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风云】15: 敦刻尔克大撤退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Tiffany的早餐 校对/发稿:飞虹

反送中的抗争者集结在香港机场,试图瘫痪机场对外交通 图片来源:AFP

2019年反送中期间发生了7月21日的元朗袭击事件,以及8月31日的太子站恐怖袭击事件,造成香港和平抗议者和无辜市民遭受暴力侵害(香港风云 13: 以警治港、以黑治港 )。721事件的袭击者为警察纵容的黑社会,而831事件的袭击者则是防暴警察亲自上阵。

831事件震惊香港,事发次日的9月1日,悲愤的香港市民再次发起“和你塞2.0”机场反送中抗议活动,试图通过瘫痪机场交通的方式示威。当日下午,大批市民在机场巴士站集结,反复乘车占用交通资源。更有几千人到达香港机场客运大楼周边集结。

下午13时左右,上百名身着黑衣的抗议者在机场交通要道高喊“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口号。防暴警察在机场客运大楼拉起警戒线。警民在机场形成对峙。

在831太子站恐怖袭击中已经杀红眼的港共黑警(其中有大批来自大陆的军警宪特,统称香港黑警),准备在次日的机场抗议活动中再次暴力袭击手无寸铁的抗议人士。当日下午,已有传闻白衣人(警察纵容的针对示威者的黑社会)持刀砍人、警察也在推进准备警暴。下午15时,考虑到安全因素,部分抗议者开始计划撤离。

然而另一方面,港铁管理部门开始配合港共的策略,停开了机场快线。抗议者准备往香港市区撤离时遇到了大麻烦。香港机场是在香港大屿山岛边的海上填海而造,通过桥梁和大屿山、沿途岛屿以及新界的陆地相连。机场到大屿山最近的东涌有五公里路程。从香港机场到香港市区,需要经过东涌,沿大屿山北岸,经过欣澳,上青马大桥,越过马湾海峡,经过青衣到达陆地。

身着黑衣的抗议者撤离 图片来源:网络

在香港机场无法搭乘公共交通的抗议者们,只能沿着机场的公共线路,徒步到港铁东涌站,打算在那边搭乘地铁回香港市区。抗议者在东涌开始了另一轮示威活动,烧毁了东涌游泳池的中共国血旗,并且破坏了建制派议员的办事处。当抗议者到达东涌站后,站方却宣布因为车站遭破坏,停开列车,引发抗议者不满。18:30左右,防暴警察开始在东涌站清场,迫使大批抗议者只能步行沿着北大屿山公路离开。

抗议者随后从东涌站出发,沿北大屿山公路步行前往13公里外的欣澳站。港铁管理部门进一步于18时宣布,机场快线、东涌线、迪士尼线、机场巴士全线暂停服务。也就是说,整个大屿山区域到香港市区的全部公共交通都关闭了。

当日下午,警察实际上已经开始搜捕抗议者。东涌不同于香港闹市,四周荒野五路,只有一条路往返机场。一旦警察或黑社会设伏,在公路上袭击或拘捕抗议者,很难逃跑或者隐蔽。与此同时,防暴警察开始向香港机场所在的大屿山的各车站码头集结。日落后夜幕开始降下,警方的直升机开始盘旋,抗议者撤离的行踪暴露无遗。公路隔离带另一边则有大量的警车、防暴警察在部署。

晚间,防暴警察进入东涌站清场,登上列车截查乘客。除了陆路交通,中环码头也出现了防暴警察,截查乘船的乘客。

港铁大屿山相关站点

港铁方面宣布关闭公共交通不久,香港机场的公共交通被切断,一个比721元朗、831太子站更大规模的暴力袭击市民案已经开始布局。绝大部分示威者来自香港市区,这意味着他们需要步行20公里、几个小时时间回家。而721、831的案件明确了在示威者回家路上,随时有可能遭遇黑社会或者黑警的袭击。

香港机场所在的大屿山孤岛和香港陆地之间是马湾海峡,中间有两个岛。连接大屿山孤岛和香港陆地的唯一陆路是青马大桥,跨越马湾海峡,连接靠近陆地的青衣和马湾。大桥分双层,上层为双向高速公路,下层为港铁东涌线和机场快线的工用轨道。大批示威者从大屿山香港机场方向向青马大桥步行,打算在青马大桥和警察、黑社会背水一战。

北大屿山公路上挤满了撤离的示威者。到21:30左右,先头已经有人到达了青马大桥收费处。

此刻香港人对手足的情感和智慧就显现出来。香港人在网络社交平台发起了标签为#backhome(回家)的救援行动。香港市区5千多私家车开往机场,沿途招呼步行的抗争者上车。同时,许多营业性的巴士、货车也打开车门,愿意载示威者离开。加入的私家车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个长长的车队,还有司机主动为抗议者提供需要换的衣服和食物饮料。

晚上十点左右,第一批到达青马大桥收费处的抗议者已被从市区赶来的,素不相识的私家车主接走。来自市区自发接抗议者的车龙,已经在高速公路上排了三四条车道,成为一条壮观的巨龙。

网友形容此景如同二战期间有名的“敦克尔克大撤退”重演。不过半小时,在收费站附近徒步的抗争者已大多上车回市区。前来帮助的车主们继续联络,寻找是否还有落单的徒步抗争者。除了收费站,很多人开往东涌码头、映湾园、逸东村等大屿山多个落脚点,寻找抗争者。有不少司机觉得回程也是堵车,索性把车停到路边“等客人”,甚至有司机打算停车守夜,以免有夜间落单的抗争者不能回市区。

从市区义务接抗争者回去的不乏名车,香港买车养车成本之高世界闻名,可见许多来帮助抗争者的都是中产以上的富裕人士。CCP控制的舆论但凡谈香港问题,必言阶级撕裂、下层民众生活不满等。实际上,无论是身着黑衣的抗争者,还是前来营救的车主,都来自社会各阶层,有相当比例的人拥有良好的教育、丰厚的收入。为香港区抗争,绝非一己私利。

香港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是风云变幻的反送中运动中,最具有人性关怀的一个篇章,也是人类政治抗争历史中少有的场景。

大批私家车来到大屿山接抗争者回市区;来源:苹果日报
义务接抗争者回市区的车龙;来源:网络图片

(待续)

相关链接: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