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害怕我,他们应该害怕”—多米尼公司举报人指控CEO在密歇根州作证时撒谎

  • 编辑:Victor Torres
  • 翻译:Ranting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0年12月17日电/西喜社——梅丽莎·卡隆(Mellissa Carone)是勇敢的多米尼举报人,她在2020年大选之夜站出来指控底特律TCF中心的重大系统性投票欺诈。本周,多米尼投票服务的CEO,约翰·普罗斯(John Poulos)在密歇根州参议院作证。

普罗斯正在对数十份证人陈述进行涂抹,这些陈述声称有一个阴谋,要在选举之夜从总统唐纳德•川普那里骗取选票。按大多数主流媒体的说法,普罗斯在回答密歇根州参议员的问题时,总体上表现令人印象深刻。

卡隆说普罗斯撒谎了:

TCF中心的计票机下面并没有像普罗斯所说的那样,在计票时有钢制票箱接住选票

与Smartmatic软件的关系—卡隆说,多米尼的内部文件提到其软件是Smartmatic的后裔,而Smartmatic的设计是为了帮助委内瑞拉在2004年的大选中作弊,尽管普罗斯试图说这不过是一场 “虚假信息” 运动。

多米尼是一家极左的公司,其员工和老板在大选当晚统计选票时,发表了 “数不清” 的反川普和反共和党的言论。尽管普罗斯声称他们是无党派人士,但卡隆说他们是左翼极端分子。

普罗斯告诉参议院,纸质选票备份了所有的数字记录,但这忽略了卡隆,肖恩·特雷霍(Shane Trejo)和何塞·阿里亚加(Jose Aliaga)等人看到的:在截止日期后8小时,凌晨4点堆积的拜登非法选票。由于密歇根州选举法的规定,缺失选票的票箱不能重新计票,底特律71%的缺席票箱缺失选票。

“他提出重新计票,只是为了给他解围。”

“他们(多米尼)想把注意力从真相上转移开。”

普罗斯告诉密歇根州参议院,他们没有参与选举,只负责计票,但卡隆说,她的一位多米尼同事塞缪尔在选举当晚午夜左右被派到 “芝加哥仓库”,在选票到达TCF中心之前,帮忙处理和加工选票。

重要的是,塞缪尔被派往的地方,没有多米尼机器在运作。

普罗斯还告诉密歇根州参议院,选票没有越过州界,尽管缺席者肯定有,而卡隆亲眼目睹了外州军人的选票进来。

普罗斯驳斥了密歇根州安特里姆县传来的爆炸性报告,卡隆也提到了这一点,因为它否定了多米尼机器不会改变结果的说法。这份报告是在民主党国务卿乔塞琳·本森(Jocelyn Benson)的抗议下发布的,是对多米尼投票机器进行的唯一一次全面的司法鉴定,他们显示11月底违反州法删除了电子日志,投票机周围完全缺乏安全保障,选票处理的错误率高达68%,允许选举官员用他们的软件手动更改一张选票。

“90%在那里工作的人(在底特律)都参与了欺诈行为。”

卡隆说,选举结束后的第二天,多米尼公司试图进行安全更新,很可能会抹去机器上的日志和选民欺诈的证据。她担心任何司法鉴定可能都太晚了,因为州议员和调查人员浪费了太多时间收集证据,昨天才发出传票,多米尼还有时间掩盖他们的踪迹。

普罗斯告诉参议院,多米尼的机器除了供残疾人使用的专用机器外,其他机器都没有配备U盘,不过卡隆表示这完全不是事实。卡隆有多米尼内部文件显示,可以通过USB或以太网端口对机器进行联网。

普罗斯还说,这些制表机没有联网。卡隆说,她亲眼目睹了机器之间的网络连接,尽管她不被允许操纵机器。据卡隆介绍,普罗斯遗漏的是,多米尼制表机设计有内部调制解调器,并且能够联网。卡隆有多米尼的内部文件,似乎证明了她的说法:显示机器确实能够联网。重要的是,这与其他几位证人观察到的情况相吻合,包括前州参议员帕特里克·科尔贝克(Patrick Colbeck),卡隆看到他在TCF中心检查机器之间的网络。

卡隆还表示,多米尼公司的联合老板尼克也曾出席TCF中心,但在出席人员名单中被有意省略。

梅丽莎·卡隆: “如果老板在场,这会太明显了,所以他们想掩盖,但那天晚上我遇到了他,我还跟他说了话,就算他们说他不在那里,他也是在那里的。”

“这不是关于我这个人,这是关于我在TCF中心看到的发生在我面前的选举舞弊。当我们宣誓时,我们应该以同样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他说的那些话和我说的那些话是100%冲突的。我说的是事实。我的故事不会改变。”

卡隆表示,她还有更多的多米尼内部文件、录音和短信可以分享,以进一步证明她的声明有效性,并证明多米尼帮助窃取了川普总统的选票。

“他们害怕我。他们应该怕我。”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