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音雄”人物故事 第一季,第十四集:月球小飞象–被良知唤醒,通过速记传播真相

我是音雄文字组 然小哥, 小雄 整理

小雄:您是怎么接触到爆料革命的?

月球小飞象:说来有些悬乎,是youtube推送让我知道有爆料革命。2017年看到爆料革命直播视频,我只能依稀知道几个中共政治家族的名字,爆料革命说的事情,我大部分不了解,但是我惊叹有人敢于挑战中共。那时的中国仿佛如日中天,国内百姓高喊习大大上台真好,查清腐败官员、中国会有未来等等。我必须坦白,我并没有从一开始就一直跟随爆料革命的视频。那时虽然是学生,但是通过网络了解海外喊反共的声音并不少,可是水花不大,中共仍然安生逍遥。我看得出爆料革命走向台前决心是要灭共、而非反某个派系或领导人;爆料革命是要揭露中共最高层的几位盗国贼,而非把中国人整个概念说得一无是处。我很清楚爆料革命所做的一切会付出巨大的代价,但我不能知道爆料革命的话是否可靠,我也想看以文贵先生为首的爆料革命是否能够坚持心中的理想。

小雄:您是怎么由半信半疑,变成确信的呢?

月球小飞象:2018年的时候,我恰逢学习法语,了解到了王健海航事件,听到了法国蓝金黄版本的海航报道,为自杀版本之说感到震惊。再看了爆料革命揭露王健死亡的种种证据录像,我逐渐相信爆料革命有能力灭共,并相信所有他已揭露的真相。虽然开始了解中共的丑陋深不可测,但是我总抱有政治离自己生活很遥远的幻想。我那时不看推特,只是在生活空隙时间观看爆料革命的视频,渐渐了解了政事小哥、路德社,以及后来的面具先生等等。六四建国,看到郝海东和叶钊颖出现,兴奋地一晚上只睡了几小时,不停地守着直播。因为不断有大咖出现,而中共的丑恶一次又一次加速地展露在世界面前,我愈发相信,一定能灭共。

小雄:您采取了什么行动?

月球小飞象:2019年香港运动爆发,国内传出不明肺炎,我隐约感受到,在这样的危机之中,可能只有爆料革命、爆料革命能给这一切真相。于是我开始一期不落地观看视频、时刻关心路德社的最新动态,并将有价值的信息分享给亲友家人。直至后来,我开始慢慢使用了discord、推特,以及现在的GTV。疫情全球隔离期间,我通过速记的方式逐渐被一些战友知晓,后来加入了农场和战友之家的翻译组,每周匀出工作学习以外的时间,做一些新闻翻译,还整合其他战友的翻译。

小雄:那不是很忙吗?

月球小飞象:还好,我的时间比较自由。可以自己调节。

小雄:用速记的方式传播爆料直播内容,您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

月球小飞象:众所周知,中共国有防火墙,不翻墙国内的人很难看到国外的信息,而且直播的时间有时会错过。我觉得通过文字的方式更容易传播。即便在国外,有人也许因工作等关系不能看直播,可以通过文字迅速了解直播内容。

小雄:您学过速记吗?

月球小飞象:我没有专门学过。只不过在大学学习的时候,都使用电脑打字,记笔记。而且从小学过钢琴,动手打字还是很快的。

小雄:直播的内容很多,需要花很长时间吧?据说,把音声转换成文字需要花元时间的六倍左右。实际上需要很长时间吗?

月球小飞象:我可能没有花那么长时间。我不是一个字不差的再现视频内容,而是在一定程度根据自己的理解,把内容写成更容易理解一些。还不能歪曲原意,这也是最难和做需要花费精力的的地方。

小雄:大体在直播后多久就能看到速记内容呢?

月球小飞象:因为信息都是瞬息万变的,需要尽快,我一般都在24小时内把速记内容上传上去。

小雄:目前有多少战友或者关注?

月球小飞象:GTV、有八,九千粉丝。

小雄:如果有战友也想做速记,如何开始,有什么建议吗?

月球小飞象:其实没有太大的技术,只是很需要时间和一定的打字速度。一般是整理出和中共内部政治、疫情、台湾香港美国形势、灭共局势的信息、G系列的信息写成摘要。摘要会比速记要难一些,因为这需要一定程度的精简和记忆力。

小雄:听说您也在搞直播?

月球小飞象:是啊,第一次露脸直播是新中国联邦的729游行,决定露脸前我在家没有缘由地哭了一场。

小雄:那是委屈还是恐怖,还是给今后的自己一个鼓励呢?

月球小飞象:无可否认,我曾经内心充满恐惧,幻想过很多家人或自己被威胁的情况,但我总是心想,十年以后回头看今天,一定是站出来发声让我更加不后悔。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走向台前,逐渐放下了心中的恐惧,也得到了更多战友的鼓励和支持,才发现战友们共同信仰带来的凝聚力是如此强大和温暖。

小雄:爆料革命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

月球小飞象:爆料革命给了我很多改变,对于生活中的很多因此带来的变化,我非常感激。

从前不看政事新闻的我,现在对看时政新闻充满兴趣,路德社、博士团、爆料革命的每次分析,不仅让我涨了很多专业知识,也学习到了很多分析问题、看待事物的逻辑方法。我对郝海东、叶钊颖为正义发声而作出巨大牺牲感到震撼,他们的房子被查封、家人、孩子、兄弟姐妹大多都在国内,自己的儿子差点被押回中共使馆,然而他们面对镜头仍然是挥挥手,潇洒地一笑,偶尔眼中带泪。我始终记得郝海东先生说,“中共不灭,不是我的儿子安不安全,是所有人的孩子都不会安全。”

小雄:您有什么展望?

月球小飞象:我也因为参与爆料革命,认识到了更多背景不同,却同样有责任感、正义感、善良、真诚的战友。虽然素未谋面,但总期待着大家未来在盘古大观或全球各地农场相聚的那一天。

小雄:您很年轻,对事物的认知能力很强,和自己的阅历有关吧?

月球小飞象:也和我的父亲对我的影响有关,让我很开眼界。我见过新疆维族教化中心;见过国内起早贪黑工作却舍不得吃肉、也吃不上肉的基层百姓;见过扎帐篷在田地里生怕种的农作物被偷的穷苦农民;见过国内三甲医院门口为求家人医药费下跪哭泣乞讨的家属;见过官富二代在海外留学生活的奢靡;见过嚣张可怜的小粉红;见过医生做手术前收下的大额红包;见过老师对班上家境不好的学生百般刁难、冷眼相待;见过贫苦城市里官员商人们吃完饭剩下一大桌菜,服务员却对此习以为常的表情;见过街边路人对贫苦乞讨者的冷漠和远离;见过怀有梦想的年轻人为一份不高的薪水当牛做马的劳累和迷茫。我所见到的这些,只是受苦受难的中国百姓的冰山一角。而我尚且还存留勇气和自由,这已经是一种天大的恩赐,就更有义务为他们和我自己去努力。

小雄:能把自己的阅历和自己的行动联系在一起的最大契机是什么?

月球小飞象:过去一年香港年轻人顽强不屈的上街抗争,让我更有勇气去承担年轻一辈应该承担的责任。我时常记得8964的纪录片中,学生们上街,被外国记者问道,你们为什么去游行,他们回答,这是我的责任。所以如果有人问,为什么要参与爆料革命,因为这是我的责任、是我作为中国血脉的孩子,在自己尚有发声自由的情况下,应该要肩负的责任。

小雄:你受过什么委屈吗?

月球小飞象:这其中当然有代价,我被小粉红攻击过、和曾经的许多朋友同学有所疏离;我也非常清楚我的发声可能会为我自己和与我相关的亲友家人带来生活上的风险和压力,这些我尚且能够承受。对比已经因政治原因被中共迫害至死的前辈;在抗争运动中被强奸杀害的勇士;和在中共统治下被奴役、被禁声甚至可能已看不到生活希望的同胞,我的这一些小代价其实微不足道。

后记:通过95后“月球小飞象”默默耕耘的身影,让我们看到了新中国联邦以及华人的未来与希望。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ranxiaoge
3 月 之前

新中国联邦后继有人💪

0

GMusic

新中国联邦空中唱响团队! Sky Shouters from New Federal State of China 11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