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由软件和自由文化运动的思考

内新闻/素材:陌冰仙  校对:七哩香

在自由软件社区,有两个共产分子狂妄地叫嚣并声称,自由软件就是“反对私有制”,所以应该“将自由软件运动升级为共产主义运动”,非自由软件应该翻译成“私有软件”。

这话明显就是共产党人尝试掠夺自由主义新生思想成果以复活共产极权的借口。为什么自由软件不是公有制呢?

因为,自由软件从根本上来讲,允许每个用户按照自己的想法来使用、复制和修改软件,反而更好地保护好了每一个用户的私有财产权,避免了中央机构(例如政府,国家机关,软件公司)对他人行为的粗暴干涉,更是对个人权利的充分肯定。

假如自由软件基金会主张的是共产主义,那么他们将会主张真正意义上的公有制,而非提出基于自由主义的主张。

公有制是什么呢?就是国家或者广大劳动者集体占有生产资料,而非特定的人或者小型集体占有某数量的生产资料,这个制度有什么问题呢?让我们来认真分析这个问题。

公有制通常有两种表现形式:国家所有和集体所有。

当国家所有并且加上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时,国家机构将以“无产阶级”的名义来集中管理所有的生产资料,而经济权力的极大膨胀将会导致国家机构(包括政府)的政治权力也会随之膨胀,这时候国家领导层将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欧洲有句老话叫“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他们将受权力腐化,不顾民众的意志而制定只对执政集团有利的制度,谋取私利,任意打击诸如持不同政见者和异己者这样的具有正义感的民众。

并且由于生产资料和经济活动在这些人的强制集中管理之下,民众(包括所谓的“无产阶级”)都只会成为这些领导层的奴隶。由于上层建筑在这种经济基础的影响下变得高度集中,所以只会造就专制独裁甚至极权主义!

那么,集体占有的问题在哪里呢?答案是:集体占有虽然避免了国家机构控制一切的局面,但同样有问题。

首先有四个很现实的问题:

1.谁来代表集体?“集体占有”下的公有制将由谁来管理生产资料?

2.“集体管理”的决策者将如何选择?

3.如果一部分人和另一部分人起了冲突,如何解决?

4.能够代表集体的通常是多数人,难道就任由多数人欺压少数人吗?

现在假设这样一种情况:目前某市附近的村落一共有1吨草料,现在有个5千人的大村子,和一个几百人的小村子,前者需要0.8吨来喂给牛羊,后者需要0.6吨养殖淡水鱼,但是不够分啊,怎么办?大家都是集体的一份子,都需要!

这时候,往往是后者吃亏,因为一方面民主选举的情况下,前者人数占有绝对的优势,在集体的代表方面,前者作为多数派肯定更有代表性,如果爆发武装冲突,少数人很容易因为寡不敌众而战败。

所以说不管是民主选举、谈判,还是弱肉强食般地争权夺利,多数人手中所拥有的一切力量,包括经济地位,都是无可撼动的;

所以说,公有制虽然避免了私有制带来的问题,但是同样容易让社会陷入多数人暴政的境地,这不是民主,这是多数人的暴政,因为这种环境并没有保护少数派的利益和人权。

甚至,集体的领头者的意志往往会被认定为集体的意志。

例如某个村子里面有90%的人狂热地崇拜村长,只有10%的人思维比较正常,那么有一天,村长和这10%中的某些人利益不一致,那么村长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让那90%的人肆意迫害这10%的人。

退一步说,就是全村人都没有个人崇拜思想,在村长拥有的绝对的权威下,大部分人肯定会拥护村长,就像学校里面班主任和班长的意志被当成大家的意思一样。

所以,无论什么情况下,纯粹的公有制肯定会出现严重的问题,无论是个人崇拜,还是多数人暴政,都会导致类似文革、大清洗、甚至法西斯的后果。

我们现在可以结合上述论证,直接看出这四个问题带来的严重后果:

1.代表集体的人,有了权力就很有可能滥用权力。

2.管理者成了变相的垄断资本家。

3.多数人和少数人起了冲突,吃亏甚至被镇压、屠杀的肯定是少数人。

4.多数人确实会随意欺压少数人。

那么,私有制有什么问题呢?私有制导致了两个问题:

1.生产资料的私有与社会化生产的矛盾。

2.私有制延伸出的垄断现象侵犯了民众对私人物品的财产权。

在基本以私有制为主的经济环境下,每个人或者集体(例如企业)占有属于他们的生产资料,各自进行生产,并且用金钱来互相换取各自需要的东西。

这样的好处是,不会让他人或者政府过多地对个人、小团体、公司的行为多加干涉,保障了民众的自由和权利,充分发挥了生产积极性,可以让大家各自生产各自擅长生产的东西,然后各自出售各自的产品,用于换取各自需要的东西。

然而很可惜,在计算机网络时代,私有制延伸出的垄断行为对民众的财产权产生了影响。例如某人购买了一个储存着版权专有内容的光碟,这个光碟和里面的信息是一体的,软件开发商将光碟连带着里面的软件卖给了此人。

接着,此人可以在属于他的电脑上安装它,可是却不能像一般的财产那样去任意加工改造和二次出售,因为这侵犯了软件开发商的“知识产权”。

如果说已经卖出的信息真的属于你,那么肯定是没有这些限制的。比如你买来的是其他东西,例如一把铁锤,那么这件东西自然属于你,你可以任意改造然后二次出售给其他人。

但是对可复制的、作为智力成果而存在的作品通常不能这么做,否则就对民众的自由和财产权有了很大的破坏作用。虽然说这样保证了软件开发商的利益,但这确实很不合理,这个理由更不能用来为所谓的“知识产权”做合理的辩护。

那么有人可能会问了,既然版权法、专利法这类东西对民众的财产权的侵犯如此之大,那么崇尚私有制的欧美国家为何还要将其发明出来呢?

这就要追溯到印刷行业兴起的那个时代了,版权法起始于(复制技术的)印刷机时代,在那之前,复制信息的方式主要以手抄为主,并没有多大的利润可图,自然不需要版权法的存在。

但是有了印刷机这种可以大规模复制书籍的机器,大批量印刷书籍可以带来巨额利润。

但是不止印刷厂需要利润,辛苦写书的作者也需要利润,所以版权法自然就出现了——英国最早的版权法和美国最早的宪法中分别有这样的内容:“一部通过赋予印刷书籍拷贝的作者或购买者一定期限权利,以鼓励学习的法案”;

“保障作者和发明家对其著作和发明在一定期限内的专有权利,以促进科学和实用艺术之进步”。

由此看来,版权法的初衷是一种用于鼓励创作、学习,以及促进科学和艺术发展的手段,并且一些读者们可能也都知道专利法的目的是为了“以垄断换公开”,促进知识的进步。

很显然,计算机网络时代之前的版权法、专利法主要限制的是印刷厂、机器生产公司等企业,并不限制普通民众。

例如在印刷时代,只有少数人才有印刷机并且懂得使用,普通民众手抄一本或者两本书送给朋友,或者将旧书卖、借给他人并不违反版权法。

因为这并不影响作者和出版商的利益,二次出售和出借图书并不会导致书籍销量明显下跌(毕竟这些书籍依然是印刷厂印出来的),由读者手抄的也只是少量复制品,几乎不妨碍印刷版正常出售。

另外,基于上述原因,打击非授权的复制行为也很容易,只需要询问书店工作人员“这本书籍是从哪个印刷厂进的货?”就行了,根本不需要搜查读者们的家,或者对读者们实施监视。

但是在计算机网络时代,你要想确认有人复制并分享了音乐或者软件给朋友,确实需要在软件里面安装后门,或者监视网络,才能做到这一点。

对于专利法,情况也差不多,基本只限制机器生产公司,普通人家里并没有制造汽车或者摩托车等机器的工具,因此专利法也不会限制民众。

版权法如今堕落到成为少数企业和机构的垄断工具,与私有制的衍生产物“垄断”有一定关系,因为你只能生产特定的东西,生产出来又要不断卖出以获得足够的收入。

在印刷时代,对于不可复制的东西,无论你如何卖二手物品,和以它们为基础制造新东西(比如我买了水果,然后做成果汁出售),你都需要从售卖原材料的人那里购买原材料,然后才能二次出售或者制作你的产品;

对于手抄几本书籍,送给朋友,那也只是少量的复制,不影响出版商和作者的利益;而出售和转借旧书并不产生新的副本,只是永久或者暂时的转移副本,它也同样不影响出版商和作者的利益。

而计算机网络时代,复制方式发生了彻底的变化,你只需要点一点鼠标(或者按一按键盘快捷键),就可以进行无限量的复制,将复制品在短时间内传遍全世界,相当于每一个人的电脑都是速度非常快的印刷厂。

所以,原有的经济结构想要再继续进行,就只能让版权法(甚至未来的专利法)越来越严苛和扭曲,对每个计算机用户都必须严格监视和控制才能保障原有的经济结构继续进行下去,严重侵犯了计算机用户们的自由和隐私权,影响了计算机用户们庞大的创造力。

于是版权法(如果未来科技发展到个人也可以轻易用3D打印机打印电路板和机械,那么专利法也会)用于将本来可以自由复制的东西“强制改造”成不可复制的东西,以维持原有的经济结构;

于是它对个人隐私和权益的干涉越来越严重(例如给你的电子书阅读器里面放后门,删除某本电子书,亚马逊公司就做过这种事情)。

但是许多适应了原有经济结构,或者被出版公司、版权大鳄们误导的人们依然认识不到这一点,他们依然固执地认为随着计算机网络时代的到来,版权的“保护”(其实是垄断性限制)应该加强,丝毫没有考虑上述后果。

并且,尤其是诸如软件代码这类东西,它决定着你的机器会干什么事情,如何干这些事情,以及在一定情况下如何响应用户的操作;

所以当这种情况下,软件的源码和版权的持有者可以明里暗里地肆意干涉你对机器的运用(比如禁止你刷机),在背后做出可能对你不利的事情(例如Win10的强制更新),甚至泄露你的隐私(留下后门偷偷发送用户数据,尤其是实名制的情况下)。

当然,对于文章开头那个共产党人所提出的方案,我肯定是反对的。

退一万步讲,就算实现所谓的“共产主义”可以连带达成软件自由、避免私有制的弊病,就算反对私有制才能达成这种自由,难道可以为了解决一种制度的弊端,就引进共产党那种弊端更严重的制度吗?

共产主义造成的悲剧,比私有制更加可怕,造成的不仅仅是财产上的不平等,更是人权和尊严的不平等!虽然我不能说“资本主义救国”这种有争议性的话,但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救国是有帮助的,如果不改革开放,估计我们已经成为北朝鲜了。

这时候,怎么办呢?

我的主张是,大力推行自由软件文化,削弱(甚至废除)版权法和专利法。

看到这里,请读者们放心,我所主张的并不是让创作者们自生自灭、过着乞丐般的生活,而是设计更好的制度来鼓励创作和分享,在保障创作者、科学家们的金钱收入和名誉的同时,让一切知识和合法发布的智力成果能够自由地使用,不受任何垄断权力干涉。

毕竟版权法和专利法并非目的,而是手段,我们换一种新的手段,目的自然是为了适应技术和生产力的发展,并且通过促进合作来进一步让科学技术的力量发挥作用,为我们创造更好的未来。

自由软件运动(由理查德·斯托尔曼发起)和自由文化运动(由劳伦斯·莱斯格发起),给了我们一个将私有制和公有制的优点结合的新制度的萌芽。

举个例子,当我们的生产资料,通过高科技手段已经可以自由使用的时候,我们可以自己占有自己写的或者收集的软件副本,我的电脑和手机,我怎么用,装什么系统,怎么修改成我满意的样子,外人和任何权威机构无权干涉(包括软件原作者);

我如果愿意,也可以发布这些修改版以后,在他人的改造下为更多的人服务;如果有人需要我帮忙写代码,那我或者我的团队可以收取费用,但我们无权干涉他们对程序的运用;

我们也可以从他们分享的副本中得到改进后的代码以减轻自己的负担——因为这些内容很多人都可以获取到,所以从他人的版本中吸收内容是聪明的做法,可以减轻负担,这样我们继续分享也并不吃亏。

因此,自由文化世界的运转,结合了公有制的优点(结合无数的社会力量进行生产)和私有制的优点(避免权威机构或他人对个人的权益和生活进行不该有的干涉),并且彻底清除了二者都有可能出现的危险情况——垄断。

因此,我们应当认识到,自由软件运动和自由文化运动是全新社会制度的萌芽,它的存在既解决了资本主义的问题,也否决了共产极权试图用更集中、更差劲的社会制度奴役老百姓的企图。

这是人类社会向美好发展的曙光,是通往未来世界的大门。

在这样一个美好而接近完美的社会体系下,你可以自由生产和出售你擅长制作的东西,别人在自由使用的同时也为你的作品的改进做了贡献,同时惠及大众。你不擅长制作的东西可以用自己制作的东西交换或者购买,让大家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而因为大家都能轻易买到合适的3D打印机等生产资料,在有能力的情况下,你只需要复制一份图纸和源码,买一些材料,然后让你的机器把它构建出来。这样不但避免了垄断,还能让广大老百姓获得最大的物质满足,和最大程度的自由。

当然,科技发展到能轻易制作硬件和各种物品的程度,成功改造如今社会的经济结构并非易事。但随着社会进步,总有一天,它终将在广大自由文化支持者的努力下成为现实。请让我们一起努力,为我们美好的未来,为我们对自由的向往!

接下来我要说一些与之相关的其他话题。

我知道我提到“各尽所能,各取所需”这句话的时候,某些共产党人可能又会开始对着我狂骂起来:“这是共产主义的概念!你这个反动分子,居然敢如此污蔑我们伟大的思想!”

我在此提前反驳一下。我提出了一个比共产极权主义好得多的构想,可以实现一个共产主义谎称要实现但永远实现不了的结果,这是我的思考成果,也是我的思维能力的体现。

谁规定只能共产极权主义才能实现这个东西了?你们如果认为共产主义才能做到,那么恰好暴露了你们的“专有”行径,于是乎,共产极权分子试图抹黑和诋毁自由软件文化的卑劣行为暴露无遗。

另外,尊敬的读者,无论您是否支持自由软件运动,都请记住,虽然专有软件是因为私有制的衍生物(垄断)而产生的,而且因为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社会化生产和生产资料私有制的矛盾)而造成了专有软件的危害;

但是我们也不应该因此去支持给人类带来无数灾难的共产主义,任何原教旨共产主义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都是反人类的。作为自由软件支持者,我不背这个黑锅!

同时,我们鉴于此类行为对自由软件运动的声誉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在此呼吁各自由软件组织:但凡有以软件自由为名义鼓吹甚至实施“共产主义”,或者将“共产主义”与软件自由相结合的人,建议除名处理!

我们希望,自由软件运动和自由文化运动能带给这个世界新的曙光,使用一种更好的方式来改善甚至取代资本主义,以便于让人类步入美好而充满阳光的新时代!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按照CC BY-SA 4.0许可证对外发布)

参考资料:
1.《计算机网络时代的版权与社区之争》,作者:理查德·斯托尔曼
2.《版权意识究竟保护的是作者,还是版权大鳄的盘中餐?》,https://www.sohu.com/a/231790376_104421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1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