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总统赦免爱德华·斯诺登的充分依据

作者:格林瓦尔德,于2020年12月14日星期一-20:40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 YY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 Antsee-GTV
审核:康州盘古农场- V

一个美国上诉法院在9月一致裁定,美国国家安全局(NSA)的大规模本土监控计划是非法的,并且很可能违反了宪法第四修正案保证不进行“不合理的搜查和扣押”的条款。法院和广大公众了解到由国家安全局制定的这一非法大规模监控计划,是因为爱德华·斯诺登在该机构内部工作时发现了此计划的存在,并在2012年得出结论,美国公众有权知道自己的政府对他们及其隐私秘密地做了什么。

在决定对这种安全国家的违法行为进行举报后,斯诺登向《卫报》,《华盛顿邮报》和其他新闻媒体记者(包括我自己)提供了与该计划和其它当时未被人所知的大规模在线监视系统有关的文件,而不是将它们随意散布在互联网上或将其出售或传递给外国政府。斯诺登提供的文件附带要求以负责任的方式进行报告。因此,他完全放弃了决定哪些文件将被出版以及将不会被出版的权力,而这些决定完全留给了新闻媒体。

这意味着斯诺登本人从未公开发布过任何文件。公开发表的每份文件都是世界各地新闻编辑室的决定的结果,这些新闻的发布以符合公共利益,并且不会危害无辜人民为宗旨。斯诺登(Snowden)选择的这种举报方法,- 仿照1971年丹尼尔·埃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所使用的一种举报方式,目的是让公众意识到美国政府对越南战争多年的谎言,当时他将最机密的五角大楼文件交给了《纽约时报》并要求他们出于公共利益进行报道- 使记者能够以最负责任的方式将美国政府的非法和违宪监听活动告知美国公民。

确实,我们报告的第一个项目(2013年6月6日)是大规模的国内监控活动,上诉法院刚刚裁定该活动是非法的,可能侵犯了所有美国人的宪法权利。我们发表的第一篇文章揭示了一项最高机密的法院命令,根据该命令,“国家安全局目前正在收集数百万美国用户的电话记录”,并要求大型电信运营商“每天持续向 NSA 提供 ”在它们系统中所有有关美国国内以及美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通话信息”。

随后持续数月的报道,全部都由斯诺登的勇敢举报独力促成,引发了关于隐私和大规模监视的如此激烈的公众辩论,并促进了全球众多法律和技术隐私改革,以至于该报告几乎赢得了新闻界给予的每项大奖,包括2014年普利策公共服务奖。对于尚未看过该电影的人,劳拉·普伊特拉斯(Laura Poitras)在2014年拍摄的关于斯诺登与记者所做的工作的纪录片《第四公民》获得了2015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它实时显示了斯诺登的大部分故事,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可在 Netflix 和其他平台上观看的长片《斯诺登》单独探讨了斯诺登从应征入伍的美国陆军士兵,CIA 承包商和NSA专家到这一代最重要的举报人之一所走过的轨迹。

上诉法院最近在9月2日发布的《美国诉Moalin案》中的裁决强调了美国国家监控持续的违法行为。法院得出结论:“电话元数据收集程序超出了国会的授权范围,并且“因此违反了《外国情报监视法》条款”。参照1978年的法律,要求政府在监控美国公民之前必须先获得搜查令。尽管其关于非法行为的裁决意味着没有必要就该程序的违宪性做出明确的裁决,但法院仍然指出,使用该监控程序“政府或许已违反了宪法第四修正案”,并警告“获取数百万人的电话元数据,以及对其进行汇总和分析的能力”的危险性。

在裁定国家安全局的大规模监视计划为非法时,法院指出了斯诺登在保护美国人的权利方面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法院解释说,正是斯诺登“公开了国家安全局数据收集计划的存在。” 而且,法院补充说:“斯诺登对元数据计划的披露引发了公众对政府监控的适当范围的大量辩论”,并最终导致了改革:“国会通过了《美国自由法》,有效地终止了国家安全局的大规模电话元数据收集计划”并且“禁止在2015年11月28日之后进一步批量收集电话记录。”此外,法院认为,由于“在斯诺登的披露之后的新闻报道,揭示了政府在刑事起诉中一直使用外国情报监视所获得的证据,而不通知被告被监控。”

这项最新裁决绝非法院或其他官方机构首次宣布斯诺登所公开的这些监视项目是非法的。2015年,CNN同样报道说:“联邦上诉法院周四裁定,根据《爱国者法案》,国家安全局每天不断收集电话记录的电话元数据收集项目是非法的。” 《纽约时报》在2014年报道说:“独立的联邦隐私监管机构得出结论,国家安全局收集大量电话记录的计划仅在反恐工作中仅提供了“最小”助力,是非法的,应予以关闭。” 《卫报》在2018年报道了英国等同于国家安全局的情况:“欧洲人权法院裁定,GCHQ批量拦截在线通信的方法侵犯了隐私,未能提供足够的监控保障。”

这些机构继续滥用权力。最近,司法部监察长在2019年发现,联邦调查局以虚假陈述欺骗了FISA法院,以获取对前川普2016年竞选活动官员卡特·佩奇(Carter Page)的监视令。联邦调查局(FBI)的前律师对篡改电子邮件以获得这些监视令表示认罪。美国司法部的一份报告发现,联邦调查局在2019年的监视过程中出现了更多重大错误。去年年底,美国外国情报监控法院(FISA)自己“对联邦调查局发出了强烈而极不寻常的公开谴责”,并且在去年,“发现联邦调查局可能通过不当地搜索国家安全局大规模监视计划获得的信息,侵犯了潜在的数百万美国人的权利,包括它自己的特工和线人。”

这正是斯诺登采取行动要制止的滥用行为。这就是为什么政治领域中致力于保护隐私权,维护互联网自由和打击对安全国家滥用的人民和机构提倡对斯诺登宽恕或宽大处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参议员 (Rand Paul ,《纽约时报》,国会议员 Matt Gaetz,Justin Amash 和 Thomas Massie,国会女议员Tulsi Gabbard,互联网先驱Timothy Berners-Lee,Daniel Ellsberg,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 Steve Wozniak 和Twitter 首席执行官Jack Dorsey,新闻自由团体以及国际人权和公民自由团体。他们都认为斯诺登应该获得宽大处理或赦免。

同时,许多反对赦免斯诺登并要求终身监禁或流放斯诺登的论点来自于被他揭露罪行的安全国家的工作人员。其中包括约翰·布伦南(John Brennan)和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以及他们的鹰派和新保守派盟友,如苏珊·赖斯(Susan Rice)和利兹·切尼(Liz Cheney)。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这些深层政府的操控者和好战者们依赖于可证明的一个又一个谎言。 确实,正是他们的公然说谎促使斯诺登在明知有失去自由的危险的情况下,也要揭露这些大规模监视程序的存在。

斯诺登与一名记者就举报的可能性进行的第一次接触是他于2012年12月向我发送的一封匿名电子邮件。但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吹响哨子的是眼见奥巴马总统的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国家情报总监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在2013年3月12日公然向参议院撒谎时犯下重罪,他在被俄勒冈州民主党参议员罗恩·怀登(Ron Wyden)问及“国家安全局 收集了数以百万计美国人任何类型的数据。”时做伪证予以否认。

当克拉珀(Clapper)说谎时,斯诺登(Snowden)手里拿着文件,可以证明国家安全局(NSA)确实在做克拉珀(Clapper)在公开证词中否认正在做的事情。换句话说,他知道一个事实,即美国政府高级国家安全官员在 对美国人进行大规模监听活动的行为上向美国人民和参议院撒了谎。处于斯诺登职位的人应该以公正和高尚的动机行事,而不是隐瞒事实真相,而这正是斯诺登所做的。真正的罪犯是像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这样的安全国家官员,他们对参议院及其同事非法撒谎,这些人在秘密监控状态下非法监视了全部人口。

但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从未因向参议院撒谎而受到起诉。实际上,他甚至没有丢掉工作:他继续担任国家情报总监三年,直到奥巴马政府结束。现在,像许多安全国家的代理人一样,这个已证明的骗子也可以在 企业媒体内工作,为CNN传递“新闻”。有哪个公正之人想看到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终身监禁,而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这种他所揭露的真正掌握权力的罪犯却逍遥法外? 除了渴望独裁的人,谁会认为这是公正的结果?

说到已证明的撒谎者,那些反对斯诺登获得赦免的人总是在对斯诺登和他的所作所为散布谎言。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这是因为现实是他的举动值得尊敬,目的崇高。因此,那些撒谎者必须制造虚假信息以合法化他们对英雄进行惩罚的要求。

例如周日晚上前副总统的女儿,怀俄明州共和党国会女议员利兹·切尼( Liz Cheney)提出了完全捏造的指控,她是阻止川普从阿富汗和德国撤军计划的国会亲战民主党众议员的关键盟友。为了证明她反对斯诺登赦免的正当性,她直接撒谎:

 爱德华·斯诺登是一个叛国者。
他应对美国历史上最大和最具破坏性的发布机密信息的行为负责。
他将美国的机密移交给俄罗斯和中国的情报部门,将我们的军队和我们的国家置于危险的境地。
赦免他这样的人是不合情理的。

她所声称的斯诺登“将美国的机密移交给俄罗斯和中国的情报部门”,正如她父亲在2002年宣称萨达姆的核武器储备及其与基地组织结盟的说法,都是一模一样的谎言。她只是凭空制造了这一指控。没有人能够证伪-因此,没有人可以提供关于斯诺登(或就此而言,莉兹·切尼)没有将美国机密移交给北京和莫斯科政府的陈述性证据- 但举证的责任在那些抛出这种指控的人身上,他们需提供证据来证明其指控,而她却没有这种证据。 因为证据是不存在的。

但这并不能阻止像利兹·切尼这样的拥护无休无止的战争的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说出指控 -就是因为利兹·切尼是一个病态的骗子,她会说任何话来操纵公众,就像她父亲教她做的那样。前中情局局长和公认的病态骗子约翰·布伦南也是如此。周一,他提出了与利兹·切尼相同的虚假指控,以捍卫詹姆斯·克拉珀并攻击主张对斯诺登赦免的参议员保罗:

詹姆斯·克拉珀一生都在忠心耿耿和无私地为美国服务。
爱德华·斯诺登背叛了他的国家,向中国和俄罗斯提供了极其敏感的情报。
你持续不断地证明了你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极端无知。你使参议院丢脸。
Rand Paul 参议员推特:
詹姆斯·克拉珀粗鲁地向国会撒谎,否认深层政府在监视所有美国人。@斯诺登只是揭露了克拉珀的谎言,并暴露了违宪的间谍活动。 他理应得到@realDonaldTrump 的赦免!

如果说在过去二十年中有任何教训是我们应该吸取的,那就是没有提供大量实证的情况下,任何人都不应相信国家安全机构人员的主张。对于任何声称或相信斯诺登已将机密移交给俄罗斯和/或中国的人,您应该首先要求提供证据。它在哪里?

使这一说法更加不诚实的是,它利用了美国政府违背斯诺登的意愿将其留在俄罗斯这一事实。斯诺登最初的计划已得到充分记录,该计划是在向我们提供了档案并审查了关键文件后从香港起飞,然后途经莫斯科前往南美,在那里他打算在厄瓜多尔或玻利维亚寻求庇护。

但是他被困在莫斯科国际机场,因为约翰·克里(John Kerry)领导下的美国国务院在旅行途中将他的护照作废,而当时的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威胁并强迫考虑向他提供庇护或允许他安全前往南美的每一个国家(就像他对古巴所做的那样,古巴撤回了提供安全过境的提议)。 NPR 2013年的头条新闻讲述了这个故事的一部分:“拜登要求厄瓜多尔拒绝向斯诺登提供庇护。”那是在他获得俄罗斯庇护之前,奥巴马的官员们和拜登本人都强迫他这样做。

因此,美国官员首先阻止了斯诺登离开俄罗斯,然后多年来厚颜无耻和不诚实地利用他在俄罗斯的事实来操纵公众舆论并抹黑他是克里姆林宫的特工。而且,正如所有关于美国公民为莫斯科工作的指控一样,该指控经常没有任何证据而被抛弃,因为没有任何证据。

再有就是斯诺登对国家安全或无辜人民造成伤害的指控,几十年来,针对揭露安全国家的腐败和犯罪行为的每位举报人都提出了这一主张。正如斯诺登向俄罗斯和中国政府出售或提供秘密的说法一样,人们甚至不应该在没有证据来作证的情况下考虑接受这种说法的事实。

证据在哪里?谁受到这份国家安全局报告的伤害?没有一例或有证据能被提供以回答这些问题,而国家安全局的辩护者则选择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一指责,以期人们会因为重复而认为这是真的。

但是,即使这种伤害可以成立,这一论点也是基于斯诺登举报深层政府犯罪行为的程序的完全变形。同样,国家安全局文件中没有一个文档被发布是因为斯诺登选择将其出版。他使用不同的方法进行举报:认识到他不应该拥有作为个人的权力来选择应该和不应该发布哪些文件,他于是将档案交给了记者,并要求我们在编辑时做出这些决定。记者们可以在标准新闻公共利益评估的指导下,以负责任的方式做出决定。

这意味着,如果存在人们认为不应该披露的文件,发布这些文件的选择权取决于领先媒体(《卫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NBC新闻和世界各地的其它媒体)的顶级编辑们。 这与斯诺登(Snowden)无关,他们从未就选择发表哪些文件咨询过他。一旦斯诺登意识到安全国家内部的犯罪,欺骗和腐败的严重性,他就得出结论,最公正的做法是将大量关于这些计划的档案交给记者,这样,他就不必事先策划应该让公众看到哪些文件,而是由经验丰富的记者来决定。

然后有一种说法 – 基于大量的虚假陈述- 即斯诺登不知何故采取了不适当的行动,逃离美国前往俄罗斯避难,而不是把自己交由美国司法系统以“使他的案子”成为一种虚假指控,最令人难忘的是奥巴马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Susan Rice)在2014年给查理·罗斯(Charlie Rose)的节目中提出:

【Susan Rice on Edward Snowden 视频】

斯诺登本应或可能回到美国使陪审团相信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正当的说法无非是一种谎言。根据过时的法规-《 1917年间谍法》-奥巴马政府肆无忌惮地利用这些法规起诉检举人,被起诉的检举人的人数是以前的所有政府加起来的总和—如果某人向未经授权接收信息的人(包括记者)提供机密信息,则该人将自动被判有罪,并且他们被绝对禁止在法庭上提出“有正当理由的”辩护。

换句话说,正如苏珊·赖斯清楚地知道的,斯诺登无法回到美国并试图说服陪审团成员,他的所作所为是合理的,因为他们选择起诉他的法律不允许被告甚至提出辩护。取而代之的是,该旧法规确保这个过程可被操纵,有罪判决几乎不可避免。正因如此,奥巴马官员和安全国家机构的人才使用这部具有103年历史的法律(最初由伍德罗·威尔逊设计,将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异议定为刑事犯罪),来对付那些不是通过与外国政府合作而是与记者合作来揭发其罪行的举报人。

然后就是这样一个现实:正如丹尼尔·艾尔斯伯格(Daniel Ellsberg)在《华盛顿邮报》 上对斯诺登离开美国的社论中所说的那样,标题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泄密者斯诺登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现在被指控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基本上没有机会获得在美国接受公平审判,“很久以前,我所在的美国是不一样的。” 埃尔斯伯格写道:

我希望斯诺登的启示会引发一场拯救我们民主的运动,但如果他留在这里,他就不可能成为该运动的一部分。如果他现在返回,获准保释的可能性为零,而且如果他不离开该国,他将几乎没有机会获准保释。取而代之的是,他将被关在像切尔西·曼宁(Chelsea Manning)一样的监狱牢房中。

几乎可以肯定,他将被完全隔离,甚至比曼宁在最近开始受审之前的三年监禁所经历的八个多月的煎熬还要更长。 。 。 。

斯诺登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我完全同意。在我未经授权披露五角大楼文件40多年后,此类泄漏仍然是新闻自由和我们共和国的命脉。五角大楼文件和斯诺登泄密事件的一个教训很简单:秘密导致腐败,就像权力导致腐败一样……。

但是斯诺登对于恢复宪法第一,第四和第五修正案的崇高事业的贡献在他的文件中。这绝不取决于他的声誉或对他的性格或动机的评估,更不取决于他是否在法庭上抗辩当前的指控,或在监狱中度过余生。在我看来,鉴于目前的法律状况,斯诺登向美国当局自愿投降毫无用处。

您必须温顺地屈服于世界上最富侵略性的监狱国,那里的规则是由您所揭露罪行的高官制定,这种想法是专制垃圾。

斯诺登很清楚,当他决定将这些大规模监视系统告知他的同胞时,很有可能他将被关押在最高安全级别的美国监狱中,即使不是他的余生也要维持数十年。这正是为什么斯诺登的行动如此勇敢的原因:有多少人愿意做出这种牺牲?但这并不意味着斯诺登就负有道义上的义务,来帮助一个因为他暴露了他们的罪行而受报复被关于牢笼中的不公正的国家。

川普总统已经两次表示他正在考虑赦免斯诺登的可能性。赦免不仅是按其本身的条件,而且也将确切地表达美国宪法赋予美国总统单方面赦免权的原因:防止出于报复目的滥用司法制度或防止在暗箱中操作的官员权力的滥用(我对为什么朱利安·阿桑奇正在进行的引渡和起诉也是对权力大量滥用的论点已经在以前的文章以及我针对此主题做的节目中做了阐述)。

【Glenn Greewald 推特:如果川普实现赦免斯诺登,这将是对 CIA/FBI/NSA 滥用权力的巨大胜利。从 Rand Paul, Matt Gaetz 和 Tulsi Gabbard,到 ACLU,Bernie Sanders 和 NY Times,每个人都拥护这一做法。只有 Brennan,Clapper, Comey 和 Susan Rice 这些人会对此愤怒。】

即使您相信斯诺登应该以某种方式受到惩罚 -但我没有-他已经受到了惩罚。在一个您从未选择居住,与您没有联系的国家,与您的朋友,家人和同胞分离的流亡七年,他失去了很多。尤其是现在,斯诺登的长期伴侣,他的美国妻子林赛·米尔斯宣布,这对夫妇期待在一月即将出生的第一个孩子,这个儿子将自动成为美国公民,并且应该有权与他的父母一起在他们的祖国共同生活。

几十年来,中央情报局和秘密安全国家,长期以来被学者称为“深层政府”,一直是左翼政治的主要内容,对核心民主价值观和宪法权利构成了严重威胁。在过去的五年中,从2016年大选开始,川普运动和川普本人亲眼目睹了这些权力多么容易和随意地被滥用,以及结果如何极具破坏性。

爱德华·斯诺登的赦免将是数十年来反对深层政府滥用秘密和监控权力的最大打击之一:这可能是自艾森豪威尔总统1961年在其告别演说中警告“军事工业复合体成为反民主的日益增加的威胁”以来最重大的行为,或至少是像1970年代中期的情报界改革一样的打击。

川普对斯诺登的赦免将促使两党在美国同声欢呼,并将在整个意识形态领域为全球提供支持。唯一会被激怒的人就是约翰·布伦南,詹姆斯·克拉珀,吉姆·科米,苏珊·赖斯,他们持续滥用其对美国人民的监控权力的能力,来自于他们能够报复性地利用司法系统来摧毁那些揭露他们罪行的人的生活。

原文链接: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case-pardoning-edward-snowden-president-trump-greenwald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Oneness
4 月 之前

I wish President Trump pardon both Snowden and Assange.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