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革星评:中共治下企业家群体的悲惨遭遇

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星(一号)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The Economist

企业家一词最早由法语“entrepreneur”而来,意思是指冒险事业的经营者或组织者,是指一个能创新、有担当的精英群体。他们在民主法治社会里,可以说是社会的发动机,能够根据社会需求,高效率支配社会要素,创造社会财富,贡献高额税收,受人尊重。

但在中共治下的企业家,因为共产体制“官本位”的原因,绝大多数沦为官员的跟屁虫,攀官附贵、追求金钱成了主业,既丧失了企业家应有的创新精神和担当责任,也失去了做人的基本尊严,连个“小三”都不如。有的人,到头来树倒猢狲散,钱去楼空;有的人,背靠官员飞扬跋扈,反而丢了卿卿性命。

有句名言这么说:中共企业家要么正在监狱,要么正在去监狱的路上。一点也不假,几年前肖建华、吴小晖等赫赫有名的“红顶”企业家还在监狱,这不河北知名企业家孙大午、南京前首富杨宗义11月份又被抓了,也许刚到监狱。更有许许多多的企业家正在去监狱的路上… … 这条路是不是会塞车、拥挤?

这个精英群体的结局之所以这么凄惨,主要是因为中共这个绞肉机似的体制所为。中共是无产阶级专政,自窃取政权70年来,对有产阶级极尽奴役、打压之能事,把本来一个骄傲的企业家精英群体,摧残成了一个极度依附官员的畸形谋利者。具体来讲,中共对付企业家群体的手段大体有以下几种:

一是收归国有,控人管物。这主要是针对中共上台之初留在大陆的民国企业,典型代表是荣毅仁家族企业。荣氏家族的申新企业以纺织业为主,当时业务占据半个中国,为了控制住当时的民营企业,中共先是拉拢荣毅仁为标兵、上海副市长,后来采取“三反五反”和“公私合营”运动时,荣毅仁感觉挺美,学雷锋领头将家族企业公私合营了,实际上中共达到了控制荣氏家族企业的目的。

既然最大城市上海的最大企业被公私合营了,全国民营企业羊群效应随风倒,都到了中共的麾下听命。结果是,荣毅仁文革被打瞎了左眼,成了独眼龙,后来尽管当了国家副主席,实际是个傀儡,不仅和当代王公公的权力没法比,自己的家族企业也彻底充了公,荣氏家族至其儿女荣智健是第四代,基本上寿终正寝。其它企业家的命运也都很惨。

二是扣个“黑社会组织”的帽子,一锅端。代表性的是薄熙来的重庆“唱红打黑”运动。薄先生政治斗争失败被贬到古蜀国之地重庆,不甘心当阿斗,于是标新立异,一边唱红歌吸引中南坑和全国的眼球,一边给重庆的民营企业家排号扣黑社会的大帽子,轰轰隆隆,把民营企业家的钱袋子都充公到了重庆财政局。

许多好好的民营企业成了黑社会组织。期间,一大批民营企业家哭爹喊娘也无济于事,基本都是企业关门,人进牢狱。要知道,这可是在民风彪悍的辣重庆,其它地方企业的惨状更可以想象。薄还把辽宁的王立军调到了重庆当公安局长,实际就是他的打手,结果不但薄给自己带了个绿帽子,还被王立军夜闯美领馆的行动送进了秦城。总之,苦了那些民营企业家,赚钱赚成了黑社会。

三是配合官员舍车保帅,充当官员的打手或者替罪羊。中共每一个官员的后面,都有几个白手套,需要用权力换银子,否则无法给上级送礼行贿,不行贿就不能被提拔。但官场险恶,官员遇到仇家或政敌或对手,有时候需要企业家朋友出面摆平,后者也乐得为之,因为后面有更大的利益回报。

这种例子太多就不列举了。但中共茅屎坑环境下,企业家有了钱就嚣张,来借官员消灭对手的事例也是不少,不妨一说。譬如周永康倒台后暴露出来的刘汉案件即是如此,刘汉在四川企业圈说一不二,威望的渊源之一就是借助周永康之子周滨,动用最高法院的刑律,把当时实力相当的东北袁宝璟三兄弟判为死刑,也是轰动一时。动刀者比死于刀下,刘汉即是一例。

总之,中共治下的企业家表面风光,其实苦不堪言,除非他是一头猪感觉不到,确实有的企业家很享受茅屎坑的污泥,譬如马云。王健都死了,你这“马上的云朵”还不醒醒?!再不觉醒,就是王健第二。

中共企业家的遭遇除了以上还有很多,本文所说只是九牛一毛。企业家们都应该醒醒了,依附官员不是正路。据说中共官员到头来也有两条路,都会是“两院院士”,要么一条路进了法院,要么一条路进了医院。实际上,这帮人比谁的压力都大,民营企业家依附这些人,大都是先进“两院”,再进监狱。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