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反川而反川!这是一场长达四年的反川普运动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Mike Li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Bruce

审核:康州盘古农场-Truemanman

尽管有许多证据确凿的选民舞弊的指控和正在进行中的法律战,但选举后推动的向总统唐纳德·川普总统施压,迫其让步,并不是孤立事件。

这是长达四年的一场针对川普的运动的高潮阶段,这场运动始于2016年他第一次竞选总统期间,当时联邦调查局对他的竞选活动展开了出于政治动机的调查。在他随后的四年任期内,有人一直在努力将他赶下台,先是诬陷通俄勾结的说法,然后是企图通过弹劾。

《大纪元时报》在此概述了一些针对美国现任总统的主要努力。

这是一个超越党派界限的问题,因为这不仅是对川普本人的攻击,也是对总统职位的攻击,同时也是对美国立国之本的攻击。

出于政治动机的调查

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联邦调查局(FBI)在2016年对川普竞选团队发起了一项具有政治动机的调查。根据公开的信息,我们知道该调查的启动是基于凭空捏造的证据:川普竞选活动的一名初级顾问对澳大利亚驻伦敦大使的言论。实际上,调查主要依靠的是前军情六处特工克里斯托弗·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代表克林顿竞选团队和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制作的、已被否定的 “斯蒂尔档案”。

川普与俄罗斯的“阴影”

虽然FBI的代号 “交火飓风Crossfire Hurricane(意指来自四面八方暴风雨般的质疑)”的调查行动本身不会发现任何川普与俄罗斯勾结的证据,但正在进行的的调查,包括有选择地向媒体泄密,会给公众造成川普与俄罗斯勾结赢得2016年大选的印象。这给他担任总统的前几年蒙上了阴影,制约了他在国内和国际上的施政。一些国会议员甚至根据这些虚假指控要求对川普的进行弹劾。

科米(Comey)和麦凯比(McCabe)治理下的联邦调查局

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和副局长安德鲁·麦凯比(Andrew McCabe)领导下的FBI主动出击反对川普。麦凯比直接参与了 ” 交火飓风行动”的调查,FBI探员彼得·斯特佐克(Peter Strzok)和FBI律师丽莎·佩奇(Lisa Page)也通力合作参与其中。2017年5月科米被川普解雇后,麦凯比积极推动该机构进一步调查川普。麦凯比领导下的FBI甚至建议司法部官员布鲁斯·奥尔(Bruce Ohr)对斯蒂尔档案重启调查,尽管当时他档案中的许多说法已经被证伪,FBI也因为他向媒体泄密而与他断绝关系。

媒体

在川普担任总统期间,也许反对他的最强大力量之一就是新闻媒体。在过去的五年里,他们不厌其烦地发表了关于川普的歪曲和不准确的信息,同时尽量减少或忽略报道他的成就,试图将他公开描绘成一个非法总统。这类报道在美国制造了愤怒、仇恨和不稳定的气氛。它导致了对总统生命的威胁和对其支持者的暴力行为。

弹劾

2019年12月18日,众议院按照党派路线弹劾川普。虽然参议院后来驳回了这一指控,但这给他的总统任期留下了被弹劾的烙印,媒体几个月的公开攻击川普,使国家陷入泥泞,停滞不前。弹劾原因的核心是2019年7月25日川普给乌克兰总统沃洛季米尔·泽伦斯基打的一通电话,在电话中,川普表示希望对涉及前副总统乔·拜登的潜在腐败指控进行调查。鉴于当时即使是公开的信息,人们也有理由担心美国的政治影响力和纳税人的资金在乌克兰被滥用。当时,众所周知的是,拜登的儿子亨特每月从一家乌克兰能源巨头那里获得数万美元,而时任副总统拜登—用他自己的原话—曾向乌克兰总统施压,要求解雇一名检察官,作为接受10亿美元外国援助的先决条件。这名检察官一直在调查乌克兰能源公司布里斯玛(Burisma),以及其董事会,其董事会成员包括亨特·拜登。

中共病毒

川普的反对者指责总统对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处理不当,行动太晚。然而,这与2020年初的事件恰恰相反。川普政府在2020年2月2日,禁止所有来自中共病毒来源地中国的外国旅行。这一决定是总统违背他的一些高级顾问的建议而做出的,并且超过了当时大多数其他国家所采取的行动。当时,他在政界和媒体上的反对者将其描述为排外主义和过度反应。事后看来,这一决定被证明在帮助减缓病毒传播方面具有极大的价值。随着病毒在美国的蔓延,川普政府增强了检测能力,与各州政府协调,为他们提供所需的联邦援助,利用国防生产法迫使企业生产呼吸机等关键卫生防护设备,并为各大药企提供数十亿联邦资金和放宽联邦法规,推动疫苗的研发。

外国干涉

准确地说,川普是共产主义中国的最大对手。这位总统打破了美国几十年来的对华政策,该政策的基础是相信通过接触和经济发展,中华人民共和国将从一个极权主义政权向一个更民主的国家演变。实际上,这种绥靖政策只是导致了数万亿美元和数十万美国工作岗位流向共产中国。而中共政权非但没有变得更加民主,反而利用这些财富推进其独裁统治,创造了世界上有史以来技术最先进的暴政。中共一直在川普担任总统期间,公开和幕后与他作对。北京利用其国内和海外的宣传渠道—通常是依靠美国自己的媒体来丑化川普,甚至暗示武汉爆发的中共病毒是美国军队带去的。

黑命贵运动(Black Lives Matter)

黑人生命至上组织(BLM)是今年大部分时间困扰美国城市的骚乱的幕后推手。该组织绑架了人们对种族主义的担忧,并利用这些担忧为其推进马克思主义纲领背书。在2015年的一段视频中,BLM的联合创始人帕特里斯·库勒斯(Patrisse Cullors)将自己和她的创始人同伴描述为 “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就像在俄罗斯、中共国、古巴和委内瑞拉一样,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绑架了正义的事业来推进共产主义议程。许多经历过上世纪60年代中共文化大革命的人评论说,美国夏天的骚乱,包括推倒历史雕像的事件,都与之诡异地相似。其结果是造成整个国家的混乱的影响和不安全的气氛。

安提法(ANTIFA)

安提法极端分子身着全套黑色装备,包括盔甲、头盔和面具,并接受过煽动和基本战斗训练,在川普任内参与了许多暴力行为。在许多情况下,这些暴力行为包括使用武器、石块和用燃烧瓶纵火,都是针对执法部门和政府财产的。但安提法成员也曾直接针对手无寸铁的那些川普支持者的普通公民。我们看到这种情况在华盛顿发生了两次,那些在白天聚集在一起支持川普的普通公民,在晚上独自一人在城市里被攻击。安提法组织使用民兵式的武力恐吓和人身攻击公民的政治信仰,制造了强大的恐惧气氛,与美国最基本的价值观背道而驰。

常驻政府

虽然川普作为总统的是行政机构的领导人,但他上任后,继承了一个拥有数十万员工的联邦政府。美国政府中的许多职业官员积极寻求破坏甚至公开与川普作对,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政府中的许多人被媒体机构发布的虚假信息引导,误认为他们做的是正确的事情,误以为与川普作对等于把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事实上,他们阻挠一位合法当选的总统执行人民的意志,对国家造成了伤害。

穆勒特别顾问调查

在FBI局长科米被解雇后,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指派前FBI局长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继续负责FBI对川普与俄罗斯涉嫌勾结的调查。穆勒在最后的报告中得出结论,没有证据表明存在这种勾结。但在长达近两年的调查时间里,给了媒体和川普的政治对手足够的回旋余地,报道川普与俄罗斯的所谓关系,从而将他描绘成一个非法总统。

非法泄密

在过去四年中,川普政府一直受到选择性泄密的困扰,目的是破坏他的总统任期。这些泄密事件中,有些是犯罪性质的,比如泄露川普与外国领导人的谈话记录——这是一项重罪。其中,财政部官员纳塔利·爱德华兹(Natalie Edwards)因非法泄露川普前竞选助手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等人的金融交易可疑活动报告(SARs)而被认定有罪。

2020年选举舞弊

在11月3日的选举之后,出现了几十起与计票有关的选民舞弊或其他非法行为的可信指控。多个州的数十名投票站工作人员在伪证罪对证言的限制下宣誓声明中提供的证词——详述了点票过程中的违规行为,以及工作人员如何被指示对选票进行非法更改,如何无法正确观察点票,以及他们如何目睹新的选票神秘地出现。川普精选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起了一系列诉讼,挑战这一选举过程。他们认为,仅在宾夕法尼亚州,就有60万张选票应该作废,因为共和党选举观察员不允许见证选票处理的过程。

编造叙事

自川普就任总统以来,利用编造的叙事来攻击他的现象一直很普遍。也许最值得注意的是,他声称他为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Charlottesville)的新纳粹分子辩护,但事实上他说,”双方都有非常优秀的人”,他指的是那些 “在那里抗议拆掉一个对他们来说非常非常重要的雕像,并将一座公园从“罗伯特·李(Robert E. Lee)”改为为另一个人的名字”。川普特别补充道:”我不是在说新纳粹分子和白人民族主义者,因为他们应该受到完全的谴责,但你那群人里有很多人不是新纳粹分子和白人民族主义者。” 然而,尽管这已被公开记录在案,但川普在整个总统任期内,尤其是在选举季,仍会不断被问及是否准备好 “谴责白人至上主义”,尽管他在很多场合,甚至在成为总统之前就已经这样做了。

文章链接:https://www.zerohedge.com/political/infographic-4-year-long-campaign-against-trump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2816476026
5 月 之前

只有打死身边的共匪,因为他选择站在邪恶一边充当狗腿子打手,地下奴役打击祸害你,不喜勿喷因为你不懂共匪的邪恶程度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