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抗疫的批斗艺术

内新闻:文侦1776 校对:α-Vega

稍早有一女子,两孩童染疫。无意间,瞥见大龄无业的标签。试想若钟南山染疫,必定是正确,伟大,辉煌,献身,而小人物则,卑劣,错误,如同蝼蚁。

当人们迷失于,宣传策略遗留下来的大词,可否留存有一丢丢的时间,于大脑修复。如常年来,人们一波波的宣传造势,潜藏于,广场舞,动员大会,如洪流潮水,潺潺流水,翻江倒海于脑内。

恍然间,似有一蟾蜍,居坐于井内,守望蓝蓝的天空,若步步拔升,探到井口,发现大千世界,可那天空依旧飘渺遥远,问为何。 是谓一山更比一山高,怎又言山?谓不可言。 颇有种讲师的风度,领袖之模范,恢弘的气势,无聊之本质。

当我们毕业,或就业,过着一眼望到边,或者望不到边的日子,当然了,也并无区别。人们常需要某个理由去活着,可无需自我欺骗。 我知道那是个深渊。

我猜找到了答案,我知道,回归生活本质,没错。本质,我想跳广场舞,或一碗巧克力大快朵颐,至于我望见了病毒飘散于空气,我同样望见了它代表失业,卑微与贪婪。

这深山隐居的冠状病毒,是谁交给了我?让我领教它的厉害,无处不在的失业,卑微,与贪婪,乃至淫荡。我知道它会带给我如上所述,但这不是它本身,他只是一只冠状病毒罢了。

看来答案已经明显,我想去喝喝啤酒,眼看万物随时发生,消亡,日升月落或是跳跳广场舞,或一碗大大的巧克力。刹那间,似乎是孤独感。当我翻看手机,年轻人不该“丧”,好吧,我换了一篇。 浓浓的归属感冲击,我只得大致浏览,却瞥见了结尾。

大概,好好干活,积极生活,稳定安全,民众苟活。 我是否又被骗了,以存在的名义。我该如何存在?

脉搏跳动…

我想我需要躲避病毒,或说躲避失业,卑微,与贪婪,乃至淫荡?他们常常让病毒用这些装扮自己…批斗病毒的正确和错误。然而我还算蛮喜欢,这些罪恶字眼,至少不讨厌。我只是厌恶一个会说谎的病毒,罢了。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wu

12月 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