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参考】川普会公布曝光暗杀肯尼迪阴谋的文件吗?

作者:泰勒·德登 | 翻译:Jessi/詹茜 | 校对:jiasen | 编辑、美工:灭共小宇宙

原文链接:Will Trump Release The Files Exposing The Cunning Plot To Kill Kennedy?

拒绝向拜登让步而导致评论家们攻击川普总统不尊重美国的民主体制,现在真是一个好时机,提醒这些评论家们不要忘记他们大肆吹嘘的美国民主体制的黑暗的一面—国家安全部门在1963年11月22日在达拉斯进行的暴力政变行动。

从一开始,官方就一直坚称一个没有明显动机的孤僻难对付的前海军共产主义者刺杀了总统。政府官员说,这儿什么也看不到,各位,是时候继续前进了,这只不过是一个已经过去的普通的谋杀事件。

如果任何人谋杀了一位联邦官员,你可以肯定一件事儿:联邦政府会想尽一切办法保证将每一个牵涉其中的人绳之以法。就像有人杀了一个警察,那么所有的警察会被调动起来抓捕并且起诉每一个杀害警察的人。鉴于联邦政府的巨大权力,这种情况在联邦政府层面就更为常见。

然而,在肯尼迪谋杀案中恰恰相反。所有的努力立即变成了把这一罪行归罪于一个叫李·哈维·奥斯瓦尔德的前海军共产主义者的身上,并停止了是否有其他人牵涉其中的进一步调查。

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不是我们期待联邦政府处理任何联官员谋杀案的方式,尤其是被谋杀的是美国总统。我们期望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甚至折磨嫌疑人,只要能抓捕到任何可能参与了这起谋杀案的人。

例如,就在谋杀发生后的三天以及奥斯瓦尔德自己被谋杀后,司法部副部长尼古拉斯·卡岑巴赫发布了一份备忘录,声称:公众必须满足于奥斯瓦尔德是谋杀者;他没有在逃的同伙;并且获得的证据足以使他在审判中被定罪。他怎么如此确定奥斯瓦尔德就是杀人犯并且没有同伙?他为什么这么急于停止调查?面对总统的被谋杀,他听起来像一个正常的官员吗?

答案就是美国国家安全部设计的这个狡猾的计划,确保立即停止对谋杀案的调查,并且不要将火引到自己身上。

谋杀案本身具备了所有典型的军事伏击的特征,也就是射击者从前、后向总统开枪。毫无疑问,这次伏击责任在于参谋长联席会议,从总统就职那天起,他们一直在对他发难。(参见FFF的书《肯尼迪与国家安全机构的战争:肯尼迪为什么被杀?》作者:道格拉斯,九十年代在暗杀记录审查委员会工作。)尽管参谋长联席会议是军事伏击方面的专家,但是鉴于这个计划的狡猾复杂的程度,他们在进行计划的整体设计和掩盖时显得智商不够。毫无疑问责任在于中央情报局,他们的最高级官员都是长春藤联盟的优秀毕业生。而且,实际上中央情报局从成立之初就致力于有国家资金支持的暗杀以及如何隐藏他们在其中的角色。

为了保证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在肯尼迪谋杀案中的作用不为人所知,他们不得不想法从一开始就停止对其的调查,他们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虽然正常的情况是对谋杀案进行彻查,然而得克萨斯州和美国官员却反其道而行之。他们仅仅满足于将一切归罪于奥斯瓦尔德身上,一个编造出来的孤僻的难对付的前海军共产主义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一事实逐渐清晰起来,那就是奥斯瓦尔德是一个政府特工,很可能是从事军事情报工作或者也是中央情报局和联调查局特工。他的工作就是把自己描绘成一个共产主义者,这使他不仅能够潜伏到国内的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组织,也能渗透到像古巴和苏联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

毕竟,你听说过多少共产主义者海军士兵?海军是一个招募从事情报人员的好地方,在军队里奥斯瓦尔德掌握了流利的俄语。没有军事语言学校的帮助,一个士兵如何能做到这一切?据说他曾经要叛变并且答应要交出在他在军队里掌握的秘密,但当他从苏联回来后,联邦大法官和国会并没有对他的行为进行调查,即使当时正处于冷战的高潮。

所以,奥斯瓦尔德会成为完美的替罪羊。他能够做到一切听从上级的指挥,埋伏到任何地方。并且他有一个共产主义者所有的特征,这可以立即使处于冷战时期的美国人对他产生偏见。

便是仅仅构陷奥斯瓦尔德还不足以停止对谋杀案的调查,积极的调查无疑会揭穿构陷的阴谋,他们还需要更多的东西来掩盖这一切。

如果你打算诬陷某个人从后面开火,那么难道不是只会有从后面射过来的了弹才说得通吗?他们为什么会诬陷一个从后面射击的人有从前面射出的子弹?

这就是设计这个特殊的政变行动所需要的智慧开始起作用的地方,这个计划比之前反对肯尼迪的成功的政变行动和谋杀更狡猾。——即1953年的伊朗,1954年的危地马拉,1959-1963年的古巴,以及1961年的刚果。

现在毫无疑问,肯尼迪被两颗从前面的子弹射中。在肯尼迪被宣布死亡之后,帕克兰医院的治疗医生马上把脖子上的伤口描绘成了子弹进入的伤口。他们还说肯尼迪的头的后面有一个巨大的橘子大小的伤口,医院里的护士也这样说;两个联邦调查局探员说他们看到了巨大的子弹射出的伤口;特勤局特工克林特·希尔也看到了。海军摄影专家桑德斯·斯宾塞在九十年代告诉ARRB,在谋杀案发生的那个周末,在绝密的条件下上他冲洗了肯尼迪的尸检照片,照片显示了肯尼迪头部的后面有一个巨大的子弹射出的伤口。总统头部后面的一块碎骨头后来在迪利广场被找到,这仅仅是部分确凿的证据,说明击中肯尼迪头部的子弹毫无疑问是从前面射来的。

好吧,如果有个枪手从后面开枪并且他是个共产主义者,再假设有个枪手从前面开枪,那么他们必须协同作战,所以枪手是谁?谁从前面开的枪?从逻辑推理上来说他们必须是奥斯瓦尔德的共产主义者同伙。

这就是奥斯瓦尔德在谋杀案之前所谓的去古巴和苏联大使馆的目的,看起来好像他正同共产苏联和古巴合作谋杀总统。

如果谋杀总统是苏联所谓的控制世界的企图的一部分,那么美国的报复就意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这可以肯定就是1963年时美国人最恐惧的核战争。

但是为什么不以某种方式报复呢?难道美国官员会对美国总统被共产主义苏联所杀进行报复而犹豫不决,仅仅是因为他们害怕核战争?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 事实上,综观肯尼迪在职期间,五角大楼和中央情报局一直急不可耐地要进攻古巴和与苏联开战。

但是这就是矛盾所在:当你们那边首先发动了暗杀行动的时候,你们如何采取将要毁灭世界的行动?记住:正是中央情报局开启了同黑手党合作暗杀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洛的暗杀行动。

事实上,达拉斯区检察官享利·韦德一开始就声称奥斯瓦尔德是共产主义阴谋的一部分,约翰逊警告他闭嘴,以免他不经意间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而且,当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厄尔·沃伦最初拒绝了约翰逊的最终成为了沃伦委员会任职的邀请时候,约翰逊通过暗示他避免世界大战的重要性来唤起他的爱国主义感情。他运用同样的理由说服了参议员小理查德·拉塞尔。

从一开始,沃伦委员会的一切活动都是在国家安全级别的国家机密下进行的,包括一个绝密会议,讨论他们获得的有关奥斯瓦尔德是一名情报人员的信息。当沃伦被问到是否美国人民能够看到所有的证据的时候,沃伦给予的回答是:能,但是你此生是看不到了。

但是这一切说得通吗?如果事实上暗杀是由某个孤僻的难以相处之人实施的话,那么国家安全和国家机密与其有什么关系?

这无疑就是他们怎样诱使三位军队病理专家进行了一场欺骗性的解剖,告诉他们为了确保没有全面的核战争,必须掩盖子弹是从前面射过来的这一事实。这就是我们如何得到了一个欺骗性的尸检(请看我的书:《肯尼迪尸检》和《肯尼迪尸检2》)

因此,这个计划需要在两个层面上进行:一个层面涉及某些人称之为掩盖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故事,它需要中止调查以及进行欺骗性的尸检以便阻止核战争。另一个层面涉及到要让美国人看到他们的总统是被一个人杀死的,一个编造出来的孤僻的难对付的共产主义者,一个前海军军人。

很明显,保密和服从命令是这一计划成功的必不可少的条件,这就是为什么把尸检从文职官员手中夺走交给了军方,这样就能够命令军队里的人参与欺骗性的尸检,并强迫他们对于看到的一切进行保密。

这就是为什么海军摄影专家桑德拉·斯宾塞三十多年以来一直守口如瓶,她被告知她对肯尼迪尸检冲洗的照片属于绝密行动。军人听从命令并且会绝对保密。想象一下如果斯宾塞在接下来暗杀后的那个星期说出她的故事,暗示她做了虚假的尸检事情会怎么样呢。

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显示有罪的迷团凑到了一起。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由暗杀记录审查委员会发布了大量的秘密信息。

当然,完全解开这个谜团还需要一些信息,毫无疑问这些信息仍然被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部门视为绝密,但是足够的间接证据的曝光使人们能够看出这个人类历史上最狡猾最成功之一的谋杀案的轮廓了。

到了公布所有的官方手中的暗杀记录的时候了,包括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五角大楼和所有其他的联邦机构。基于国家安全需要继续保密的理由是荒唐滑稽和毫无根据的,需要继续保密的唯一理由就是国家安全部门知道这些记录将会更好解释他们在1963年11月22日进行的政变行动。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 根据荒廖可笑的所谓的国家安全,《肯尼迪档案收集法案》给了联邦机构另外25年来公布暗杀有关的记录,这个时间在川普政府早期就已经到期了。在承诺公布这些文件后,川普让步于中央情报局继续保密的要求,将保密时间延长到2021年10月。

但是我们都知道2021年会发生什么,中央情报局会告诉总统拜登国家安全需要继续保密,而拜登会听从他们。

时间已到。在大家都在争论川普的行为是否冒犯了美国的民主制度的时候,何不下令公布中央情报局和联邦机构手里的大约15,000份仍对公众保密的记录呢? 毕竟,很难兼顾调和政权更迭和美国自吹自擂的民主制度(对罪恶)的掩盖,不是吗?

川普总统——做正确的事情吧。命令国家档案局现在向美国人民公布那些长期秘密的记录,谁在乎中央情报局、五角大楼、和别的联邦机构高不高兴?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1月 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