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费列罗»报刊文:法国正与美国的变革背道而驰

文章作者:让.皮埃尔.罗宾

中文翻译:一零   校对:Ikonic

French President Emmanuel Macron (R), his wife Brigitte Macron (L), US President Donald Trump (2nd L) and First Lady Melania Trump (2nd R) attend a dinner at Le Jules Verne Restaurant on the Eiffel Tower in Paris, on July 13, 2017 as part of US president’s 24-hour trip that coincides with France’s national day and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US involvement in World War I. – Donald Trump arrived in Paris for a 24-hour trip that coincides with France’s national day and the 100th anniversary of US involvement in World War I. (Photo by SAUL LOEB / AFP)

编者评:作者通过对比川普与马克龙和里根与密特朗来阐述,法国每次在世界大变局时次次“站错队”,又不得不半路“折回”。马克龙这位为富人代言的总统无视潮水般的民意,必然在会在2022年的法国大选中付出代价。

曾经是快乐的日子,那时候餐馆对外营业。伊曼纽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就任仅仅两个月后,和他的妻子布里吉特于2017年7月13日邀请川普和梅拉尼娅夫妇在埃菲尔铁塔二楼的星光熠熠的儒勒凡尔纳餐厅享用晚餐,只允许摄影师在场。川普是2017年1月上任,他当时还是“新人”,和马克龙产生了某些共鸣。 在爱丽舍宫看来,这两个得意洋洋的局外人看上去如此傲慢而自豪。巴黎梦想着成为美国新政府在欧洲大陆的优先伙伴。

两国总统相隔四个月上台并不是平凡的天象。只有一个先例,共和党人里根于1981年1月入主白宫,弗朗索瓦·密特朗于同年5月入主爱丽舍宫,是自1958年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左翼第一次重掌政权。

马克龙与川普,密特朗与里根,相似之处不仅在于日期更是两大意识形态冲击的历史的重演。我们每次都能看到法国完全将自己置于与美国潮流相左的位置。然而,无论人们愿意与否,一个世纪以来,如何看待社会和经济的深刻变革方式,世界的主导力量一直在为其他“先进国家”树立榜样。

1981年5月,正当美国人在为支持绝对自由主义经济而运作的历史性转折点法国选择了社会主义道路。经过半个世纪干预主义作为对1930年代大萧条的一种补救措施,里根政府开始了自由发达经济的漫长周期,并孕育了全球主义。我们现在知道,这一特别有利于地缘政治的周期持续了近四十年。随着美国开始自由主义革命,法国走上了相反的道路,左翼联盟实行了国家化复兴和国有化政策。

2016-2017年两国政府重新洗牌,亿万富翁平民主义者川普的“保护主义 ”胜选。他既注重商业,又关心因无节制的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导致贫困的美国大众。但是马克龙并不关心这些。这个由三分之二的法国人选出的第五共和国中最年轻的国家元首,旨在“使法国成为新兴国家”,劳动力市场自由化,应某些势力要求为其扫除障碍(包括取消巨富税)。然而,全球化的失利方,却在大西洋的另外一侧把川普送上总统宝座。更早之前,2016年6月,他们在英吉利海峡对面进行了脱欧表决。这些人在法国都有拥护者。但是,这些我们成之为“外围法国人”在法国众神之王马克龙的眼里是无关紧要的。 2017年7月2日,他毫不掩饰地称他们是“微不足道的”,正是这些人为川普摇旗呐喊,他们像浪朝般的汹涌 。

一个法国总统可以如此这般的无视汹涌的浪潮和美国的转向,冒着风险与西方灯塔国家抗衡?很明显,密特朗和马克龙都在上位后不到两年后被迫走回头路。对社会主义者来说,1983年3月是他们的“严峻转折点”,重心回到欧洲的政策,成了法国政治的起点和终点(1992年建立单一市场、七年后出现欧元)。至于马克龙,“自由主义者,富人的总统”,根据贴在他身上的标签,他的漫长改革之路在2018-2019年冬季因“黄马甲运动”而停止。从那时起,他的五年任期陷入了社会冲突, 接踵而来的是2019-2020年冬季发生的退休金改革危机。互不信任的社会氛围将极大地加剧马克龙追随者对中共病毒危机的管理的难度。

与里根成功地连任两个四年任期(密特朗的两个七年任期)不同,川普并未能连任。然而,所有观察家都同意,无论是平民主义层面还是中美关系的转折,他的烙印都会保留下来。我们是否能说“马克龙主义会在马克龙卸任后留存下来?”提一个离大选前还早的问题;还是应该自问一下,“ 马克龙式革命”今天还剩下什么?从来没有嗅到一丝线索,连气味都已经完全消散了。

从马克龙-特朗普和密特朗-里根的比喻中,我们会保留这样的结论:四十年前总统连续连任两届更容易,等着看2022年5月。另一方面,从密特朗到马克龙,有一个常数就是法国社会总是赶不上现代的气息。 就像1981年,抓着使用了30年辉煌时期的指导经济措施不放,没有看到世界渴望获得自由经济。2017年,或多或少地错过了自由经济周期和全球化之后,用马克龙的话说我们正在努力适应“转型”-却没有看到车轮已经改变方向。错过时机是永远的遗憾。

原文链接:https://www.lefigaro.fr/vox/economie/jean-pierre-robin-le-tandem-macron-trump-une-replique-de-mitterrand-reagan-quarante-ans-apres-20201122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巴黎七星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我们: https://discord.gg/mM4pXyJJAx 11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