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寄语】切莫做“韭菜赞镰刀”的糊涂虫

编撰:文东

覆核:文雀、文粤

图片:战友之家

郭先生大爱无疆,发起、领导爆料革命至今,虽然日理万机事务繁忙,可是每次直播都不忘虔心为众生祈福。为了把中共和中国人分开,为了不让中共绑架十四亿中国人,绑架九千万党员,可以说是操碎了心。在郭先生的努力之下,班农先生、凯尔巴斯先生、斯伯丁将军等众多国际友人也在各种场合反复强调CCP不代表中国人,这些伟大的人们,对十四亿中国人,包括九千万普通党员来说,可谓恩重如山。例如郭先生说体制内超过90%的党员都想推翻这个体制支持新中国联邦,一再强调以共灭共才是根本,要忘掉仇恨,一定要特赦,就算是王岐山,只要他站出来反共,血海深仇也可以一笔勾销;班农先生几乎已经养成习惯,每每说到CCP都会强调一遍CCP不代表老百姓,老百姓是勤劳正派的人;郝海东先生和叶钊颖女士强烈反对清算九千万党员,等等。

而与之相反,CCP则不择手段地企图欺骗绑架包括九千万党员在内的全体人民,给他们当炮灰,挡子弹,好让他们能够带着盗取的亿万资财和一众妻小私生子女华丽转身金蝉脱壳。疫情期间,微博微信全都是满满的“正能量”,叫嚣两个月内结束武汉战役;把强迫的抗疫摊派说成是党员“自愿捐款”;抖音上伪造的党员子弟兵跳水抗洪的“正能量”视频;共谍袁弓夷叫嚣要清算九千万党员,还披着伪装悄悄接近蓬佩奥先生等美国政要,企图以此来影响美国的政治决策,恶毒至极;走狗胡锡进则作出一副语重心长的腔调说中国的未来就寄托在年轻人身上,还叫嚣要给美国上一课,看看中国共产党是谁。还有什么中国人民五个绝不答应,十四亿中国人民是惹不得的,如果惹翻了,是不好办的等等,不胜枚举。

在郭先生的感召下,九千万普通党员和十四亿中国人日益觉醒,投身爆料革命的人越来越多。可是也不得不承认,也有相当数量围绕在大大小小的盗国贼周围为虎作伥的欺民贼,以及很多前怕狼后怕虎,自私懦弱犹疑不定的糊涂蛋,和大量被洗脑教育弄得愚昧无知顽固不化的可怜虫。体制内的人,例如香港街头那些作恶累累罄竹难书的恶军警,以及丑态百出撒谎造假挑拨离间骗财骗捐的伪类就不必说了,体制外的人呢?有香港人在深圳地铁上因穿黑色衣服被无脑小粉红拳脚相加;也有人当香港年轻人正在为公共权利抗争时,要么去为中共骂街,要么当中共的工具去做恶事!还有“中共黑客”自称发动白宫联署攻击,当然还有,“五毛不是人”,唉,连郭先生也感叹“国人的冷漠麻木是催化邪恶体制壮大的根本原因”。 “啥叫觉悟高,韭菜赞镰刀”,莫非这些可怜虫,糊涂蛋是真的“爱国”打算为这个中共王朝去“殉节”吗?呵呵,“以史为镜,可以知兴亡”,在此摘一段“殉节”的史料,仅供貌似打算为中共殉节者参考:

图片:(1914年中华革命党成立合影)

“……改朝换代之际,有一道风景是不可或缺的,如果缺了,后来修史的人就会感到莫名的遗憾,这就是殉节……’我本欲殉节,奈小妾不肯何?’其实,历朝历代,无论殉节者​​多还是寡,不死的官员,总是比死的多……这么说有点绝对,在汉臣里,辛亥当口想自杀殉节的人还是有的,只是不够坚决,朝服都穿戴停当了,没死成。此人,就是武昌起义时湖北的按察使马吉樟。马吉樟是个回民,当年的回民是信教的概念,论民族那年月是算汉人的。一个回民,做到按察使的位置,挺不容易的。起义发生时,闻听总督走了,武昌城给起义军占了,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下决心殉节。告诉家人不许走,自己穿上朝服,径直走到臬司衙门大堂,抱着大印,端坐在椅子上,说是等革命党一到,他就自杀。开始还有若干衙役随从陪着,后来一个一个全溜了,只剩下臬司老爷一个,傻坐在大堂上。革命党没来,倒来了许多看热闹的民众,大家像看猴一样看着马大老爷,马大老爷感觉有点不自在了——革命党根本忘了这个地方,一个也不来,当然臬司老爷也就没有了自杀的借口。也有消息说,其实是有人想来杀他的,但被拦住,说是不给他机会。根本原因是,一个按察使衙门,没钱,也没有兵,革命了,要忙的事很多,没有人打它的主意。其实,臬司老爷若真的要自杀,一进大堂拿手枪冲自己脑袋开枪就是,非得等革命党来了再说,说明心里开始就有点怯。等死的工夫一长,再有决心的人也会动摇。这时候,他的大老婆在后堂,只听老公吩咐不许走,不明就里,时间一长,耐不住了,遂率领众小妾来大堂探看。见老公全身披挂,一本正经地一个人傻坐在椅子上,不禁哑然失笑。于是,众婆娘一拥而上,把臬司老爷拥了出去。边走,老爷还嘀咕,怎么乱党不来呢?老婆、小妾都不肯,殉节肯定没戏了。臬司老爷回家换上便服,带上家小和细软,溜出了城。清末历史上唯一可能的殉节事迹,就这样半途而废。一个先进典型,就这样在革命党的忽视和他的妻妾起哄下,化为乌有……”(摘自《辛亥:摇晃的中国》 张鸣着)

故事很可笑,也很可悲,今天如果炮声隆隆,中共恐怕连“全身披挂”作殉节状的人也难找了吧。攥着拳头喊口号装忠诚,装装就可以了,枪口抬高一寸,炮响赶快滑脚,千万别装着装着自己也当了真,那就不仅仅是革命党没等来,却等来了一众看热闹的百姓那么简单了。最后,用路德大哥的一句奉劝作为结语:“在定性之前党员赶紧与中共切割,退党保命”,切莫做了“韭菜赞镰刀”的糊涂虫。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