共国内第二座数字货币试点城市。

在众多政治、经济重镇中,为何选择苏州相伴深圳率先尝试推行数字货币?难道是因为其近年来经济表现格外突出?从表面看,或许颇具说服力,但个人认为,其中却有蹊跷。

中共国古城众多,而几乎没有一座城市的现代化发展如日本大阪将古城与新城区分得泾渭分明,此等通病弊端早被梁思成先生所预见并否定。苏州亦未能幸免,从最初的“一体两翼”到各区遍地开花,缺乏产业集群和规模效应;官员不以城市体系、长远发展为出发点,追求各自短期政绩和经济利益,一人一堆项目。经年累月的财政资金大量浪费,肥了硕鼠,伤了百姓。

近年低端制造业陷入僵局,寻求转型升级收效甚微。苏州原有产学研基础不足,欲扭转颓势,唯有引入外来高端团队,而苏州所能提供的只有比一线城市更为优厚的物质条件。未见鸡生蛋,先要蛋生鸡,各类政府主办的孵化器、基金、资金补贴大把撒钱。但孵化器毕竟不是聚宝盆,其存在较高风险,原本投资机构的活又被非专业的政府越俎代庖,而最终的风险承担还是百姓。

外来人口日益增多,苏州已成为中共国第二大移民城市,治安、卫生、医疗、教育等公共配套的大量投入,一切都需财政资金支持。

财政供养负担、人口老龄化导致人口红利消失也都是各城市普遍问题,很大程度上给当地财政带来巨大压力。苏州历年的对外援建和对口支援扶贫,也在消耗其财政资金。

综上所述,苏州的发展伴随着巨大财政资金支出,资金从何而来?

相较深圳经济特区所拥有的优越政策和资源,苏州作为一地级市,政治地位、经济资源均毫无优势。

朱镕基在任时推行分税制改革,扩大中央财政收入,主要税源来自沿海开放城市。珠江三角洲地区税务监管松散;上海的财税分家形同虚设,国税、地税、财政公章置于同一办公室抽屉;浙江私营老板“应对”政策,各显神通。最终,江苏苏南地区成了分税制改革下的钱袋子。之后的“营改增”税制改革进一步增强中央对税收控制,苏州部分优质区县又为江苏省直属管理,多重压力下,苏州税收的留存规模受限。以外向型经济著称的苏州,外资企业众多,然而在诸如出口增值税“免抵退”、外资企业所得税减免政策、地方财政返还土地购置款、外资企业通过关联方交易控制利润避税等因素影响下,外资企业所创造的财税无法满足财政支出需求。而大量中小微企业存续尚成问题,缴税更无从谈起。

十数年的房地产开发,苏州核心区域土地早已销售殆尽,开发边缘地区土地获取出让金,首先需要解决交通等配套问题,地铁等公共交通建设又需要资金投入;原有工业厂房升级商业开发,同样也需要回购资金。恶性循环如毒瘾无休止,靠土地出让输血的效用越发减弱。

最为致命的便是寅吃卯粮的地方债务。中共国各地政府融资平台历经数次清查,其体量不减反增,从银行短期借款到“过桥拆借、以新还旧”,再到长期借款,从发行人民币债券到设立地方商业银行,地方债务欲罢不能。江苏在中共国国内地方债务排名第一,苏州所占份额可想而知。

加之企业债、个人债,一个城市、一个社会整体处于高负债率状况,犹如钢丝上起舞。经济向好时期,尚能相对安全。但经济一旦下滑,各类资金链断裂、爆雷跑路层出不穷,风险自然引导至金融机构,民众出现恐慌,争相挤兑,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数字货币横空出世,无异于中共在金融业的一颗救命稻草。不能换汇、不能购买黄金的数字货币不仅解决银行挤兑风险,还掠夺民众最后的财富。

中共利用民众对金融、网络知识的缺乏,占据信息不对称优势,一方面宣传区块链技术,使民众形成高大上的错觉,一方面通过手机抢锦鲤的造势,再到抢数字货币无缝衔接,营造出数字货币奇货可居假象,引君入瓮,一步步进入它设定的游戏,而民众大梦未觉。细思极恐!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