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洛西利用“通俄门”捞钱捞名

草原三省战友之家 文莱
校对 鹰嘴逗逗 上传 云起时

图片来源:Vannity

根据RT媒体近期披露,最新的财务报告披露: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她的丈夫保罗(Paul)已向美国网络安全技术公司CrowdStrike投资了100万美元。2016年6月中旬,CrowdStrike公开指责俄罗斯黑客入侵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并窃取了其数据,该公司因此扬名全球;直到今天,这场事件已席卷了整个美国国家政治。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竞选团队借CrowdStrike指控俄罗斯干预大选,帮助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选举。联邦调查局很快接手了CrowdStrike的指控,并进行了一项长达数年,耗费了大量精力与财力,结果却是虚假的指控。

2016年,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聘用了美国网络安全技术公司CrowdStrike,以解决其电子邮件系统遭到破坏的情况。该公司指控“俄罗斯黑客入侵”,直接导致了对川普总统“勾结”克里姆林宫的调查,但对此从未向联邦调查局提供实际被盗服务器的访问权限,而且一再拒绝了官员以及当时的主任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多次请求。在罗伯特·穆勒的领导下,通俄门调查只能依赖于自己的服务器图像,或后来司法部官员认证是不完整的、经过编辑的报告。CrowdStrike总裁肖恩·亨利(Shawn Henry)在加入CrowdStrike之前曾在穆勒领导下工作。2017年12月,他在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时说:该公司从未有过“确切证据”,他们认为这些问题与俄罗斯政府有关。该证词一直保持保密,直到今年五月,在国家情报局局长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的压力下向公众发布。

根据《真实调查》(RealClearInvestigations)的记者亚伦·马特(Aaron Mate)的一份报告指出,佩罗西和她的丈夫保罗在9月3日购买了CrowdStrike股票;此后,该股从每股129.25美元涨至142.97美元。根据马特的报告来看,CrowdStrike看起来是一个有利可图的投资前景,该公司的估值从2017年的10亿美元增至2019年上市时的67亿美元,随后又几乎翻了一番,达到114亿美元。其收入更是从2017年的5275万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4.8141亿美元,平均每年收入增长了一倍以上。不过,佩罗西的发言人德鲁·汉米尔(Drew Hammill)坚持表示她“不参与”她丈夫的投资,并且“直到要求提供的文件时才知道这笔投资”,而且佩罗西丈夫一直在投资上市公司,并“完全遵守相关的法律规定与要求”。但是,佩罗西家庭的此项巨额投资可能会让人民重新审视民主党的指控,即俄罗斯帮助川普选举,干涉美国大选的指控。

根据马特的说法,CrowdStrike从俄罗斯门中获利,在2016年与2017年分别向民主党州长协会捐赠了约10万美元。

事实上,散布川普与俄罗斯勾结指控的CrowdStrike,并不是唯一一家在制造川普与俄罗斯虚假信息中扮演关键角色和有利可图的私营公司。

由几名前民主党特工和情报官员组成的新知识公司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撰写了一份有争议的报告,该报告指责俄罗斯的一个游戏农场开展了复杂的社交媒体干预活动,欺骗了数百万脆弱的美国人。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公司本身也参与了2017年阿拉巴马州参议员选举中的社交媒体虚假信息行动,以帮助选举最终的胜利者,民主党候选人道格-琼斯(Doug Jones)。就在一年前民主党的弹劾程序如火如荼进行时,另一家与民主党有关系的网络安全公司Area One指责俄罗斯间谍机构GRU入侵乌克兰公司Burisma,试图揭开乔-拜登的污点。Graphika是一家与大西洋理事会和五角大楼有广泛关系的公司,该公司最近放出报告,指责俄罗斯人冒充左翼和右翼网站,欺骗超党派的美国受众。

在制造了具有开创性的俄罗斯黑客指控之后,CrowdStrike位于已经成为蓬勃发展的山寨行业的顶端,这些公司和组织塑造了多年来对俄罗斯干预美国政治的指控。南希-佩洛西–一个将 “通俄门 “事件推崇到极致的政党的最高级别民选官员–通过对CrowdStrike的新投资,已经从其成功中获利。

简评:
美国亲共生态圈为了保持与中共的勾连,多年来一直精心打造“俄罗斯威胁论”,以此转移美国对中共渗透威胁的注意力。包括此次亨特-拜登“硬盘门”的揭发事件中,“俄罗斯干扰”也始终是民主党和左媒一直用来洗脑大众的最佳武器和借口。

2016年的通俄门引发了一系列的政治动荡,例如媒体对川普总统的攻击,对川普总统弹劾等。民主党动用大量纳税人的钱财用于达成自身的政治目的。佩罗西家族利用种种肮脏的利益关系换取自身的利益,并谋求罢免川普总统。在接下来的日子中,民众将会越来越了解精英的黑暗,这场正邪大战需要每一位正义人士的力量。


原文链接

相关链接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