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穹顶(一)——惑

作者: tito
校对/发稿人: Ting Guo

二零零八年,南方雪灾。新闻联播中,我看着一个个人民解放军子弟兵在积极的救灾,当真有军民鱼水情的感觉,只认为这是一次普通的天灾,而党通过解决雪灾事故,再次展示了它领导的伟大。

雪灾那年,正巧赶上我外公因病住院,我全程护理,因而结实了一位特殊病患家属。这位家属的丈夫和我外公一样,脑出血。

东北天气寒冷,外公年纪大了,室内外温差过大引起他脑部血管破裂,幸好问题不大。那位家属的丈夫,是开大货车的,去南方送货的过程中正巧赶上了雪灾被困当地,送的什么不知道,只说一车全烂了,一时情急之下,脑血管破裂,严重失忆,谁都记不起了。

那位家属心里有怨,因此嘴上也没什么避讳,便给我讲诉了当时解放军是如何救援南方雪灾的。

她告诉我,因为南方司机不会冰雪路面开车,她亲眼看见汽车一辆接一辆的冲到山下,有货车也有客车。我当时就明白了,南方雪灾惨烈情况是我们这些平头百姓不知道的。

政府带着解放军来救援了,但是每一杯泡面的给与,都是在镜头前的。实际情况是,镜头转过,拍摄完毕,泡面拿走。对,真的是泡面拿走,就算你配合拍摄,就算你在镜头前说了党好,但你连吃一口的机会都没有。电视台和有关领导都是做了秀就直接走人。

在她货车停留的地方,出现了小型的零售市场,一百克左右的挂面,十元开卖,还不一定买的到。而且就算买到了,也就是清水挂面。那位家属说,那么少的面,只够她一口的,她在灾区一顿光吃挂面百十来块没问题。许多没那么殷实富裕的人,就只能挨饿。

这位家属问解放军,为什么你们不帮我们。人家解放军说的好,没人来抢你们的东西就不错了,还帮你们?弄了半天这帮人来的目的就两个,一个作秀,一个维持治安。其他事儿解放军和政府压根儿就不搭理你。

这位家属还告诉我滞留客车内的乘客的惶恐,婴儿的啼哭。

我问她:“有人饿死么?”

她回答:“这个她也不知道,谁知道呢?”

她还告诉我为了治疗她的丈夫花费了多少医药费。感叹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

最后告诉我的话,我一直记得,“政府是根本不会管我们的。”

这一句政府不会管我们,给我当时的爱国情感中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困惑。但是在当时,我认为,或许我们这一代人在未来可以改变中国政府的弊政,认为每个国家的政府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缺失。

也是这一年,我出国留学了。

没有了信息的管制,带着心中的困惑,在网上,我疯狂的搜索着信息。我开始追求真相。而其实,一开始,我追求真相的目的,是为了给自己的国家正名。没错,零八年的我,是一名自干五,也就是自带干粮的五毛,还对党和领导人抱着很大的希望,总认为换个领导人一切都会变的不同。

在国外的网上,我看到了国内看不到的信息,我开始接触到了大纪元,美国之音。大纪元我看了一条又一条新闻,美国之音我也听了一期又一期。

现在看看或许可笑,但是十一年前,我仅仅能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我认为的真相。

十一年前,我第一次碰见了,“九层妖塔”。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