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了解的民主、假民主和民主误区主—-主编选题系列

作者:希望之颠的希望

编辑:大右派

随着新中国联邦成立后灭共进程的稳步推进,以美灭共、以共灭共、全世界自动灭共已全部开启,中共这个打着民主旗号行骗的后现代奴隶政体,也将很快被全世界一起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我们作为新中国联邦的种子,只有了解了什么是真正的民主,才能保证中共被灭之后不重蹈覆辙。

    下面,笔者将自己了解的民主和民主误区阐述给大家,供大家参考。

     由于长期被中共洗脑,中国大陆大部分人对民主认识的第一个误区也是民主的最初级阶段,就是对一个问题进行全民投票,少数服从多数。毋庸置疑,中共体制下的“民主”,是彻彻底底的假民主,只是披着“民主”外衣的独裁政体,它连民主最初的形式都未达到。

    公元前六世纪左右,民主的发源地——古希腊城邦雅典,有一个名叫克利斯梯尼的政治家,发明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民主制度雏形:“贝壳放逐法 ”。当雅典人为了对付某个破坏民主、实施专制的独裁者,便可以召开公民大会,对其进行投票(因为是用贝壳投票而称为贝壳放逐法,后来改用陶片)。如果被投票人得票超过6000 ,那么,不管你如何辩解或证明自己无罪,也必须立即离开雅典,10年后才能回来。在民主探索期的“贝壳放逐法”这座祭坛上,固然有独裁者的鲜血,但也飘荡著很多无辜者的冤魂。古希腊历史上,曾经有多位优秀人才因全民投票而被流放。比如著名的马拉松战役英雄亚利斯泰提,以廉洁、正直而著称,就曾被贪婪、腐败的地米斯托克利以“企图独裁”的罪名提交公民大会审判。“贝壳放逐法”尽管打着“民主”的旗号,但并不能算作真正的民主。后来它有了另外一个名字,叫做“多数人暴政”。(也称“民主暴政”)。所以单纯的投票解决,少数服从多数,不是真正的民主。因为它依然只关注多数人的权利,而牺牲了少数人的权利。 

还有一种民主的误区,即“纸面上的民主”——德国魏玛共和国。 魏玛共和国指的是,1918年至1933年采用共和宪政政体的德国,建立在德意志帝国的废墟之上。由于这段时间施行的宪法,是在魏玛召开的国民议会通过的,因而得此名称。这部宪法的民主程度,几乎可以和美国宪法相媲美。它借鉴了当时各个民主国家的经验,把国家权力分成国会、法院和政府三个部分,并且赋予了德国人各种公民权利,被誉为“这是20 世纪所曾经见到过的这种文件中,最妙、令人羡慕的条文,看起来,似乎足以保证一种几乎完美无瑕的民主制度的实行”“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能比德国人更加自由。”可悲的是,这一制度非常脆弱,也没有得到严格执行,最终,希特勒颠覆了这一制度,建立了给全世界带来无数灾难的第三帝国。

这一惨痛的教训告诉我们,民主,仅仅建立在纸面上是不够的,哪怕纸面上的制度相当完善。当遇到希特勒这种人和极端的社会环境时,失去理智的人民就会把纸面上的一切颠覆,而甘心情愿去追随一个能够满足他们愿望的幻像,甚至为此不惜把民主砸烂。魏玛共和国的民主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但希特勒和德国人还是亲手埋葬了它。

我所向往的民主,其实也包含了前述的“误区”,只不过还有更深的内容。民主制度和相关法律条文这些“纸面上的民主”,虽然容易颠覆但却是民主社会的必备要素。同时,民主还是要通过投票的形式展现。只是除了这两项,还要真正尊重每个公民自由平等的权利,这是民主大厦不被颠覆的基石。

1936年12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决定审理西岸饭店诉帕里什案。帕里什是华盛顿州西岸饭店的一名清洁工,其被解雇以后才发现,饭店给予她每天的薪酬低于华盛顿州最低工资法案中的标准。于是,她将饭店起诉至州地方法院,要求饭店补足工作期间实领薪酬与州法律规定最低工资间的差额——216美元。帕里什一审败诉,二审胜诉。而饭店不服,将该案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要求裁定华盛顿州最低工资法案违宪。

就在帕里什案判决的前一年,联邦最高法院刚刚裁定罗斯福新政中的重要成果——《全国工业复兴法》违宪,并确立经济危机并未创设和赋予政府额外权力原则。同一年,罗斯福总统高票连任,他有充分的自信认为,可以像拯救经济一样,对最高法院进行改造,移走新政道路上的绊脚石。这时候的首席大法官已经是大名鼎鼎的休斯,他对新政中一系列法案开始持宽容态度,而不是一味抵制。他同时认为,一直与行政体系保持分裂,对司法分支自身发展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二者在制衡的同时尚需配合,特别是选民对行政分支高度认可的情况下。徘徊不定的中间派大法官罗伯茨(不是现任首席大法官罗伯茨),也最终选择站在了休斯一边。据说,在投票前夜,罗伯茨大法官在自己公寓来回踱步直至天明,可见抉择之艰难。结果,最高法院以五比四裁定华盛顿州最低工资法案不违反合众国宪法。休斯在撰写的法院多数意见中强调,“宪法谈到自由,禁止未经正当程序而剥夺自由。宪法在禁止剥夺自由时,并不承认一种绝对的和不能控制的自由”。具体到帕里什案,最高法院第一次以判决的形式,公开承认传统契约自由是一种有条件的权利,而不是一种绝对权利,并非不受限制。

毫无疑问,帕里什案判决,一方面维护了帕里什的合法权益,为其挽回了216美元的经济损失,但更重要意义或更深远影响在于,最高法院变相承认或默许行政分支在特殊时期,可以对经济进行适度干预。无论是有意或者无意,最高法院在该案中的态度和转变,或多或少,至少从客观上缓和了白宫和最高法院之间的矛盾,也以法律的形式尊重了一个普通劳动者的基本权利,而不是以帕里什人微言轻、损失不大为由,拒绝她的合理要求。

     民主制度是个庞大的系统,新中国联邦不仅仅要有完善的法律条文,还要有巧妙的制度设计和权力分立。不过,民主的基石依然是全民的信仰,或称之为民意。我们新中国联邦的信仰是唯真不破,除了一人一票,每个人还需要唯真不破的性格,任重而道远,新中国联邦的民主制度建设也只是刚刚开始。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平台不承担任何法律风险。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爱你如一
11 月 之前

战友们该我们赢了!干掉ccp

Sting
11 月 之前

好 !乐见此类以理性、讨论的方式出现的话题,我们其实很需要 !

STHK

首尔喜韩农场Discord群;https://discord.gg/bCnkE9zPP4 12月 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