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31)什么才是真正的美国政治沼泽地、影子政府、Deep State?

整理:战友之家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20年11月26日,郭先生说:我一生看到这都是王八蛋,这么多年中国人被共产党奴役、被欺骗,你们啥时候说过一句真话?香港人被弄死这样,你们啥时候说过一句真话?8964,你什么时候为中国人说过一句真话?你们只服务于这些垄断主义的大佬们,垄断主义的——你叫什么Deep State也好、沼泽地也好,我说他们就是国际黑社会、资本黑社会、金融黑社会。那个比特币它凭啥就值钱?2100万个,炒到2万,一不能买、二不能花、三不能存储、四不能查,它凭啥它就值啊。不就你们这帮王八蛋洗钱的吗?然后这好多国家立法不让别的虚拟货币来,但是不要忘了,比特币70%是共产党国际控制的,现在最近变成70%美国人控制。多少虚拟货币啊,都是他们控制的,还不让别人卖,有天理没有啊?说这些,就是媒体从来不报的。
2020年12月11日,郭先生说:现在新中国联邦人最重要的事情是蓄积力量、人才、财富、信用,能适应不同国际场合和沼泽地。有更多的资源和能力和别人交流。这个过程并不容易。需要基本的知识和有信仰。最重要的是有更多的战友团结在一起,让沼泽地相信我们能代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才会把资源倾斜给我们。

2020年2月11日
你看看这个美国啊,我们之前说一直说啊,这个沼泽地沼泽地,这里头就是一个美国社会,没有惊喜。完全没有进行这事,中共一直得意的地方一直得意,所以说为什么叫爆料革命啊你安红想想。这次如果没有爆料革命啊,美国1月15号人流后过来,我都在想,我觉得。他们就是过来试探的,试探你白宫到底知不知道我们的这些信息,知不知道我们的我们来这么多人又是跟你握手又是,如果白宫。知道,你想想他故意删了几个武汉官员,他如果白宫知道中共这个计划这个策略的话,这个测这个。这个计划的话,他肯定就不会让他们来吗?是不是啊?有各种,但是居然让他们来了,还搞了这么多这个大。场面,他就知道白宫不知道,1月15号的达沃斯的那首。不知道,因为川普总统都去了,中午搞了1000年啊,你想想是啥概念。

2020年8月27日
Deep state是基于某种族与华尔街的结合,五大家族控制了全球媒体,是很荒唐的,是基于政治和经济联合的控制。澳大利亚农场需要购买当地传统媒体,和GTV结合,把自己做强大。西方媒体完全没有华人的地位,郭先生是唯一一个能打造出由中国人控制的独立媒体的人,让华人有自己的媒体。冠状病毒已经彻底把人类的生活方式改变,必须依赖网络生活,而GTV/GNews一定会独树一帜,没有别人的机会。

2020年8月28日
Giselle女士:郭先生,您好。我是Giselle。这三年来亲眼目睹了您将这一切的不可能变成可能,不但运筹帷幄而且状态越来越好,我真的是非常非常的佩服您。我想跟您谈谈媒体的话题,因为我本人做了15年的媒体工作,然后一直都知道呢,媒体是一个社会的风向标。如果媒体堕落了,那么这个社会呢距离堕落也就不远了。很遗憾的是呢,这次不但是少数几个媒体堕落,而是全世界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的一个集体的堕落。然后我们抛开CCP的渗透因素,我觉得媒体的运作也是有问题的,媒体只要是依靠广告来运作,就很难保持节操。媒体的职责本来就是传递真实的信息,守护普世价值,这种靠广告的运作模式,真的是应该被淘汰。那么您引领的这场革命,既是打破规则又是建立规则,可以说您在创造一个更加文明、更加先进的世纪,那么在这个新的世纪里,传统的媒体必将受到冲击。而随着民众的觉醒,很多主流媒体会破产,因为这些媒体真的是毫无公信力,简直是帮着CCP在杀人。那么人类呢很有可能迎来一个全新的媒体的时代,只要你能写会说,人人都有可能是记者,人人都有权发布新闻、实施监督。那么只有随着这种话语权的去中心化,才能够真正的实现这个新闻媒体的最基本的职责及传递真实的信息,守护普世价值。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呢,如果再有邪恶的势力想蓝金黄媒体的话,他们的作恶成本会很高,因为他们不可能做到蓝金黄所有的人。那么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澳洲媒体被中共渗透的十分严重,我们的战友天天都在奋战、寻求突破,那么对此您有什么建议?那么我的第二个问题是G-TV、G-News如何摆脱利益的牵制,记者是否也适用于高薪养良知,如何吸引更多的媒体人才加入我们澳喜农场来工作,谢谢您,郭先生。
郭先生:谢谢Giselle啊,看来是媒体专业人啊,你的问题实际上是非常核心的。回答你的问题,我可以简答的给你回答,这个人类上最大的改变就是互联网,这可以说是万年的人种到底地球最大的改变,没有意识到这个的人就已经彻底out了,不管你活多大都没用了。第二个,过去的所有的西方媒体,千万记住就是五大家族控制,极少数控制的全人类上的70亿人口的媒体,除了共产党那样的独裁国家之外。这一个荒唐的效应,全世界这一个声音、五个声音,那是不可能的。它基于什么?是因为政治和经济的这种联合的结果,和背后的叫Deep State,Deep State所说的大家都知道。他们所说的Deep State,是基于西方的这些某些种族、某些这个人类控制的极少数的华尔街的财富和媒体。那这个时代由于互联网的发生,社交媒体它一定是被打破的。

2020年11月14日
现在我们看到、看清了共产党的真实面目,我们还看到了共产党它力量到底来自哪里?它来自于美国华尔街、好莱坞、来自于美国的华盛顿,来自于美国的沼泽地、极少数的中国共产党的几个家族,以及在美国几个利益集团,加在一起可能不超过一百个家族,影响着我们14亿人、美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安全。到底是活在虚假的、一个所谓严肃媒体控制着、真正的虚幻世界里,还是我们奋起反击?让世界人民看清楚,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被奴役、被奴役了这么多年,被西方的媒体所谓的他们控制的民主,以及他们一手安排的恐怖主义。一次一次的把罩在中国人民上的那个邪恶的法门——共产主义,在中国一次次被他们救活。这是关键的,这就是西方媒体、华尔街、好莱坞干的好事,以及西方的包括欧洲的一些利益集团。而且我们能看到,我们这次更加清楚的看到,这些人是不需要中国人,不想让中国人得到解放的。更不希望中国人得到西方人成天嘴上所说的自由。也更不希望中国人过上有体面、安全的生活。我相信很多中国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不存在共产党所说的美帝国的邪恶、邪恶的美帝国主义,也不存在所谓的中国有什么卖国者。真正的存在的是极少数极少数,百分之0.00几的、压榨中国人民,和共产党的一些家族同流合污、欺诈、欺骗、满山过海。它不仅仅是、它不是全美国人民,他就是极少数的,那些有权利控制着媒体、宣传机构、巨大的军事权力的,在美国叫deep state,在中国被称为影子政府。中国人民一旦看到这个的时候,你可以觉得,你每天为什么辛勤的劳动、而且永远攒不下钱来。为什么你的钱永远不够花的?你为什么每天工作,你买不起房、你买不起车,一生都在还债?为什么你的孩子上不了常青藤大学?最根本的问题,我们全世界都被这些人奴役者。
而且我们大家能看到,亲爱的战友们,现在我们爆料革命让更多的中国人真正的看到,西方和东方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美国和中国是什么关系?我们中国人从来没像今天一样,通过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让我们今天能看到,在美国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在世界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我们中国人的命运,有着息息相关的重大利益关系。为什么?原因非常简单。就是世界上有一股力量,过去70年来一直在统治着中国人民,甚至中南坑这帮王八蛋都是被他们统治,我们要找到这些根源。昨天和前天,在美国的几个所谓的中国人的老朋友,以及欧洲的几个大的在中国长期投资的几个大家族,都纷纷和中共打电话,纷纷给伊朗、以及向土耳其、巴基斯坦,这些真正有钱的大佬、政治家族打电话。包括给日本的家族施压,要求尽快承认美国新选出的总统拜登政府。大家现在要起码常识应该知道,美国大选现在尘埃未定。为什么美国的、所谓的中国老朋友,都在安排着这种事情?他们意图为何?不就是现在的拜登政府和中共的关系好嘛。拜登家族、拜登的这一派,不就是跟中共有勾兑嘛。然后他们会继续支持他们,继续统治和压榨中国人民嘛。特别是在美国有一些巨大的利益集团在不同的国家,想尽一切办法威胁、利诱,让他们承认所谓的拜登总统选举。
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在这些事情上没有国界,在这些事情上没有真假、没有什么原则。就刚刚、今天就刚刚两个小时前,我一个朋友是欧洲的一个小国家的、很小国家的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很客气,很客气地说,Miles,我不希望你压力比过去几年大,不参与美国政治,美国政治也很黑暗。言外之意是什么?战友们说的,你听这些话很简单,这就是威胁。说什么你要是再继续支持寻找真相,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继续跟共产党为敌,甚至是你这个有关的媒体上,跟拜登和这个跟中共勾兑真相有关系的事情,你未来你比过去四年还痛苦。美国政治也很黑暗,那不意思就是威胁嘛。我非常客气地也回答了他。我说只因为你每天都活得很有压力,我说你看你的年龄和你的脸,完全不成比例,因为你活得太龌龊了、太黑暗了。我说全人类在面临病毒这个问题上,每个人下一秒种都可能染上病毒、甚至是死亡。我说当时我的战友十月一号在纽约曼哈顿游行的时候,我冲过去跟他们拥抱的风险,和拥抱的带来的、所谓的对我个人的生死的安危的这个威胁、带来的危机,远远大于所谓的你说的未来四年的政治的这个压力。我照样去干,我过去几年干了很多次。在郭文贵的生命里边、在我的生命的字典里边,没有“恐惧”,不存在什么威胁。我说就是你,你认为你自己让自己活得没有恐惧、没有危险,我说你这个国家就穷得叮当响。你当了那么多年的元首,你的人民是依旧穷迫。我说你家还有游艇,你坐在那游艇里舒服吗?这就是善和恶的区别。

2020年11月15日
今天的音乐就如政治一样,全世界任何国家就是两派,所有的保守党都是右翼,所有的民主党看似都为穷人说话,全世界为穷人说话的党都在压制穷人替富人的利益着想,全世界的右翼都在走平民主义,这就是共产主义带来的变化。郭先生说,小时候崇洋媚外,觉得外国人都比我们高好几级,91年郭先生出来,找合资的时候,其中一个也是现在中国超级富豪,他爸爸当时是省长,当时投100万人民币,找一个老外,不管是哪国的,哪怕是要饭的,叫他签字成立独资公司,进口车免税、进口公司给你弄一下次,当时对郭先生触动很大的。后来合作都是三林家族、爱马仕、coach、香港等等,那时候的共产党,拉港资、台资回去只要带老外的一律免税,裕达国贸成立都是投资企业,当官的看了都和亲爹一样,对外国人、华侨崇敬到什么程度,完全不要脸了。现在三十年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中国共产党要抓外国人、杀香港人、灭掉台湾、还要给全世界带来病毒,你还不能说、不能问病毒哪儿来的,现在还要控制美国大选。好莱坞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共产党干的坏事吗?包括科技大佬,你敢说吗?媒体有敢批评中共的吗?民主自由的代言人就是好莱坞、硅谷、华尔街、民主党,而现在是因为你屈服了共产党,为什么这个世界变成了好莱坞原来传播爱、传播美丽的,全部在散播仇恨、诅咒别人,跪在共产党面前。为什么民主党是替有钱人说话了,替deep state说话了?歌声不再歌唱美好,不再唱给上帝,他们给邪恶唱歌。更夸张的,现在还要杀人,造假,都不允许别人问。

2020年11月19日
我们跟民主党没有任何仇,我们好多朋友都是民主党的。因为我们的情报,我们知道共产党内部的计划,(知道)它会操纵,它会影响,它会造假。听说,上次我说,共产党为啥不去给拜登打电话恭喜他?它不敢。它还不想那么早,不想那么早孤注一掷,它还没那么愚蠢,它知道它还有机会——西方的媒体、国家所谓的沉默的力量,沼泽地的力量,会帮助它们赢,它们很自信啊。它也知道,“爆料革命”会站出来,抵消掉它的所谓的那些沉默的力量。但是,今天我再直播就不同了。我相信,共产党,“中南坑”很快就会正式给拜登打电话。为什么?因为它知道拜登真的赢不了了,它也知道美国真的掌握了它们造假和操控(的证据)了。

2020年11月21日
当然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在东欧、在苏联,以及在部分国家、南美国家失败之后,最后扎根在中国,中国成了一个大本营。到了中国的社会主义——大家千万记住共产主义,它不是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到了中国以后它就变了。它本来是个小鬼,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是个魔鬼,带着性病的、一个传染病的魔鬼,到中国被中国最坏的人掌握以后,结合了中国人身上最弱的弱点,中国人的自私、没有勇气、不团结,包括不忠诚等等脆弱的、没有信仰的根本,就是以家庭为单位的这种社会,这种社会结构基础。又在大清朝几百年——整个的中华民族这种男的梳辫子,女的裹小脚——对人性的打击以后,再一次打击。工业文明失去了,是不是?接轨文明,五四没接轨上,结果被共产党结合这一切的劣根性以后,实际上它是一个变种的一个后皇帝时代、后封建社会、后独裁时代,是完全被盗取的一次政权一个暴力过度。它吸收了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的所有精华,利用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它本质上是中国的封建社会独裁和自私、没有信仰的一个魔鬼的综合体。在国际上,它利用它所有结合后的魔鬼的DNA基因,还支撑着残败不堪的——象古巴、象北朝鲜、象伊朗这些——独裁的社会,也就是结合最坏的。又加上美国这些贪婪的华尔街资本主义和一些所谓deep state的力量、黑暗的力量,给了共产党一次一次的机会。从六四,八九六四,包括加入世贸、奥运会,包括在香港的这些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就像当年宋美龄说英国一样,西方的民主自由文明之国、创世之国,为了几个臭钱,就完全把自己身上绅士之装彻底扔下、撕破了脸皮。共产党不是好东西,国民党不是好东西,但国民党绝对比共产党好。最后中国人民被盗取的政权、变性的魔鬼,打着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种名义下的,更加疯狂变性的变态的魔鬼之体叫社会主义——他们叫特色的社会主义。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变种的魔鬼。
现在到了什么问题了?西方世界已经完全没有信仰、丧失,信仰排在后面去了,资本主义排前面。前提过去资本主义是,建立在守法和有信仰的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现在是错了,一切基于资本为大的西方的信仰,和西方的所谓的民主法治系统。完了,就是钱可以买信仰,钱可以买法治,钱可以买自由、可以买民主。更夸张的事情,从过去西方的把过去封建时代国家是某个家族的、是某个集体的、某个团体的,或者皇帝的,变成了个人的。中国是把国家属于个人的国家变成几个家族的,变成共产党的,一个党的。美国也想学,也想变,甚至中共在美国贪婪的培养下,和deep state,也把美国一样变成和中国一样把国家变成几个家族的。怎么变几个家族的?就是过去的民主力量,就利用了民主和欺骗的假民主,来绑架法律、利用法律,绑架信仰。一切都是资本操作,媒体被控制了,法治被控制了,民主的选举系统,参议院众议院由于当年几百年前的设计,还有选举人制度,还有一个所谓的募捐制度,几千美金捐一个参议员,你就必须怎么样怎么样,等一切一切,跟现代的信息发达和人才流动,人们的流动跨国界、跨世界、飞机、游艇、火车、快速火车、汽车大量快速地形成的结果,完全西方应对不了。
它的这个老的这种法治民主模式,完全被金钱所控制。这就世界出现了一个,一个老掉牙的民主法治、以基于信仰的这个制度,和一个变了形的魔鬼——完全没有任何原则,一切基于资本,胜者为王败者寇的——黑帮主义开始对决。对方用的是超限战——无底线。西方保守的是信仰、民主自由法治——有底线,很多束缚。所有的对决,结果就是蓝金黄计划。王选是周恩来开始弄他去的,我今天跟路德先生我们俩在那说。王选到日本去,是日本日立、索尼家族彻底被蓝金黄、被威胁、被收买,才偷回了当年的新飞电器,703所新飞电冰箱。王选偷来了日本人写的日本文字,日本文字和中国文字是有共通的,把日本的所有编码技术和日本所有的激光照排技术,和日本的排版技术全偷回中国,包括日本的文字密码,中国是有的,日本没有国防,全是偷来的。最后是整个的电脑化、数字化,都是在日本的、Stanford、MIT。为啥王恩歌跑到Stanford去了?王恩歌老婆也是Stanford搞物理的——美国人被收买了。上天计划就是到俄罗斯和美国偷的嘛,是不是?就是中国派出了大量的女学生跟外国人结婚,当年绝对是有计划的,和大量的间谍及蓝金黄对西方的渗透、购买。共产党就是当年拿一下政权,就是把国民党内部人蓝金黄,所以说要搞情报,全部给收买了嘛,最核心的人全都是共产党的人。

2020年11月22日
你们会看到欧洲、亚洲,会像火山一样的爆发。记住,共产党越是蓝金黄,越是3F,越是使劲加油门儿,对咱越好,咱就怕它不加油门儿。就美国这总统大选,它不这么搞一下子,咱就没一点儿机会。美国接下来经济的起起伏伏,它不起不伏,咱一点儿机会都没有。它不起伏,它不搞总统这次虚假大选,偷盗大选,怎么能有西方的媒体改革?和金融背后的魔鬼显现在世人面前,最终是国家还是代表绝大多数利益,绝对不是那个Deep State。没有这些,咱咋能赢啊?人类的历史上,所有的战争,最后你看啊,联姻、妥协,联姻妥协的背后本质是什么?就是仗打到最关键的时候,有一方要弱了,或者在势均力敌的时候,去找了第三方,搬了救兵,联姻吧。过去联姻,合作吧。这个三角的力量,或者多角的力量,只要多角合作,那一角就完蛋。我们永远不可能说,我一出来我就是一角,不可能的,咱不是一极。只有被人家某一极看中了,一联合咱就是一极了。这个偷盗大选不就给了咱最好的机会吗?有人偷盗大选,这事儿,那咱不就有用了吗,对吧?连那个纽约屎报都说了,咱爆料革命是主流啦。你说不说,我们都是主流!那是你说的吗,对不对呀?我们不是说靠找钥匙,杨澜、吴征,是吧?去找钥匙去,把子宫都找没了,是吧?那找不出一个新中国联邦啊,是吧?你给我一百个杨澜,我也找不出一个新中国联邦出来,是吧?把子宫都切了也没用。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们靠的是什么?是阳谋,神的力量。

2020年11月26日
这哥们完了以后,给他报告。实际上记住人家挺便宜的,这个所谓的最牛大律师,你就说1500美金一小时,你一天不能工作10个小时吧,你工作8个小时就一万多美金。然后呢,给我发信息说,Miles,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现在需要和你一起,由你来出面,建设一个美国人要相信的新的电视台。我说实在话,在这之前我一点儿兴趣也没有。班农先生最起码一年前、两年前就跟我说,Miles,我们要搞一个电视台。包括大家知道的要买那个America’s Voice,包括买Newsmax。这Newsmax的这个老板叫Christopher,几年前我都认识他,这当时在马阿拉戈2015年就认识他、就见他,上我这来吃过饭。他那个质量做的太差了、小成本,还有他一个合伙人,是完全。大家记住,Newsmax发出了对反川普的声音,不是那个Christopher的,大家客观的说,他还有一个合伙人,也叫Ruddy,不是朱利安尼的Ruddy,也叫朱利。他是亲另外一边的,是这哥们发出来的。所以他们邀请我投资,我统统拒绝了,不感兴趣,我们对媒体平台感兴趣、自由发声的平台,不是。各家族说,我们相信Miles是唯一个我们要选中的,代替CNN、福克斯,干灭这些极左的疯狂派,和完全是政治媒体。我告诉他们,我说我永远不会做你们所想像的所谓的中立媒体,所谓严肃媒体、主流媒体,我说我恨死这个了。我一生看到这都是王八蛋,这么多年中国人被共产党奴役、被欺骗,你们啥时候说过一句真话?香港人被弄死这样,你们啥时候说过一句真话?8964,你什么时候为中国人说过一句真话?你们只服务于这些垄断主义的大佬们,垄断主义的——你叫什么Deep State也好、沼泽地也好,我说他们就是国际黑社会、资本黑社会、金融黑社会。那个比特币它凭啥就值钱?2100万个,炒到2万,一不能买、二不能花、三不能存储、四不能查,它凭啥它就值啊。不就你们这帮王八蛋洗钱的吗?然后这好多国家立法不让别的虚拟货币来,但是不要忘了,比特币70%是共产党国际控制的,现在最近变成70%美国人控制。多少虚拟货币啊,都是他们控制的,还不让别人卖,有天理没有啊?说这些,就是媒体从来不报的。

2020年11月27日
没有一个人敢讲,等一会我们路波切、我们的Dr.博、我们艾丽妹妹,现在艾丽是我们全家的最爱啊,都爱听艾丽说话。这个艾丽、冠博士、我们的冠博士、墨博士、我们的Dr.博博士、讲的非常好。从来没有人敢大胆的说过,华尔街那绝对是共产党的走狗。好莱坞共产党的狗中的狗、懦弱的狗。这个硅谷是小狗的狗,简直垃圾。所谓的严肃媒体就是吃垃圾的狗。但是不要忘了,美国法律系统、甚至法官被蓝金黄的、被威胁的,可能比这还严重。如果这次美国叫MAGA——MAKE AMERICAN GREAT AGAIN,美国再次伟大。如果这次不解决深度的问题,美国司法系统被蓝金黄,甚至过去参众两院的议员被蓝金黄,不解决美国情报部门的蓝金黄,华尔街、好莱坞你算个毛哇。美国人就没有安全,世界就没有未来。就这么简单呐,还想啥呢?现在好几个州,这个州长都在讲述。大家知道美国这个法律系统、美国的选举制度,州长你只要一个不确认,这个总统选就白选了。最后就到什么?到众议院表决去、到众议院表决去,选出总统。哈哈,到那时候就热闹了,到那时候就热闹了。各种力量全都出来了。那就是最后谁捏着,谁有本事捏着所谓的美国这个国家机器核按钮,到底谁是沼泽地的力量就全出来了。
所以说到那个时候,你才能看到真正的较量。我们的路波切现在楼的很辛苦,我们的博士团。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还有这个股票市场,大家你们看这个股票市场的时候,大家你们要看到股票市场有什么变化,不是降的时候就是川普赢了,也不是大升的时候是川普总统赢了。一定要记住,看看我们这个推特上有个叫做政经财经,还有一个财经真相,那是绝对专业的。这个外国人中文写的很好,中文写的很好啊,分析的很到位,这都是坐庄的。只要是懂的都是极少数的,为啥百分之一的人控制九十九的财富?就是百分之一的人,他比你懂得游戏规则,他会操纵还控制着权力。它往上涨的时候,那就是割韭菜的时候。往下降的时候,就是让你彻底完蛋的时候,上下都是你输。千万别跟美国的机构玩,美国金融股市不是个体的,都是机构的。姐妹们别玩,你玩不起。你像凯尔巴斯买的那个港币,现在50%都没了。你投了1块钱,50%都没了,你还得交管理费,你赔钱、你还得交管理费。当时战友们这个要投、那个要投,你能冲动吗?你凡是贪的,想贪那个二百倍的,那这回都贪没了吧。但最终能不能赢啊?最终我觉得肯定能赢,关键你能不能坚持到赢的时候。

2020年12月8日
在欧洲的这位生物学家,确实他(的)担心对,不来美国,不相信美国是对的。你看美国这,他要来了早死了可能是。说我们保护闫博士真不容易,我们这个傻乎乎的闫博士跟个小姑娘似的天真的不得了。她不知道保护她有多难。这位咱们战友,在欧洲这个今天早上说,“文贵,我现在真的想考虑放下一切了”。我一点不为难他,我说,“你随便啊”。我说,“你的同事都没啦,你的研究所都已经种上树啦,都铲平啦,你还不合作嘛。来美国,跟美国合作,死了也值”。你跟谁合作去,你不跟美国合作?美国有坏人,可美国这个国家机器她是正常的。你这个,美国她还有法律。美国这个国家是个最明智的民族,即使在这种情况下,没有那些因为愤怒说话过分还在按照法律、按照程序,大家还都冷静。这就是一个文明的国家,她是一个比较明智、比较冷静,非常遵守规则的。你不能被那几个人所影响,这样的国家是可以信赖的。有所谓的深层政府(deep state),深层政府还有什么沼泽地,还是影子政府那都是见不得人的。真正的光明正大还是美国的合法政府,还是绝大多数美国人民是好人。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创造历史、改变人类的命运。

2020年12月10日
翟东升说美国有人要把货币法定权放掉,那是放屁。没有与真正的deep state有同样的财富,有同样的经历,以及一个基本一样的信仰和一样的生活方式,和一样的身体,你绝对不可能走进所谓的沼泽地。美国的沼泽地绝对不在华盛顿,沼泽地的人绝对不上班。翟东升在美国呆了几天,打着共产党所谓安全委员会密战身份,拿到了大使馆背书,见几个三脚猫,你连沼泽地在哪儿你都不知道。美国人就俩样东西是硬实力,第一就是美元,第二就是航母舰队(国防力量),没这两样就不是世界帝国,其他才是国家法律,那是基石,严格讲这两样是国家基石实力。国际上就是美元和军队。共产党就是控制人民钱袋子和军队公检法,所以中国人全都是奴隶。今天此时此刻决定美国命运的人,决定美元、航空舰队的人,通过特殊的方式与我们一起灭共,大家期望一夜之间共产党灭亡那是不可能的,那是疯了。共产党还需要一段时间,而且我们最希望的是今天想做的,通过内部的力量将共产党坏蛋瓦解,最起码把这几个家族,控制十四亿人民的一切和即将把十四亿中国人推向世界对立面的时候,和中国人即将面临战争、天灾人祸时让妇女、老人孩子免于灾难。一个士兵的死亡可能关联着30-500个老百姓死亡,更重要的事情,我们中国老百姓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如果到那时发生,医疗没有、粮食保障没有、社保系统没有,中国所有国防建设。

2020年12月11日(摘要)
美国的“沼泽地”。美国真正的权力,看犹太人、爱尔兰人、非洲裔、墨西哥裔(西语人),华人亚裔没份。这些人背后的几大板块,国防、金融、CIA-DOJ-FBI、国会、好莱坞、硅谷、占美国DGP50%的文化产业,大家去查查除了犹太裔还有谁控制着。背后真正的老板你一个都查不到。偶尔能看到沼泽地的鳄鱼,但是真正的沼泽地最后的决策权你绝对看不到。这就是美国。翟全是胡扯。翟说的大家为什么反川普的那些理由都不对。川普总统非常真性情又很传统,几乎完美。人家笑他,是因为他一辈子就看着一样东西,摄像头,喜欢秀。刀子嘴豆腐心。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超级有钱人。他不跟任何一个族裔合,没入任何流,也不会跟谁死磕到底。九十年代初郭先生到美国,近距离了解川普总统。共产党的悲剧是,它根本不了解美国。他只接触了有钱能被蓝金黄的没信仰的事务官们。美国背后的五大家族(集团)七大机构,背后的背后的背后你永远看不见。你不知道是谁在管沼泽地、养这些鳄鱼。从翟可以知道共产党对川普总统和美国的(错误)判断。有一个视频,说中央要跟川普玩四年,忽悠他。就像徐才厚说习。
郭先生收到信息,最高院驳回德州诉讼。放心,肯定赢,还会继续。翟是对西方的低级阅读者。华盛顿多是建制派官僚,最反川普。翟能见到的基本上不会是有钱有能力的人。高盛、摩根斯坦利、美联储背后的股东背后的人才是沼泽地,他们能见翟吗?他们出门是空中清空的,不会参加任何会议,可能就是路上的一个老人家。他们基本上只管几个事,比如谁当参众两院领袖,美联储百分百控制,总统有时候管有时候也不管,像肯尼迪不听话,传说就把他杀了。他们基本上住在船上、深山里。世界的主宰者。郭先生曾参加硅谷一个沼泽地级别的晚餐。一个朋友告诉郭先生,他祖父是国际和平组织的创始人,巴菲特、比尔盖茨们一辈子梦想到他家来,但永远不会让他们来。比尔盖茨就是骗子小偷。郭先生亲见,这位朋友告诉欧洲某国领导人做一件事,让以色列和中东几国签和平协议。那是九几年的时候,现在都发生了。这些人绝对与共产主义为敌。他们看得上中共的三个人,马云、李彦宏、沈南鹏。沈是大鳄鱼。连邓小平、江泽民都碰不到沼泽地的人。沼泽地最在乎的产业,纳米工业、碳纤维、芯片半导体产业、卫星太空产业、生物科技、大药厂、互联网巨头、量子电脑、5G技术,这些60%不在美国,特别是光刻机、大型设备,基本上在德国、日本、瑞士、英国,日本有1200个最核心技术。这个沼泽地是全世界的沼泽地。
新中国联邦人看世界的角度千万不能失真。2017爆料之初郭先生就说,如果方向错误,即使是最聪明的驾驶员驾着F16,也是在以最快的速度驶向灾难。方向对了,最笨的驾驶员也能开着最差的飞机稳定地笑话般地走向胜利。共产党最大的问题是对世界认知的方向性错误。大选现在玩成这样,沼泽地看都不会看,因为他有最终决策权,有任何时候可以改变结果的能力。就像郭先生问那位朋友,凭啥要他听你的。他说,我有能力(capability)。能力+实力+信仰,这些人有能力改变天下的一切。他们真在乎的是科技和秩序,特别是金融秩序。所以谁想挑战美元必然被消灭。美国航空母舰是捍卫美元地位的。邓小平聪明,说千万不要挑战美国国际大国的地位。中国人只有跟美国好才有未来。沼泽地若出手,共产党早完了。沼泽地也有犯错误的时候,认为八九64以后,让中国富裕起来,有了钱的人会逐渐改变中共的独裁形式。他们曾经在中国扶持了一批人,包括中国企业在美国不受审查他们是起了关键作用的。他们知道自己上当犯错了,是从香港828以后。香港是共产党灭亡的第一道大门。这时候他们开始希望川普赢了。福奇跟川普闹分裂让他们再次感到危机。他们很清楚病毒的事。最近操纵大选,他们真傻眼了。听说沼泽地第一次感到了恐慌,没想到这二货还敢这么弄。
沼泽地不在乎什么道德,在乎的是下一步推行的虚拟货币一定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在FACEBOOK手里。一定会解体FACEBOOK。G-COIN和G-DOLLR会和沼泽地一起合作。新中国联邦没有意愿和能力去挑战。翟东升说的话是很low的实话,五星级酒店不赚钱就是城市的大客厅,是社会精英、政治家、名流的平台。新中国联邦人的资源是可以和沼泽地对话的,这就是我们站在高处看中共。我们现在是沼泽地唯一代替中共和中国人沟通的平台。郭先生在新中国联邦人中找有潜力有能力的战友,和沼泽地达到有共同的利益。尤其是金融经济方面的有能力的战友。西方世界最担心的是没了中共中国就乱了,现在新中国联邦给了西方世界一点希望。有位战友分析Gtv的数据,郭先生和路德先生占了百分之50的流量,这并不是好事情。战友们还要多做好内容。现在新中国联邦人最重要的事情是蓄积力量、人才、财富、信用,能适应不同国际场合和沼泽地。有更多的资源和能力和别人交流。这个过程并不容易。需要基本的知识和有信仰。最重要的是有更多的战友团结在一起,让沼泽地相信我们能代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才会把资源倾斜给我们。
中共的战争一定会打起来,很多人不相信也正常。很难相信的三点,热战开始,世界经济必将崩塌,这不是人为可以控制的。第二将开始中国的人道灾难,第三是战争结束了以后谁是中共的下一任政府。只有快点打才能可控,减少损失,减少人道灾难。战争的结果就是灭掉中共。战争的结果确定了金融是否崩塌,是否能承受得了。能否减少人道灾难,也得快。怎样减少人道灾难,他们得清楚地知道能扶持一帮人能领导中国。谁会给中国带来希望?新中国联邦给沼泽地带来了一点点希望。香港事件、中共病毒、操纵美国大选让沼泽地别无选择。没有中共的中国联邦治国才符合世界的潮流。这样才能减少中国的人道灾难。只有一个让中国人接受的新制度和新政府才能解决以上三个问题。我们离那个还很远,现在才刚刚开始。中共党内不相信美国敢为了病毒开战,认为即使美国敢也不一定会赢。新中国联邦给他们提供了答案,美国会赢,以及如何减少人道灾难,新中国联邦会和世界合作。沼泽地敢不敢基于我们能否提供以上答案。

2020年12月12日
战友们好啊,12月12号,哎呀,我是太多战友发信息过来,都是问昨天沼泽地的故事。让我继续再讲,特别是国内的战友。好吧,有时间。很多话没有讲透,不能讲透,很多战友特别喜欢,特别是国内体制内的战友,说跟他们所想象的美国,和听到的关于美国都不一样。确实是,因为很多人,看上去是他的无知。实际上最可怕的是,因为无知,他所说出的真话,他的标准的真话,对大家的误解,被共产党或者其他人给洗脑,那对大家的伤害更大。刚刚我跟科学家通讯当中,我跟她说,昨天很多话我没说,包括刚才一个上海的,一个老领导啊,说文贵讲的太好了。他说因为他很早是跟王岐山一起到美国培训的其中之一。我说很多话我没讲。比如说,沼泽地,美国真正的沼泽地,其中一个核心,美国的Stripe,就是美元的交易系统。它不是国家的,它是谁的?它是几个家族的。从来没换过。一年几千亿美元的纯现金,谁敢碰啊。谁敢想啊。总统敢想吗?他天天在那想,跟那猫看着一条大鱼。他连斜眼都不敢看,是吧。你看都犯法。这谁啊?这能跟你华盛顿的事务官有联系吗?没有。华盛顿的事务官,不管什么长,这长,那长,你干到年头就把你炒了,炒了你有啥干的吗?到律师事务所去待待去。找个事干。不可能,你没有机会。
IMF,世界银行,大家知道,你见过,真的是总统做过决定吗?那可能吗?这种世界机构,那是统领全世界的金融机构,谁管的,你不要看欧洲,它那银行,没用,你看那法国原来来到世界银行当行长(卡恩),挑战美元,一挑战美元,直接在纽约时代广场,我家对面那地方,强奸给抓了。有人说过Stripe要改革,几个人,现在想一想。在克林顿时期,包括当时在胡拂时期,都给抓了。原来一个CIA局长说Stripe要改革,直接就抓了。都犯罪了。那你懂的,是吧。更夸张的事情,很多人并,我们的Paul(大厨)做中国花卷,你咋弄了。Paul, you so cute.I love this one. 现在会做花卷了,我教他。更夸张的战友们,沼泽地怎么运行的。大家知道吗?沼泽地是有组织的。全世界有两大隐秘组织,从来没改过。美国的常青藤学校,你听说过美国两百多年了,甚至你再往前推一百年前,美国常青藤学校的建立者,董事会老换,校长老换,你见过真正的大老板,实际控制人换过吗?你跟我查查去。骷髅会,像这种耶鲁的这种最神秘的学校组织。哈佛的整个的俱乐部和哈佛精英会,你见换过吗?不可能的。这些人,中国来的,什么家族你都碰不上。什么江泽民的孙子,他连个门都进不去。因为那里有种族主义。有严格的代传的,严格要求,就是你一代一代的传,不要以为你爷爷当中共总书记你就可以来了,不可以。
戈尔巴乔夫曾经多次想参与到那个组织的二门槛,想进去,都没有可能。那是把整个苏联整垮的人啊。他家的孩子也想进去,进去过吗?没有。所以说,货币交易系统,世界金融组织,整个货币交换的全球系统,不仅仅Stripe,还有这个美国常青藤,然后再扩展到英国剑桥,法国巴黎艺术学院,包括东京的早稻田大学。包括甚至俄罗斯,普京上来以后,当时任命谁当他的教育部长,你的教育部事实在平常就是战时的部。这普京是有脑子的,干克格勃出来的。所以你这个战友们,想想你就明白了,就是为什么川普总统他不受待见,他跟这些人一点不沾边。人家不把他当自己人。你不是我沼泽地利用的那个人。你临时代管一下,酒店门口的门童,开开门把。现在发现开门的现在比酒店总裁还受待见。那你这个不行,那就点总裁就要把他fire掉了。那谁决定酒店总裁啊。不是酒店董事会,也不是管理公司,是这个楼的Owner。楼的后面还有Owner。那才叫沼泽地呢。所以有人站在酒店门口,跟门童聊好了,就觉得这个酒店我说了算了。很多人有这个误解,到哪个酒店去,跟门童好了,跟服务员好了,跟销售经理好了,就以为这个酒店我想干啥就干啥了。那是酒店老板不知道,允许你的情况下,是吧。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