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记忆:红和黄

撰稿: 文西

审稿: Runaway  2020年12月18日

图片摘于网络

笔者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小山村里,16岁之前每天都生活在那里,记忆里最深刻的关于村长的记忆有两件事,分别用红色和黄色来形容。

村长和一位村民(下文用张三代替)以前是一起长大玩大的同学,本来关系一直很好,但90年代的一个春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改变了他们两个人以及各自两个家庭的命运。

村长和张三两家的农田地是挨着的,某年该村重新分地,村长找到张三商量把他家的六亩地划给村长,然后分给他另外一块稍远的田地。当然,两个人一来一回商量好几次,也没有达成协议。因为平日里,两家关系很好,每次商量基本都在酒桌上,谈到换地的事情时,两人借着酒劲,红过脸打过架。本来前一天商量好了,回头亲戚朋友一鼓捣,第二天就又吵了起来。眼见到了春耕时节,两人还没有商讨好。

一天早上,村长带人开着拖拉机翻地播种,把本属于张三家的六亩地也一块播种了,俨然当成自己家的了。张三闻讯后,抄起借的猎枪(那时的东北地区是可以持枪的),冲到了田地里,向村长喊话,让他立刻停止。村长没有理会,地头看热闹的村民起哄,张三觉得脸挂不住了,心想不放一枪也下不来台了,就朝着在拖拉机上的村长偏一些的方向放了一枪。谁想这本意打偏的子弹却正中了村长的腹部,那时候的农村哪有什么急救车,没过多久村长就因失血过多死亡,张三逃跑不久后也被抓锒铛入狱。留下的是两个破碎的家庭和永远的伤痛。

那年我还在上小学,每每回忆这件事,脑海里就是一片红色的血色。村长不大,但在一个村子里就是老大,欺压村民的事情屡见不鲜,但村民反抗,造成两败俱伤、家庭破碎的故事,在中华大地上又有几人能数清?

90年代末,村支部成员换届,最终有两人争夺村子位置,前者是老村长,后者是后起之秀。那年不知道那阵风,还真举行村民投票大会,乡里派人监督现场唱票。眼看着就到投票日了,后者因为资历浅,开始买票,一张票20元。那时候20元是巨款,我不知道换算成现在是多少钱,不过我那时候上初中住校一周五天的伙食费是10元。村里每个成年人都有投票权,据说后者花了一万多买票,而且也成功选上了村长。

这个事件应该是我接触到最早的体制内买官的故事了,90年代一万多人民币买个村长,已经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而这些钱会是村长自己买单吗?当上村长后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搞回去,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搜刮的还是老百姓的血汗钱。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澳喜文章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qing
3 月 之前

故事很生动,中共国的村长就是新社会的地主恶霸加流氓,在自己的地盘上把没有制约的权力演绎到了极大化。是这个社会基层的毒瘤。等待他们的命运也必将是清算,来自神的、来自人的审判。

0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