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俺们村长那点事(过往篇)

作者: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跟随战神

编辑、美工:灭共小宇宙

我从小生活在中共统治下的北方平原的一个普通农村,村里有上千户人家,几千口人,在当地算是比较大的村庄。小时候正处在砸烂私有制,大力发展以人民公社为代表的公有制的时代。我的童年就是在社会主义如火如荼地摧残人性、明目张胆地掠夺私财的环境下度过的。

人民公社的组织分为三级,即公社(相当于现在的乡镇)、生产大队(相当于现在的村)和生产队(现在已经取消)。人民公社的基本核算单位是生产队,所有村民都被分配到生产队中。中共每年都为每个公社下达生产任务指标,公社将指标逐层下达,农民所有生产由中共统一计划及统一收购,农民所需的商品则由中共分配。其实质就是干着比牲口还累的活,吃着比牲口还差的饭。

我们村就是一个生产大队,设置了六个生产队,我们家被分配到了第五生产队。劳力(当时能够承担劳动任务的人员一律称为劳力,从称呼就可以看出中共对农民的蔑视)的任务就是日出而耕日落还耕,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劳动劳动劳动、干活干活干活,拼命地完成公社下达的任务指标。

记得当时的大队长(相当于现在的村长)姓王,中等个,有点驼背,黑黑的,永远阴沉着脸,就像布满乌云的天。唯一的一次笑就是在他娶儿媳妇的那天,说实话看惯了他僵尸般的脸还真不适应他的笑,被强行撑开的嘴巴露出长期烟熏茶泡的黑牙,而且参差不齐、错落无致,脸上撕裂般的皱纹让你怀疑见到了地狱中正在受酷刑的小鬼儿。当然,全村人都去了,不仅捧上仅有的钱财、自家珍藏的物品还有就是满脸的笑容(当时真不明白怎么没有人在他丑陋的脸上狠狠地捣上一拳)。儿媳是全村最美的姑娘,儿子却是全村最丑的小伙之一,不过按照唯真不破的原则讲,确实比他爹好看多了。

村长家的婚礼花掉了我家仅有的一点积蓄,快年根了,妈妈为筹备年货犯急,还好孩子们的要求很低,有口饭吃就行了,但是过年的新衣服算是泡汤了,直到多年后我对这件事还耿耿于怀。

村民所有的生产过程由生产队支配,非农民个人决定的,农民所得是由工分决定。一个成年劳力的最高分是每天8工分,最低是每天1工分。大队会计负责记录和统计每个村民的工分,但是决定村民是8工分还是1工分甚至0工分的权力在村长,根据你的表现和贡献给你打分,当然村长是看你对他的贡献打分,这样大家就不难理解全村都去参加王村长家婚礼的原因了。

每年年底大队开始算账“分红”,当然,你分到的可能不是红。工分的价值是大队减去上缴国家及公社福利开支的平均数,这个平均数可能是正数也可能是负数,没有完成上缴国家及公社福利开支就是负数,明年就需要超额完成才能把今年的负数补上,有时需要几年才能补上。

村里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家庭都是负数,年底不但一分钱分不到还欠生产大队的钱,除非你家六口人中有5个劳力,才有可能是正数。印象中最好的一年我们家分红了五百多元,这是在家里九个人中八个是劳力,就我一个吃闲饭的基础上实现的啊!五百多元在当时可是天文数字,盖房子、娶媳妇全靠它了。

当然王村长例外,他既拿工分又拿公社的补助,更重要的是全村的人都是他搜刮的对象,所以他才能常年抽烟卷、喝花茶,油光满面的脸、漆黑的牙是他身份和地位的象征,见到公社领导每每他都会谄媚地露出黑黑的牙齿。

整个中共国把农民死死地按在土地上,没日没夜的劳作耕耘,在那个年代没有高考、没有招工,农民的孩子想走出庄稼地、走出大山难于登天。忽然间来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公社给了一个名额,可以到供销社上班,将来有可能转成居民户口,也就是说有机会脱离农村,从农民步入居民。全村人兴奋了,盘算着自己和儿女们何时能去报道上班,跨上人生巅峰!希望多大失望就有多大,条件来了,必须是当过兵的,这下一片哀嚎,就剩几十个复员军人了,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要从保卫过党的党卫军中选人,几十名退伍军人又开始失眠了。条件又来了,必须是某年入伍当兵的,这下大家都傻眼了,痛恨自己为何不在这一年当兵,有哭的就有乐的,有两个人符合条件,其中一个就是我的哥哥,哥哥兴奋的一夜没睡,天大的好事就要砸到自己头上了,搁谁都会兴奋的睡不着。然后,条件第三次来了,而且比前两次来的更快,第二天来的,比大姨妈勤快,一月之内来了三次,什么样的身体才能承受!

哥哥落选了,这次对哥哥的打击太大了,整整消沉了半年。关键是第三次的条件非常狗血:供销社招的是做饭的,哥哥当兵是通讯兵,另一个当兵的在部队是饲养员——喂猪,符合条件。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另一个当兵的”当然是王村长的儿子,娶了全村最漂亮姑娘的那位。

这是一的彻头彻尾的骗局,打着公开公平的旗号,完全就是为村长儿子量身定做的招工,言尧舜之词行桀纣之行,这就是共产党,从这件事可以看到共产党从下到上的卑鄙!无耻!下流!

人民公社始于1958年,亡于1984年,整整折磨和残害了三代人,村长之恶是制度之恶、是体制之恶、是CCP之恶!其实我早已对王村长释然了,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也是受害者,只要这个体制还在,只要共产党还在,那么中华大地仍然是恶行满地、仍然是满目狼藉。

现在的村长会比王村长好吗?答案是否定的,比王村长有过之而无不及,敬请期待下一篇:《说说俺们村长那点事》(现实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