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观点 | 墙内盛行的“情书式”宣传,是无可奈何还是欲盖弥彰?

内新闻/素材:Y.M.O 校对:文帝 编辑:文柯Miles

2020年11月27日,张艺谋导演的电影《一秒钟》在院线上映。受第五代导演影响的观众,以及在柏林电影节和金鸡奖的风波后,被“延时上映”和“技术原因”等标签宣传效应吸引的关注灰色地带、地下生态的观众,都纷纷走进影院观看。其上映之时带来了一个不大不小的话题,但我的一些朋友在观看之后都流露出了不同程度的失望。

网上公开的电影梗概如下:讲述了没赶上电影场次的张九声与刘闺女因一场电影结下不解之缘的故事。我相信这是一种出于“技术原因”的描述,因为并不准确。实际情况是:半个世纪前,张九声从劳改农场逃出来,为了看电影《英雄儿女》之前的新闻纪录片,纪录片里有他女儿一秒钟的镜头。刘闺女则为了弟弟要去偷胶片做灯罩,目标相反的两人打打杀杀完成整部电影想要讲述的价值。

其实这里的故事介绍不算很奇怪,奇怪的点在于电影相关的宣传。《一秒钟》的广告词是这样的,张艺谋献给电影的情书。既然是情书,那总该表现出一些情感吧。然而电影一百分钟,没有一分钟显示男女主人公爱过电影本身,当满坑满谷的观众一起唱着《英雄儿女》主题曲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在电影院外轻描淡写一句,“看过好多遍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中国电影宣发特别喜欢把自己包装成情书,但事后常常证明是乌龙。极端地说,《一秒钟》不仅跟情书没关系,甚至,跟电影也没有本质关系。而在这几年的社会现实中,有许多令人心碎的新闻都被报道为“情杀”,这个角度看上去的确很漂亮。但凡沾了“情”这前缀,便很易引得公共舆论去究查鸳鸯蝴蝶的故事,忘了这里还有一场杀害。大家轰轰烈烈讨论的都是当事人如何地交往,怎样地相处,何种的爱情,仿佛真的是爱情导致了悲剧,仿佛世间只剩下了一封封没有寄出的情书。

为什么会出现这铺天盖地情书式的宣传,并且每一封情书都长得那么千篇一律。因为爱情可以很好地被借去自圆其说,掩藏那只与自私相关的占有欲与破坏欲。只要等到爱情的罪责笃定落地,便是情感导师们上阵演讲的时候,一阵洗脑之后,大家也就默认了往昔堆叠的受害者均是眼睛不够雪亮的缘故。但真的是这样么,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的世界,当然也有自己的结局。然而在墙内有很多个体的结局就像这样高度重复,只有时间地点名字的区别。能发生这样的状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一只黑手把一块块红布蒙在了他们的脸上,那眼睛无论如何真的看不见了。那谁有能力这么做呢,答案不言自明。

情书除了被用来美化某些企图,也有人想用它来偷渡某些价值,弥合世代的伤痕。对于《一秒钟》来说,如果说延时上映和技术原因是一种加持,那伤痕文学可以算是另一种加持了。但它实在算不上伤痕文学,最多是刮痕文艺。因为即便脑补上所有被迫的删减,补上张九声女儿已经不在的事实,把男主冒死看片的冲动前提夯实,这个电影依然太小品,这个伤痕依然太符码,情书在经过如此泛滥的使用后已经完全地变质了,里面装的只是一模一样的条形码而已。

黑暗已经到来,2020年的事情也都发生了。面对如此这般的宣传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必须抛弃对情书的幻想,弥合伤痕只会沉溺在伤痕之中,一起来让造成伤痕的真凶绳之以法才是解决之道,而这些情书还是烧给墓碑上的人吧。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公民之聲

【VOC】公民之聲 Voice Of Citizen 12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