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往事——一位曾经的中共国基层干部的回忆

内新闻:讲述:文刀刘 记录:翻上墙头的猪 校对:老顽童2017 编辑发布:文柯Miles

我是农民的儿子,世代居住在中原。2017年有幸接触到了爆料革命,认识了郭文贵先生,还有Sara女士。爆料革命的唯真不破深深感染了我,带着能让父老乡亲们不再受到中共的欺凌和奴役,可以有尊严地活着的心愿,较早参与到爆料革命中来,为改变中国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

本人生活在中原腹地农村,曾经有过农村基层工作的经历。1992年~1994年在乡镇的计划生育指导站工作,亲历了中共国农村基层计划生育工作中的种种残忍和不仁道行径。

我是部队退伍被分配到乡政府的,在计划生育指导工作。一段时间后同时兼职武装部的部分工作。当时年轻加上刚入职,有些东西还处在懵懂无知状态。计划生育指导站是领导重点培训新人的单位,这个单位的总负责人是乡镇党委领导班子骨干成员,要么乡长,要么常务副乡长负责,下面具体干事的负责人就是指导站的队长了。当时计划生育指导站的队长权力和配置都是和乡镇党委领导班子成员一个级别的,甚至比他们的特权还多。对讲机仿五四式电子手枪是24小时随身配带,党委委员们不是经常下基层的,而干计划生育工作的队长是要经常走村入户的,那时的队长左边别着对讲机,右边别着仿五四电子手枪,骑着幸福250摩托车,走村串户,老百姓纷纷低头躲避三分,手下还带着一群队伍,真是威风八面,不可一世。

干了三年之后,忽然有一天有人半开玩笑地跟我说,给你介绍对象吧,人家普通人家的看到你害怕呀。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是让别人感到恐惧的,之前只是想着怎么完成领导交办的任务,没有想太多的东西。这下触及到内心深处了,我决定不再干这份工作,只干武装部的那份工作,然而,领导不同意,且态度坚决。由于我心意已凉,无法承受良心的煎熬,决定不再干下去了,只好办理了留职停薪,离开了中共的基层政府部门。 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内心深处的自责从未停止过,在遇到暴料革命之后,这份沉重日甚。

把这段经历讲出来,除了给曾经年轻的自己一个交代,也想让世人了解在中共体制机器碾压下的中国人民及体制内小人物的悲哀。(待续)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公民之聲

【VOC】公民之聲 Voice Of Citizen 12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