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科学家称病毒最早可追溯到19年七八月他们能否找到黄燕玲

撰稿:喜马拉雅的肉夹馍;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Dr. Li-Meng [email protected]2020年11月30日5:49AM发布的推文:

For whom pursues scientific knowledge, here is a terrible study claiming COVID-19 origins from India, with fatal flaws from design to conclusions. Similarly, many poor publications exist in HCQ prophylaxis/early treatment and evidences of nature-origin. Beware of traps.

对于那些追求科学知识的人来说,这是一项可怕的研究,声称COVID-19源自印度,从设计到结论都存在致命缺陷。 同样,在HCQ预防/早期治疗中存在许多不良出版物,以及自然起源的证据。 当心陷阱

闫丽梦博士推文中列举的论文是The Early Cryptic Transmission and Evolut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Hosts((SARS-CoV-2在人类宿主中的早期秘密传播和进化)Posted: 17 Nov 2020(2020年11月17日上传)) ,作者是:

Libing Shen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 Institute of Neuroscience

中国科学院(CAS)-神经科学研究所

Funan He

Fudan University – School of Life Sciences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

Zhao Zhang

University of Texas at Houston –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and Molecular Biology

德克萨斯大学休斯顿分校-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

用谷歌翻译的论文摘要是:

[背景: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冠状病毒2(SARS-CoV-2)于2019年12月底在武汉市首次发现,并导致正在进行的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大流行。迄今为止,这种大流行已经夺走了全世界一百万人的生命,其起源仍然未知。

方法:在这项研究中,我们开发了一种使用SARS-CoV-2全基因组序列搜索变异最少的菌株的方法。按照简约原则,突变最少的菌株应该是所有SARS-CoV-2s的系统发生根。我们进一步研究了SARS-CoV-2在人类宿主中的适应性进化过程,使用突变最少的菌株作为系统发生根,并分析了其在不同国家/地区的菌株多样性。

发现:根据它们的编码区同一性,我们将4571个SARS-CoV-2基因组序列分为2019年12月至2020年7月之间从人类宿主收集的2449个病毒株。我们发现SARS-CoV-2(NC_045512)株首先在武汉并非最少突变的菌株。在我们的数据集中,有41个SARS-CoV-2菌株的全局点突变少于NC_045512菌株。由于SARS-CoV-2变异性低,在四大洲的八个国家中发现的变异最少。在五个SARS-CoV-2的基因中鉴定出八个阳性选择位点,其中四个存在于SARS-CoV-2的人际传播早期。 NC_045512菌株具有两个阳性选择位点,一个在RNA依赖性RNA聚合酶(L314P)中,另一个在刺突蛋白(G614D)中。对不同国家/地区SARS-CoV-2菌株多样性的统计分析表明,印度次大陆的菌株多样性最高。此外,基于SARS-CoV-2的突变率,我们估计人类宿主中最早的SARS-CoV-2传播可追溯到2019年7月或8月。

解释:我们的结果表明,武汉并不是人与人之间SARS-CoV-2传播首次发生的地方。在传播到武汉之前,SARS-CoV-2在人与人之间的传播过程中已经经历了适应性进化。阳性选择位点可能有助于不同SARS-CoV-2菌株的不同临床特征。突变最少的菌株的地理信息和菌株多样性均表明,印度次大陆可能是最早发生人与人之间SARS-CoV-2传播的地点,该爆发发生在武汉爆发之前的三四个月。我们的研究有助于阐明SARS-CoV-2在人类宿主中的早期秘密传播和进化,并为全球管理COVID-19大流行提供新的思路。]

关于这篇论文用百度搜索可以看到大五毛司马南的新浪微博——

司马南 11-28 22:45 来自 HUAWEI Mate 30 Pro 已编辑

[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新冠病毒最初或在印度及孟加拉等地出现[配图为印度农贸海鲜市场]题为The Early Cryptic Transmission and Evolution of Sars-CoV-2 in Human Hosts(暂译:《Sars-CoV-2在人类宿主中的早期秘密传播和进化》)的论文,11月17日在英国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预印本平台(Preprint Platform)ssrn.com发布。是次研究由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博士Shen Libing率领。研究人员从17国家及地区提供的病毒株,追踪到病毒最初或在印度或孟加拉出现。研究小组称利用新冠病毒全基因组排序,找出变异最少的病毒株。他们称根据简约原则,称变异最少的病毒株应最接近新冠病毒的“原始祖先”。他们的结论是:“武汉不是新冠病毒第一个发生人传人的地方。”

研究人员称在4大洲的8个国家中发现变异最少的病毒株,包括澳大利亚、孟加拉、希腊、美国、俄罗斯、意大利、印度及捷克。论文引起一些专家的质疑,印度政府的病毒学家塔库尔(Mukesh Thakur)以电邮回应香港媒体查询时称,对中国的研究,尽管他说不出具体理由来,仍表示不能同意。]

作为一个幼儿园尚未毕业的非病毒专业人员,用病毒专业知识来评判这篇论文既非笔者的专长,也非笔者的擅长,但是笔者可以用理性思维来分析一下作者的思路——

1、假设一个理论:使用突变最少的菌株作为系统发生根,并分析了其在不同国家/地区的菌株多样性。

2、用所谓的武汉病毒株与世界其他地区的病毒株的变异性进行比较;

3、从比较中找到最少突变的病毒株作为病毒最早爆发的地区,以此得出病毒可追溯到2019年7月或8月,同时得出印度次大陆可能是最早发生人与人之间SARS-COV-2传播地点。

既然这样可以追溯到印度次大陆,那么论文作者能否根据武汉爆发SARS-COV-2以来病毒代际传播产生的变异数量,找到武汉肺炎爆发的零号病人?而且对于网上众说纷纭的中共病毒零号病人黄燕玲到底在哪里?更进一步,如果通过论文作者的这种方式可以追溯到病毒的初始爆发地,那么能不能根据现有数据准确找到病毒传播路线图,别忘了,这样才能彻底洗脱武汉P4实验室的罪名,作为一个非病毒非科学家,我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了,不知道中国科学院(CAS)-神经科学研究所的Libing Shen、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Funan He、德克萨斯大学休斯顿分校-生物化学与分子生物学系的Zhao Zhang作何感想?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1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