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贵视角】正本清源:从文贵先生关于“信仰”与“资本主义”的讨论说开去

作者:卡拉马佐夫姐姐【㊙️翻Gnews原创组】
责编: 心声

图片来源:epa.gov

“西方世界已经完全没有信仰,信仰排在后面去了,资本主义排前面,过去资本主义是建立在守法和有信仰的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现在是一切基于资本为大的西方的‘信仰’和西方的所谓的民主法治。完了。这钱可以买信仰,钱可以买法治,可以买自由民主。”

这是郭文贵先生在2020年11月21日直播中说的一段话,非常简洁深刻地概括了发展到当今阶段走向死胡同的传统资本主义。而这与德国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在一百多年前的巨著《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中对资本主义末世的预言不谋而合。熟悉该书的读者都知道,马克斯·韦伯从新教伦理的观点出发探寻了现代资本主义的源动力,而最重要的是在书的最后,他更是做了先知般的预言——现代资本主义自打它在娘胎时就埋下了祸根。

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

关于资本主义系统的内在悖论,要从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引领的宗教改革说起。与宗教改革前的天主教相比,新教更多地强调了“天职”的概念,认为教徒就应该“入世苦行”。翻译成大白话就是鼓励教徒通过努力工作来遏制现世的各种欲望,最终目的是荣耀上帝。

宗教改革先驱马丁·路德

此后,又有以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为代表的清教徒倡导努力工作,积累财富,然后可以把财富用来再投资,但又不能享受财富,因为这是耽于享乐,所以只能继续努力工作来荣耀上帝,继续挣钱,继续再投资,如此循环往复。于是很大程度上通过这些“工作狂”新教徒的努力,现代资本主义完成了原始资本积累,这个庞大的资本主义机器通过以信仰为源动力的最初一拨新教徒转动起来了,一发不可收拾。

英国清教教会领袖、神学家理查德·巴克斯特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作为“资本主义机器”的最初发动者的这些新教徒们,是为了荣耀上帝而超级努力地工作,而他们不看重财富,产生的财富只是副产品,然而副产品(财富)像滚雪球一样越聚越多,他们的后代所生活的社会必定越来越富庶,然后呢?

新教循道宗创始人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很早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提出了以下关于资本主义的深刻悖论:

“我忧虑的是,无论在何处只要财富增长,那里的宗教精髓也就以同样的比例减少。因此我看不出就事物的本质而论任何真正的宗教复兴如何可能长久持续下去。因为宗教必定会产生勤劳和节俭,而勤劳和节俭又不可能不产生财富。但是随着财富的增长,傲慢、愤怒和对现世的一切事物的热爱也将增长。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循道宗,尽管它是一种心灵的宗教,尽管它在眼下像青翠的月桂树那样繁茂,又怎么可能会继续以这一状态长存下去呢?由于各地的循道宗信徒都在日复一日的越来越勤劳节俭,所以他们所占有的物质财货也随之日益增长。因此,他们的傲慢、愤怒、肉体的欲望、声色的欲望和生活的傲慢也成比例的增强。这样,尽管还保留着宗教的形式,它的精神却在飞逝。难道就没有办法阻止纯粹宗教的这种不断衰败吗?我们不应阻止人们勤劳节俭;我们应当敦促所有基督徒都尽其所能去获取一切,并尽其所能去节约一切,事实上,这也就是敦促他们致富。”

循道宗创始人约翰·卫斯理

简而言之,约翰·卫斯理想要表达的资本主义内在悖论是:新教徒由于对上帝的爱必须会勤俭节约努力工作,而勤俭节约努力工作一定会产生财富,而财富腐蚀人心,让人产生各种现世的贪欲,用基督徒的话说,就是“与上帝远离”,工作动力因此断了源头(信仰),而这个结果恰恰与这些教徒想要的完全相反。

断了源头的资本主义:危机正在上演,共产极权怪胎恶魔趁虚而入

2020年,距马丁·路德宗教改革已经500年,距五月花号登陆美洲大陆也已400年,资本主义发展到今天,完全按照约翰·卫斯理所推演的那样,财富已积累成天文数字,与此同时,整个社会也因此断了信仰的源头。比如我们扪心自问,多少人工作别说是为了信仰,为了“荣耀上帝”这样崇高的理由,哪怕说是出于真正的喜欢?多少人工作仅仅是为了一口饭吃?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他们其中到底有多少是出于使命感(也就是新教徒所说的“职业的呼召”),抑或仅仅是出于虚荣攀比,想要比周围的人过得好,把周围的人比下去,满足自己的优越感?或者干脆直截了当地“我想要挣好多钱,住豪华别墅”?简而言之,就是如今大家工作的目的已经在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悄悄改变了,从“为了信仰”,到“为了现世”。

当一个社会不再有真正的信仰的源头,危机也就出现了。于是就有了本文最开头文贵先生的那一段话。

更可怕的是,马克斯·韦伯早已先知般的预言到了如今的资本主义危机,他本人都不知如何解决:“对圣徒来说,对物质才获得关注只应是‘披在肩上的一件随时可以甩掉的轻飘飘的外套’。然而命运却注定从这一外套锻造出一件钢铁般坚硬的外壳”。新教徒们依靠着信仰的力量为他们的后代创造了大笔的财富,可是这大笔的财富却成了囚禁后代的牢笼,庞大的资本主义机器越转越快,把后人搅进去了,无法抽身。如今,渺小的个体在这个大机器中很可能会迷失,底层人民每天疲于奔命,努力跟上这个机器的节奏,而顶层既得利益者多是贪图享乐之辈,他们的贪欲像无底洞一样勾着他们赚钱再赚钱,永无止尽。

对于预想到的末世悲景,即使是天才的韦伯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在书中末尾感叹了一句:

“狭隘的专家没有头脑,寻欢作乐者没有心肝,在这个虚无者的想象中,它幻想着自己已经攀上了人类前所未至的高峰。”

想想那些支持CCP病毒自然起源的所谓“科学家”,再想想纸醉金迷的好莱坞,韦伯的这句话,难道不是当今最恰如其分的写照吗?

最可怕的是,估计连先知般的韦伯都没有想到,在资本主义早已危机四伏时,另一个可怕的幽灵——共产极权主义趁虚而入,把原本信仰已逐渐淡薄的资本主义社会逼向崩溃的边缘。人如果没有强大的信仰,会由于人性中的傲慢、贪婪、好色、懒惰等弱点变得不堪一击。而中共深谙人性,或许他们也恰恰看准了资本主义的悖论带来的信仰危机,于是“蓝金黄”计划横空出世,攻城拔寨,所向披靡,就差那么一点点就成功了。

正本清源,涅槃重生

“没有人知道谁将生活在这一钢铁般坚硬的外壳里,也没有人知道在这惊人的大发展的终点是否会有全新的先知出现,或者是否会有古代观念和理想的伟大再生。”

这是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末尾发出的慨叹。如今历史已经发展到十字路口,千疮百孔的西方资本主义与以中共为首的共产极权在本次美国大选中爆发出了一场没有硝烟的“终极之战”,人类社会又一次到了不得不改革的时候了。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不言自明的是,内在于人心的真信仰才是个体与人类社会不断进取、提升的源动力。重新找回信仰,人类社会才有希望,臭水沟般的社会才会重新变得清澈。这意味着,彻头彻尾无神论的共产主义必须从地球消失,而如今断了源头的资本主义也需要重新找回先辈纯净的信仰。爆料革命的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甚至全世界人民找回真实,找回信仰,正本清源。此外,如何吸取这一波资本主义内在悖论的教训,即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让社会总体上保持着真正的信仰,也是需要我们一起探索和努力的。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5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Wenqing
5 月 之前

东西方都产生了信仰危机,生存危机即将到来是必然的,人类不但要回归对神的信仰,还首先必须忏悔并顺服神的管教,祈求神怜悯众生🙏🙏

0
zeburmi
5 月 之前

什么主义都是最初响应人们的美好期盼…难道人类真的不能逃脱 ‘兴, 百姓苦, 亡, 百姓苦这个怪圈吗 ? 除非能找到东西替代’奴隶’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1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