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挑战已困扰默克尔!!

  • 编辑:文顺
  • 作者:Free monkey
  • 校对:天灭中共777

更多真相,请关注 GtvGnews

西班牙2020年12月16日电/西喜社——

大流行的第二波浪潮和基民盟的继任威胁着德国总理的遗产。

据西班牙最大媒体《国家报》12月14日柏林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每次谈到新冠病毒大流行都会受到公众的广泛关注。本周德国总理再次在联邦议院发表热情洋溢的演讲,呼吁公民遏制病毒传播。她在热烈掌声中表示,每天都有590人死亡,“这是不可接受的”。默克尔在其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成为了一位广受国内外赞誉的领导人。在此次备受称赞的演讲后两天,匈牙利和波兰收回了否决票,为欧盟恢复基金让出了道路。德国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公众对总理的支持力度依然稳固。但默克尔在德国仍面临两大挑战,而这些内部挑战可能会损害她的形象,并引发民众对其管理能力的质疑。

报道称,在战胜了第一波疫情后,第二波疫情重创了欧盟人口最多的成员国德国。德国上个月对普通民众实行的“软隔离”措施并没有奏效。感染人数再次上升,上周五达到28438人,死亡人数上升至496人。全国7天内每10万居民新增感染人数为163.8例。尽管面对这些灾难性数字,但德国这个拥有8300万人口的国家仍比一些邻国的表现要好得多——自疫情开始以来,德国累计死亡人数为21466人。

默克尔一开始就警告说,在这场大流行中不会有赢家和输家,比赛是漫长的,谁在一开始就落后,谁就可能在几个月后受到严重影响。她的预言似乎已经实现了。正如她在联邦议院表达的态度,默克尔从一开始就主张采取更强硬的路线,比各州准备采取的限制措施还要强硬。各州有时能够遵循默克尔的路线,但有时仅达到了最低限度。然而,如果德国在疫情防控方面继续走下坡路,沉重的历史责任最终将落在总理一个人身上。

欧洲改革中心首席经济学家克里斯蒂安·奥登达尔表示:“我们已经失去了5周时间。我们应该从10月中旬或更早的时候开始采取全面隔离措施。默克尔对此心知肚明,但却没能创造出一种合适的社会氛围,让民众在早期阶段就接受这些措施。”他还说:“显而易见,第二波疫情已经失控,但民众并不能直观地理解指数型增长,而且在没有灾难性数字的情况下,政治家很难采取行动。这需要非常强大的领导能力。”

德国《明镜》周刊发表文章指出,几个月前,德国还被全世界称赞为抗击疫情的“模范生”,但却在秋天挥霍掉所有美誉。各地区政府无法协调利益是导致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但民众对这些管控措施的厌倦情绪也是原因之一。默克尔等领导人所担心的是,如果采取过于激烈的措施,会进一步削弱民众对政府的信心。

奥登达尔指出:“默克尔被迫在关注点各异且政治利益相悖的地区政府领导人之间谋求共识。”尤其是德国东部地区的政客被极右派制约,甚至认为新冠肺炎不过是流感一类的流行病。但奥登达尔所指的主要还是德国两大州的政府首脑:巴伐利亚州州长马库斯·泽德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阿明·拉舍特。两人直接参与了默克尔接班人的竞争,都对总理一职志在必得,并表示已经坐下来就疫情管控措施展开谈判。

而这恰恰也是牵绊默克尔的第二大问题。基督教民主联盟(基民盟)的继任者选拔进程正在艰难推进,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大流行导致候选人无法在网络空间之外举行竞选活动。但也是因为目前弗里德里希·默茨、诺贝特·勒特根和拉舍特这三位有志于领导基民盟的候选人似乎都不足以让人信服,尚且无法稳稳坐上总理之位。其实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任何政治家与默克尔的资历和执政多年的威望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

报道认为,这种情况导致的后果可能是基民盟在明年9月的选举中垮台,因为届时默克尔将不再领导基民盟。最后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谁最终成为新党首。如果站在默克尔的对立面,但却更有魅力、更保守的默茨成为党首,那么中间派的选票或将岌岌可危,不过作为补偿,他可以吸引那些“弃权派”选民和极端右派选民。此时最可行的选择是让巴伐利亚州州长泽德成为默克尔的继任者。泽德是一位在民调中很受重视的政治家,但他作为基民盟姐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基社盟)的成员,在全国舞台上获胜的几率依然是一个很大的未知数。

奥登达尔认为,默克尔在德国政党体系中留下的遗产是无可比拟的。默克尔拥有一个优秀的中间派形象,她温和冷静、从不过分强硬,这一形象已被多次证明是赢得选举的法宝,并且已成为跨出基民盟内部的一个参考标准。他说:“如果我们去看看绿党或社民党的候选人,他们都试图模仿她,这也是默克尔政治遗产的一部分。”

新闻来源:

https://elpais.com/internacional/2020-12-13/los-desafios-internos-acechan-a-merkel.html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