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共产党的愚民政策—民族主义和恶法亦法

内新闻/素材:陌冰仙 校对:α-Vega

“从前愚民政策是不许人民受教育, 现代愚民政策是只许人民受某一种教育。”——钱钟书《围城》

这句话用来形容共产党非常贴切,共产党给每个人从小灌输独裁、带有民族主义色彩的“爱国主义”思想。无论自己的国家变成什么样,始终都要进行赞美和肯定,除了技术领域有时会承认“有差距”。

民族主义是一种以自己“民族利益”为先的意识形态,历史上因为这种意识形态而挑起的战争也不算少。如今这个带着偏执情绪的东西,被共产党玩的炉火纯青。制造排外情绪,转移国内矛盾,拒绝外国友人对受中共压迫的百姓的帮助,反称其“干涉内政”。老百姓始终要将中共当成祖宗来顶礼膜拜、认为中共是中华民族的“大救星”,乃至谁批评中共,就将其视为扒自己祖坟的仇人。

为什么百姓会如此愚昧?因为中共不断向国人宣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像狗皮膏药一般粘在华夏大地和中国人民的身上。经常以苏联为例子,给中国人民灌输“亡党亡国”论。然而,君可知,中国和苏联的情况真的完全不同,苏联严格而讲是一个国家联盟,中国则是一个独立国家,苏联的解体是联盟的解散,而不是国家的分裂。

在中共不间断的灌输下,普通民众偏执地认为,中共如果倒台,中国就会亡国、会乱。有外国人批评中共的政策,同情被欺压的民众(比如Notepad+ +的开发团队),马上就有一些民众跑出来叫嚣:“这是粗暴干涉中国内政!”,“我们自己内部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可以说,这就是被民族主义情绪污染的蛮不讲理的心态,遇到这种人,笔者建议直接回复三个字:“凭什么?”

按照这些民族主义分子想要表达的思想,国内的执政者无论如何昏庸,民众都不能提出批评,应该让民众继续接受压迫。这是很荒谬的,因为这极其不利于老百姓自身的幸福。中共用扭曲的道德绑架,强行让民众拒绝外国友人的帮助。这样民众在驯服政府的过程中十分被动,乃至受尽统治者的玩弄。按照这些人的意识形态,如果他们被家暴,就应该跪地求饶,而不是请求旁人帮助或报警。

除了民族主义,中共还有另一种理论来洗白奴役与压迫,那就是“恶法亦法论”,将求助于外国的民众视为叛国者,这滋生出一批为中共护法的小粉红们。

一旦有人因为反抗不公、提出不满而被中共的警察抓捕,这些小粉红就会出来叫嚣:“违法了被惩罚很应该”。之后意气风发地“教育”异议者:“你是中国公民,遵纪守法是公民的基本义务!”

小粉红们已经将法律和公民的概念混淆。法律和国家的存在是让公民让出一部分自然权利,而换取社会权利的依据。除了最基本的人权外,没有无权利的义务,也没有无义务的权利。遵纪守法、让出一部分自然权利,本身也是以民众得到公平正义等社会权利的基础上的。

民主的法治是建立在人民的选择之上,暴政的法律是建立在暴君的意愿之上。如果一套法律侵害了民众本应该享有的公平正义,那这样的法律又凭什么要求民众去遵守呢?这些是非不分的小粉红、五毛的嘴脸是多么得可悲!按照这种逻辑,和小粉红签订劳务合同的老板们,即使随意剥夺他们的休息权、扣减工资,他们也不应该反对或者上法院打官司。

这些小粉红、五毛以及洗脑者出现的根源,那就是对权威的崇拜,导致他们成为中共洗脑教育下的悲剧。哪怕你不信马克思主义、不关心“邓小平理论”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也会被中共政府所塑造的隔离环境和潜移默化的洗脑教育,培养成带着上述两种有害意识形态的“中(共)国公民”。

罗素说:“不用盲目地崇拜任何权威,因为你总能找到相反的权威。”

所以,走出愚昧的围城,唯有寻找真相。

许可:仅保留署名权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公民之聲

【VOC】公民之聲 Voice Of Citizen 12月 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