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报告推迟公布:“中共国干预2020美大选”内容有人试图删除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老熊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MIT Technology Review

“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大选”的情报报告有可能推迟发布,因为“暗势力(试图)促进将情报报告中‘中共国干扰2020大选’的部分删除”,《布雷巴特新闻》12月16日发布了以上题目的最新消息。

乍一看,大吃一惊,全世界都在等着这份报告的出炉,按照川普总统13848的行政命令【1】,明天是向国会提交这份报告的日期,推迟……删除……又是魔共在作怪?

的确如此!试想一下,最高法院,CIA,FBI等要害部门,参议院领袖赵家公公,就连川普总统身边的人都被蓝金黄,这个情报综合部门被中共拿下几个人不应该是件困难的事,这些人为中共的垂死挣扎会有孤注一掷的举动。

《布雷巴特新闻》的文章这样报道: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正考虑不签署一份提交国会的情报报告,如果这份报告不能准确地表达情报界职业分析师们持续增强的认定,即中共国试图在2020年大选中影响美国选民。

据消息人士透露,这份有关外国(势力)影响2020年大选努力的情报报告将于周五提交国会,但拉特克利夫担心,报告无法准确反映情报界高级分析人士对中共国在大选期间的影响运作程度的认定。

据称,中共国与选举有关的意图和行动有“充足”的原始情报,每天都有更多的情报报告。一些影响行动体现在社交媒体活动,(他们)试图放大诸如总统川普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等信息。

然而,资深职业分析师对这些影响运作的重要性意见不一,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措施是微不足道的,或最终没有采取行动;而另一些分析师则表示,这一行动涉及面广,远远超过了此前所知的范围。据消息人士透露,分歧包括报告中是否应该有中共国的部分。

尽管这是个严肃的辩论,拉特克利夫担心的是需要适当的折衷,即在报告中反映双方的不同意见,以免为川普总统带来潜在的政治化的(指责)。

换言之,拉特克利夫担心这份情报报告的撰写会出于政治原因——这正是情报政治化的定义,(这样的话)只会断送情报界对中共国的真正和日益增长的警觉(的努力)。

一位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向布雷巴特新闻提供了这样的背景,“很高兴看到拉特克利夫站出来,在情报机构(IC)内部强调中共国问题。这似乎是一个典型的案例,即情报被中情局少数野心家政治化,他们不想给川普总统提供中共国实施了选举影响行动的谈话要点,但我们都知道(事实)是这样的。”

文章接着说,拉特克利夫对情报界越来越关注中共国表示赞赏,他说,过去几十年来,我们一直把反恐放在首位。他在12月3日《华尔街日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在情报机构内部,一场健康的辩论和思维的转变已经在进行。对于冷战期间出现的有才华的情报分析师和操作人员来说,苏联和俄罗斯一直是关注的焦点。对于那些在本世纪初崛起的人来说,反恐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头等大事。但今天我们必须以清醒的眼光看待眼前的事实,这些事实清楚地表明,中共国应该是美国未来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

这份情报报告将以机密形式提交国会,但将在数周后以非保密形式向公众公布,这无疑将推动公众对中共国干预了选举的讨论,因为(自封的)当选总统拜登试图转移人们的视线,这些人们对(大选)结果有异议。

目前情报机构(IC)的辩论类似于奥巴马政府2017年情报界评估中没有反映的辩论,该评估称俄罗斯干预了2016年大选,专门损害了希拉里·克林顿,帮助了川普总统。

情报机构之间曾就俄罗斯的目标是帮助川普总统,还是仅仅是挑拨离间进行过激烈辩论,但这场辩论并未反映在情报机构评估报告(ICA)里,当时该辩论被左翼人士用作川普总统阵营与俄罗斯勾结的话题。经过数年和数百万美元的花费,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发现,川普总统阵营与俄罗斯之间没有犯罪勾结、阴谋或合作。

情报报告只涉及与选举有关的外国势力行动,不包括选民或选举舞弊或选举安全。(全文完)

暗势力竟然企图将中共排除在报告之外,如此明目张胆,足以见得中共渗透的力度之大,逼得拉特克利夫总监要动用否决权,我们将拭目以待,看尽小丑们的表演。

参考链接:

【1】https://gnews.org/zh-hans/646031/

原文链接:

https://www.breitbart.com/politics/2020/12/16/deep-state-pushes-to-deep-six-intelligence-report-demonstrating-chinese-interference-in-2020-election/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