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唤恶魔就会为恶魔所用:从“乌云行动”到“回形针计划”

撰稿:澳喜农场 喜妈 三只松鼠

审稿:Jenny

网络截图

二战快要结束时,美苏两大同盟国都在德国抢夺人才资源。进攻德国本土时,德军的研究设施逐项被联合情报目标小组委员会(CIOS)接收,全面收集相关的文件和材料、刑讯德国科学家等。美国之后又成立了联合情报目标局(JIOA),任务就是充分利用德国的科技资源,帮助美国发展最新的火箭和生化武器,以便与苏联进行竞争。以美国为突出,政府制定了“乌云行动”,其后改为“回形针计划”,目的都是为了躲开公众的道德和公义的谴责,迂回达到原定的规划。可是笔者认为,恶魔就是恶魔,因为,召唤恶魔就会最终为恶魔所用。没有道德和底线的技术进步,其实从长远的人类发展来说,就是灾难就是退步。

为什么要取名为“回形针计划”呢?就是因为很多有纳粹背景的德国科学家,其简历是经不起严格的审查和筛选的。因此,有关部门就在这些科学家的个人资料上加上一枚回形针以为暗示和区分,躲过了相关的核查。哈利-杜鲁门总统虽然批准了“回形针计划”,却禁止了在之后对纳粹成员和纳粹积极份子的技术招募。当时,在美国国内形成了共识,就是尽可能抹除与纳粹相关的东西。可是,JIOA和作为中情局前身的OSS,却通过消除和粉饰这些纳粹背景的德国科学家的战争罪行证据,而让他们可以更好地为美国服务。

可是,人们所不知道的是:这些与纳粹有关系的德国科学家,很多科技的进步和成果,都是建立在对人们的伤害前提下。比如希特勒的御用生物武器研究专家布洛梅,他一人就与波兰3.5万人的生命代价有关。再比如,引进美国的纳粹精英设计师和化学家奥托-安布罗斯,他是包括奥斯维辛集中营在内的多个集中营的建造者和管理者。再如,塔崩实验,有大量的士兵自愿参与,接受暴露在低浓度的塔崩神经毒剂中。我们当然也从历史文献中,看到有很多德国科学家还是处于对自己的反省和悔恨中,有着自己的觉知和良心发现。他们部分地也在这些与“回形针计划”的人群中。然而,这并不能改变整个计划的非道德性和非正义性的方面。

当然,在这个计划下,美国的确占领了世界的发展先机,成为二战之后各个领域都极为发达的“巨人”。很多读者朋友,也许并不知道冯-布劳恩是谁,但是一定都知道伟大的登月旅行和阿波罗计划;你不一定知道斯特拉格霍尔德,但是谁都知道登月宇航员阿姆斯特朗;不知道本津格,但是你一定用过耳温计。科技是力量,但不代表它本身就是积极推动文明的力量;如果不能用道德的准则来核定科技,科技也可以变成恶魔工具,变成文明退步的促成和生灵的伤害来源。

笔者认为,今天,我们在2020年的世界冠状病毒大爆发的疫情中,再次看到了科技力量在背离道德底线方向上的破坏性和灭绝性。我们从“乌云行动”到“回形针计划”中这个历史的发生是不是该重新反思,再次从现实仍然在发生着的惨剧沉痛地领受教训呢?为了得到更飞跃到科技进步,却交由魔鬼去代行其职责,把技术变成恶魔生发利益的工具,那这个代价最终是谁在承担呢?是全体人类,是每一个人,包括技术研发人自己。我们应该放下科技在利益上的追逐,回到人性的本心和善愿,不要牺牲了道德公允而朝向金钱资本,否则就是得不偿失。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Bibliography:

book.douban.com., (2015). 回形针行动. [online]. book.douban.com. [Viewed 15 December 2020]. Available from: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593737//

乔民杂谈., (2020). 二战特别行动:瓜分德国,且看盟军回形针计划. [online]. yidianzixun.com. [Viewed 15 December 2020]. Available from: 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Pnjujl9

澳喜文章https://gnews.org/zh-hans/author/aujenny/

欢迎加入澳喜农场:https://discord.com/channels/712986898376949760/713012519274283078/776438234401996840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2月 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