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观察】中共统治下的有毒奶粉与粮食危机

作者:Skagen【㊙️翻Gnews原创组】
责编:心声

来源:中漫网

郭文贵先生在其爆料的20多个视频中提到了奶粉问题。奶粉是每个中国人心中无法释怀的痛。如果我们连自己这个种族的小宝宝一出生的口粮都不能保证,还谈什么民族的复兴?!

2008年的中国有两件大事,一件是举国之力首次举办奥运会,与此同时一件巨大的丑闻让中国同样闻名全球。事件起因是很多食用三鹿集团奶粉的婴儿被发现患有肾结石,随后在其奶粉中被发现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和三聚氰酸,包括伊利、蒙牛、光明、圣元及雅士利在内的多个厂家的奶粉都检出三聚氰胺。据中国卫生部通报,“截至2008年12月底,全国累计免费筛查2240.1万人,累计报告患儿29.6万人,住院治疗52,898人”。 

胡锦涛做红娘,中粮引进有136年历史的丹麦Arla

2012年胡锦涛卸任前最后一次出访是来到了丹麦,不管怎么评价他,他确实是有诚意解决这个问题的。中粮集团董事长宁高宁就在陪同他出访的央企高管之列。2012年6月15日,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中粮集团(COFCO)与丹麦乳业巨头Arla Food(中文名爱氏晨曦)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按照这项协议,爱氏晨曦以22亿港元买下原厚朴基金持有的蒙牛5.9%的股份,成为蒙牛第二大战略股东。

但实际上这是一件领导人一厢情愿的事,从开始就注定了合作的失败。爱氏与蒙牛模式有着根本的不同。爱氏晨曦是合作社模式,公司的实际拥有者为一万多个奶农,而蒙牛的实际拥有者为工业资本家。产业链主导者的不同导致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方法不同。丹麦奶农合作社与乳制品加工厂是雇佣与非雇佣的关系。加工环节的产量扩大和缩小得通过奶农投票。爱氏的牧场像花园,正因为它是合作社模式,奶农即社员只管养好牛。公司的董事会成员由合作社会员区选出,投票方式为一人一票。作为央企和中国最大的食品工业公司的中粮模式永远带有大型央企的思维:相信自己,不相信产业链上其他利益相关人。宁愿将高成本内化,也拒绝市场交易行为。

中粮的思路仍是想把奶农、奶站变成自己能有效监督控制的车间。蒙牛在奶源基地上的投入为每年约8亿元,按这个速度它得连续投10年,才能控制20%的牧场。因此,资金因素就决定了蒙牛真正“车间”模式的原奶供应不会超过20%。蒙牛更大量原奶一定是来自外部供方的小区和奶站。蒙牛无法成为像丹麦Arla那样一家由中国奶农间接控制的公司,因为中粮集团是中共插在老百姓身上的血管,永远不会做这两年事:让奶农得益和让中华民族的宝宝们喝上健康安全的奶。

失败的合作,奶粉成了利益集团的赚钱工具

2018年丹麦Arla公司分析认为,中国市场上出现的爱氏晨曦奶粉远远大于中粮公司从丹麦Arla进口的散装奶粉。公司怀疑他们掺入其他奶粉后以原装进口爱氏晨曦的名义在中国市场销售。所有进口奶粉实际上是不可能跳过中粮在中国市场自由推广和销售的。

2019年1月5日-10日,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在上海隆重举行。丹麦Arla公司亮相进博会,Arla希望借此机会让更多的中国家庭体验到来自丹麦原汁原味的产品,感受丹麦的健康和天然的生活理念。而最近丹麦Arla奶粉在国内是越来越火,国内超市售价一度涨至468元一桶,而丹麦超市是89克朗,即不到100元人民币一桶(600克)。从这些事件联系起来,我们知道奶粉进口和销售中间的高额利润如同粮食一样,被中共几大家族侵吞了。当我们担心接下来老百姓的粮食短缺的问题,也必须为小宝宝们的口粮而忧心。没有了外汇,共产党恐怕连宝宝的口粮也要省下,换成米汤水和玉米糊糊了。再则,中国的环境污染、空气污染、土地污染,再加上中国的食品安全没有什么法律法规,不可能生产出好的奶粉,更别提高质量的有机奶粉了 。

希望我们全球新中国联邦的战友们,在全球各地探寻安全健康奶粉的管理、生产与分销渠道。利用好GClub的力量,探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如何克服严重的粮食危机和食品安全等关系国计民生的基本问题,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健康延续备好宝宝们的口粮。希望在中共倒台后,没有了中粮这样的白手套,父母们能负担得起奶粉钱,宝宝们能喝上世界上最优质的奶粉。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