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rtmatic在2016年菲律宾选举中造假

作者:翼族

图片来源:https://www.poundit.com/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中被广泛使用的Dominion投票机,采用了由委内瑞拉控制的Smartmatic选票软件系统,致使选举的实时数据被非法地传送到国外,大选结果被远程联网操控。当然,这绝不会是Dominion和Smartmatic第一次在某个国家进行选举操控,2018年10月27日发表在《马尼拉时报》上的一篇报道,就揭示了Smartmatic曾经修改过2016年菲律宾副总统选举的结果。

该篇文章作者AL S. VITANGCOL III,他查看了由菲律宾选举委员会公布的某个选区选票的整合日志后,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这些日志都是存在服务器系统上的服务器日志。服务器日志一般是由服务器自动创建和维护的日志文件,其中包含其所执行活动的列表信息。这些日志有两个目的:一是监视和记录在特定计算机系统或服务器内发生的所有活动;另一个是获取有关服务器性能以及其中可能发生的任何问题的反馈。如果一旦发生异常,日志可以被用来跟踪并最终解决系统的错误。

在该作者查阅的众多服务器日志中,其中有一条涉及到一名Roberto Tortolero的人士安装了AES的核心日志并执行了自定义SQL代码(如下图)。其中,AES是指“自动选举系统”(Automated Election System),而SQL(Structured Query Language)则是一种特定的编程语言。那么Roberto Tortolero又是谁呢?作者经过谷歌查询,证实Roberto Tortolero是RTE Panama的移动平台顾问,2015年9月到2016年4月期间他在Smartmatic担任软件工程师。

图片来源:https://www.manilatimes.net

作者在其它日志文件中还发现一些用户的名字,包括Ramón A. Burgos,Alejandro García,Nollymar Longa,AndyNuñez,Daniel Bastidas和Mauricio Herrera。最后这位名为Mauricio Herrera的人士更引起了作者的注意。

Mauricio Herrera是2016年菲律宾选举中Smartmatic的核心技术人员,他和该技术支持团队的负责人Marlon Garcia一起,于2017年6月被菲律宾司法部指控违反了第10175号法律以及《网络犯罪预防法》,擅自访问计算机系统以及故意更改其数据。

《马尼拉时报》关于该起案件的另一篇报道写到,Smartmatic技术负责人Marlon Garcia根据技术人员Mauricio Herrera的建议,对选举系统公开服务器的脚本进行了更改后,本来领先一百多万张选票的马科斯(Marcos)在副总统的选举中,选票增幅突然开始以一种规律的方式减少,最后输给了另一位候选人莱尼·罗布雷多(Loni Robredo)。

根据专家分析,这种减少的方式在统计学上是不可能发生的,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直到马科斯(Marcos)一百多万张选票的巨大领先地位散失殆尽。这一幕是不是非常熟悉?这正是本次美国大选我们在威斯康辛州、密西根州和一些使用了Dominion投票机的州里所看到的一幕。

2016年菲律宾的这次选举操控,只是中共控制的投票选举系统的一次小型演练,而世界上又有多少国家所谓的民主选举是这样产生的呢?

参考链接: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1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