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的故事】 大明星褪去,小虾米回归山海

内新闻/素材:Y.M.O  校对:雅典娜的圣斗士(沙加)

11月29日,墙内社交媒体上出现了一则传闻。这则传言来自于前华纳音乐/环球音乐市场总监的一条微博,文字为:“江湖传闻,虾米音乐将于明年1月份关闭。” 

消息一出,引发了很多相关人士的评论。正好我与虾米音乐的部分初创成员与最早期用户有一定的交集,并且也有个人的感受,可以分享给大家。

结合世界形势、资金流向,还有我的那几位友人在29日晚上朋友圈的状态来看,这件事是真的。

当然,它即使不在1月发生,也会在别的时间点发生,结局终究会到来,但是如此这般虎落平阳被犬欺的结局还是让人觉得不忍。在我心里,虾米音乐曾经可是一只真正的虎啊。

平常人家看到这则消息会联系到阿里巴巴目前面临的压力,减少压力就一定要调整业务,会理解为一次变动或者是各互联网音乐平台势力的再瓜分。不过,和虾米音乐一起经历过这些年的时间跨度,甚至为之付出心血的人们可是有不同的想法。

非常奇妙的一点是,虾米音乐作为一个互联网音乐平台,它的初创成员却几乎都是实体唱片的拥趸,至今依然是,他们还喜欢张雨生,其中也有音乐人身份的那位朋友写出来的歌词也像黄舒骏那么长。

从大背景看,千禧年后,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唱片工业崩塌,以往动辄几十上百万的唱片销量到了2000年后能卖到超过十万已经算是成功了。面对这样崩塌式的变化,业界人士自然想要找到出路,互联网当然就是其中一个选择。

资本可以想办法再创造,而虾米音乐有着更加无可取代的部分,就是那些初创成员对音乐的热情。他们没日没夜地把自己收藏的一张张CD压制成MP3,再传到虾米网。

不仅是音乐,音乐后面的详细资料也是如此,有关于唱片、歌手、乐手,各种你所能想到或者想不到的资料,都包括在内。

有时候甚至为了确认一张专辑中的一位乐手的名字,去翻了许多资料甚至去追问一些当事人。就是靠着这样手工作坊式的操作方式,虾米音乐拥有了相当数量的数字专辑以及背后翔实的资料,这也是它最为宝贵的资源。

互联网和实体本来是一对完全矛盾的存在,但在虾米音乐身上却聚合成一个独立于世的完整体,守在土地之上,迎接八方来客,包括我自己。

虽然如此矛盾,但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困扰。记得有人问过他们相关的问题,他们说自己工作和生活分得很清楚,线上是工作,实体是生活。而正因为这样矛盾却一致的特性,虾米音乐可不会只做一个简单的线上播放平台。

2009年 ,虾米音乐在各地组织了好几场有关于“台湾百佳唱片”的线下讨论活动,而在2012年,虾米音乐组织了名为“飞碟唱片30年”的活动,后续让曾经在飞碟唱片担任要职的陈乐融老师都感慨不已。

很遗憾的是我自己并没有经历这些活动,只听过友人的叙述,但已经有些羡慕。不过也还是有两个瞬间我也一起经历了,并且感觉到虾米音乐当时的闪光之处。

其一来自虾米音乐最光辉的瞬间,就是2014年开始的寻光计划。借由虾米音乐人平台成立一周年,虾米音乐在平台内经由千万名用户的聆听和选择,对脱颖而出的13组音乐人全面扶植。

从资金投入到制作人联络,从录音室租用到母带制作,从唱片发行到MV拍摄,甚至包括巡演资助以及代言的实现。

当年发行了一张精选集《寻光集》,第二年这些音乐人总共13张实体专辑发行,其中有7张专辑在台湾同步发行,并且这每一张专辑的质量都属上乘。

就算你觉得初创期时他们上传音乐寻找资料是圈地自嗨,寻光计划可是真正以他们的品味把控住这些专辑的质量,给华语乐坛做出了一份很好的回报,甚至商业上也不用怎么牺牲。

我的友人在离开虾米之后也说过寻光计划是他做过最自豪的事情,我作为这些专辑的听众完全可以认可这句话。

其二算是一个对一些人来说危机的瞬间。那是在陈升因为一次争议采访(也可能这个采访就是一个圈套)而被CCP冠以台独之名的时候。

不可避免,陈升和新宝岛康乐队的所有作品都要被下架,连搜索都不能让你搜到。我的记忆是当时在正式下架前的大概一周,虾米音乐的其中一位创始人发微博,意思是说风声越来越紧了,陈升相关的作品你们赶紧下载,过一周就没了。

我当时看到这个信息内心是有些崩溃的,因为CCP的所作所为与一个正常人的良善相差太远。内心崩溃但手不能停啊,花了大约一个小时把当时陈升和新宝岛康乐队所有作品下载完成,感觉就和设定好的程序一样。

现在想来,对于当初虾米音乐的枪口抬高一寸是挺感激的。它完全可以到点之后,美其名曰不可抗力因素把歌曲全部下架,而这一周前的预告会有更多几率惹祸上身。

我觉得虾米音乐当时的决策层对于封杀陈升也很不满,碍于CCP统治的环境只能用这个无奈的办法。

非常可笑的是,陈升在被封杀之后从《归乡》专辑开始创作,重回巅峰,但CCP自己却开始一步步走下坡路。对虾米音乐来说,封杀虽然有损失,但这个预告也保留了一些火种下来,也算是是功德一件了。

2013年,虾米音乐被阿里巴巴收入囊中,有了阿里巴巴资本的加持;

2014年,虾米音乐斥资3000万元买下了《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音乐版权。

2016年,高晓松、宋柯、何炅加盟阿里音乐,为虾米带来了大量粉丝。资本丰厚了,流量也变多了,虾米音乐也变得面目全非了。

我的友人们也都纷纷离开了虾米,这一段事情我没有问过他们,不过我猜,看着自己的孩子变成这样,然后只能狠心离开还是一件挺痛苦的事情。

后来再一次遇见那位同时也是音乐人的朋友,仍然喜欢张雨生,他又出了自己的实体专辑,歌词还是那么长。

可以说几年不见,实体这件事情被他做到了极致。现在谁还在认真做一张概念专辑?谁还要求CD装帧上贯彻音乐本身的意图?谁还会自己花这么多钱做一张专辑?

正因为这样,我也间接帮他做了一回搬运工,尽了一点绵薄之力。看到他没有被这个世界所污染,交出的作品反倒更加高竿,我从心里感到高兴。

你是小虾米还是大明星 请聆听音符的悲喜 那一个时代 已悄然远去⋯⋯看岁月如何继续⋯⋯

2019年11月,我和朋友见面的时候,他就有对我说几家互联网音乐平台有合并的计划。其实这些事情一直都在进行,我写了这么多文字还是因为对它有一些难以割舍的情感。

就算是经历了这些资本与流量,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当问到别人虾米音乐怎么样的时候,很多人会说它的歌曲比较多,也有人会说资料丰富,内容做得好,这都离不开初创成员的心血。

而为什么虾米音乐可以聚合互联网与实体,我想是自创立之初就因为这些成员的审美取向几乎可以看成是滚石唱片的翻版,知性、人文,企划先行,所以能让我们甘之如饴,后来能拿下滚石唱片的版权也就不奇怪了。

最后还是借用我的友人的一句话,2020一切都Finale⋯⋯歌不只是歌,偶像不只是偶像,离开不只是离开,“播放器”不是“播放器”。陈升的《末日遗绪》实在太应景,而虾米音乐的要求准则在我们心中也不会消失的。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