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库泄露暴露了中共国如何渗透澳洲、英国和美国

新闻来源:澳大利亚每日邮报(DAILY MAIL AUSTRALIA);作者:艾丽森·贝弗(ALISON BEVEGE);发表时间:2020年12月13日

翻译:TCC, 校稿/审核:海阔天空;PAGE:玄天生

简评

这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放于上海一个外表不起眼写字楼里的一个数据库,被一位异议人士在2016年从上海服务器中取出。该资料库泄漏了中共海外间谍网的布局。由于资料完善,早已被利用于反间谍活动。今年9月,一名中共国异议人士将该数据库传递给了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该数据库是中共渗透西方世界的铁证,它的暴露将会对中共施以致命的一击!

原文翻译

泄漏的文件暴露了中共国“国家支持的间谍团伙”如何渗透到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的领事馆—— 一些共产党员已被布局十年以上

• 数千名中共党员潜入企业、西方领事馆

• 澳大利亚上海领事馆雇佣一名中共党员为其组织代表团

• 抨击澳大利亚进行冠状病毒调查电话会议的学者被暴露为一名中共党员

在澳大利亚的敏感领域,党员身份有可能成为“国家资助的间谍集团”

• 在中澳贸易关税紧张关系加剧之际而至

一项新的泄密事件表明,中共的忠实党员通过一家国有招聘机构被录用后,潜入到了澳大利亚的上海领事馆。

这一令人震惊的消息是在一个拥有195万注册党员的数据库意外泄露之后披露的。

这一史无前例的数据发布,据信是同类事件中的第一次,揭示了北京的影响力如何延伸到西方政府、国防企业、银行和医药巨头的每一个角落。

这些数据是2016年由中共国异议人士从上海的一个服务器中提取的。

在国有人才机构“上海外事代理服务部(SFASD)”的推荐下,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录用了一批中国共产党党员。。

该数据库详细列出了1百95万个注册共产党员的姓名、(中共国)身份证号、出生日期,甚至有一些还有电话号码。

这些曾庄严地宣誓“在我的一生中捍卫党的秘密,忠于党,努力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和从不叛党”的成员中,一些人已经在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找到固定的工作。

在泄漏的数据库中,一名曾在澳大利亚上海代表团工作的高级行政助理,是一名中共党员。

这位助理之前甚至还帮助组织过议会代表团。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至少在过去的5年里,澳大利亚的外交贸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DFAT)一直在使用一家名为 “上海外事代理服务部(SFASD) “的中国政府人才机构来雇佣其在中国的所有当地员工。

澳大利亚的澳新银行(ANZ Bank)是数十家雇用中共党员的大型国际企业之一。

泄漏的数据库显示,该机构(SFASD)至少有12个活跃的共产党支部,共有249名成员。

加入中共是在中共国发展事业的一种方式,没有证据表明在名单上的任何人实际是在为中共国从事间谍活动的。

但是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Henry Jackson Society)表示,澳大利亚需要解释为何如此“明显的情报威胁”会在DFAT的一项海外任务中被常态化。

该学会发言人塞缪尔·阿姆斯特朗(Samuel Armstrong)说:“ 从SFASD的”外观和气味”怎么看都像是个组织良好、由国家赞助的间谍组织。

图:中共北京2017年代表大会的代表们。许多人只是为了发展事业而入党,但他们必须始终以党至上

9月,该机构(SFASD)在其网站上发布广告,招聘一名官员到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工作,负责公共外交、研究和访问。

The position offered a base salary of 160,840 yuan, or $32,526, with Chinese nationals hired by DFAT having to be hired through the agency.

该职位的基本工资为160,840元人民币(折合32,526美元),DFAT雇用的中国人必须通过该机构雇用。

澳大利亚《每日邮报》已与外交与贸易部(DFAT)取得了联系,希望得到回应。

中国共产党的其他成员已经渗透进了学术界、政界和一些顶级的澳大利亚企业中。

该报纸报导,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一位在中国注册有数十项专利的学者也被罗列在数据库中。

一位前工党顾问的名字被列其上属于中共,尽管他否认自己曾经是一名中共党员。

如图,阿斯利康(AstraZeneca)研究人员在工作

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辉瑞(Pfizer)聘用了数百名中国共产党的忠诚党员,两家公司都在研发冠状病毒疫苗。

图为阿斯利康(AstraZeneca)的冠状病毒候选疫苗药瓶

阿斯利康(Astrazeneca)是泄露数据库中所列的雇佣中共党员的战略公司之一。

学者陈宏—-在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评估他可能存在安全风险后,他的澳大利亚签证在9月被撤销—-也被列入数据库。

这位为中共旗下报纸《环球时报》撰稿的上海教授,今年早些时候在堪培拉呼吁对冠状病毒的起源进行国际调查后,指责澳大利亚 “在背后捅中国一刀”。

数据库泄密爆出其中列有数百名共产党员曾在包括国防航空航天公司的波音、空中客车和劳斯莱斯在内的顶级公司工作。

《环球时报》编辑胡锡进(图左)曾主持多篇煽动性文章。陈宏教授(图右)一直批评澳大利亚的对华政策

《环球时报》编辑胡锡进(图左),陈宏教授(右)。陈宏教授为《环球时报》撰稿,并被暴露为中共党员

辉瑞和阿斯利康这两家从事冠状病毒疫苗生产的公司,据了解也有123名员工被确定为中共党员。

据该报报导,澳新银行甚至在中共国拥有一个23名成员的中国共产党党支部。

澳新银行的一位发言人表示,该银行不干涉员工参与政治。。

查尔斯斯特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警告说,有中共党员的公司将置他们的知识产权于危险之中,因为如果中共要求,中共党员便有义务窃取敏感信息。

汉密尔顿教授说,上海是中共国最大的城市,是大陆的金融中心,也是中共国对西方间谍工作的组织中心。

他说,在中国的体系中,间谍和外国干涉行动有很多重叠的地方。

“国家安全部经常利用上海社会科学院(SASS)招募外国学者。”

该数据库是在加密的即时通讯应用程序电报群(Telegram)上泄露的。

安全人士认为,最初的数据泄露来自于一名异议人士,他瞄上了上海一栋外表不起眼的写字楼,该写字楼存放着这些记录。

该名异议人士冒着犯叛国罪而被判处死刑的危险,下载了该信息,并将其发布到Telegram。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在联合国讲话。一个罗列有195万中国共产党员的数据库已被泄漏

该数据库在9月被一名中国异议人士传给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IPAC)之前,曾被异议人士用于反间谍活动。

这个组织(IPAC)包括来自世界各地的150多名立法者,他们关注中共国政府的影响和活动。

该数据列表分为79,000多个分支,其中许多隶属于个别公司或组织。

中国共产党总共有超过9200万党员,但是入党竞争非常激烈,成功的申请者不到十分之一。

该数据库显示了该党的触角如何伸及全世界的公司,学术界和西方政府。

在上海至少有十个西方领事馆雇用了中共党员。

这一消息出现在中澳关系日益紧张加剧之际,且中共对澳进口商品实施严厉的贸易制裁之后。

澳大利亚的出口商已经感受到了严苛关税的冲击,一位酿酒师因订单被取消而 “一夜之间 “损失了24万美元(图为上海的澳大利亚葡萄酒)。

据称,当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呼吁对冠状病毒大流行的起源进行调查时,(两国)升级的争论已经开始。

中共国上周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212%的关税,这已经使澳洲当地生产商损失了数千美元。

目前,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的葡萄酒产品占其全部产品的39%,而中国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

在北京的外国出口商,声称澳大利亚的酿酒商向中国市场 “倾销 “廉价葡萄酒之后,(中共)开始大规模增加关税和税率

澳大利亚出口商已经受到严厉关税的冲击,一名酿酒师由于订单取消,在“一夜”之间损失了24万澳元。

原文链结

点击阅读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欢迎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Discord官方群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2月 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