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500多名右派活活饿死的“夹边沟”,看中国即将到来的粮食危机

温哥华战友之家 文文-自由法兰西

校对 上传 双鱼侠

2019年路德就在节目中号召国内的同胞开始存粮,以应对随着美国与中共国的全面脱钩,中共外汇枯竭后必然会出现的粮食危机问题。根据中共《新华网》2019年7月的一篇报道,中共国目前每年进口粮食超过1亿吨,大豆需求更是超过80%依靠进口。

2020年,随着国内几十个省份水灾、旱灾、蝗灾、冰雹,及中共释放的病毒危机,国内粮食已经大面积减产,再加上农民囤粮惜售,国有粮库收缴上来的粮食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二。国内市场上的粮价,肉价今年一涨再涨,缺粮已成定局。

近日,中共提出了土豆(马铃薯)主粮化的发展战略,即逐步实现土豆由副食消费向主食消费的转变,实则为即将到来的粮食危机美化蛊惑吹风。

bbc
图片来自BBC

不寒而栗!这一切都让人想起了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发生在中共国的那场大饥荒,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引起的粮食危机,实则是在中共统治下人为造成的一场大灾难。虽然史料尚未公开,但据中外各方调研估算,这场粮食危机共造成了大陆同胞1500万~5500万人的非正常死亡,堪称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人为灾难,也是规模最大的饥荒。

大饥荒的原因,中共自己归咎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而根据《中国社会科学报》2014年9月22日第649期《对“三年困难时期”人口非正常死亡问题的若干解析》一文,“错误(大规模饿死人)是中国共产党在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道路过程中所犯的”,与一贯宣传的“自然灾害”“苏联逼债”无关。”

换言之,动辄几千万条饿死的人命,不过是马列幽灵在中华大地游走扎根摸索过程中的祭品。时至今日,对这场“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无妄之灾,尚未见任何中共官方进行追忆、反思和承认错误。

而大饥荒的年代,据考证,也并不仅仅局限于“三年”,而是从1958年一直持续到1962年。

在这个大背景下,杨显惠先生本世纪初出版的《命运三部曲》引起了我的极大兴趣。

其中《夹边沟记事》记述了1957~1961年间,在甘肃酒泉境内的夹边沟农场内上千名知识分子被饿死的苦难遭遇。在这场对知识分子美名其曰“社会主义改造”的非人折磨中,农场3000名右派中的1500多人被活活饿死。

根据杨显惠的调查,右派们刚到夹边沟时每月定量是40斤粮,但是在1958年以后,粮食供应逐渐减少到每月20斤,整整减少了一半,即在缺糖少油无肉的前提下,每人每天只有七两粮食,而这就是这些在盐碱地上充当重苦力的知识分子在天寒地冻的河西走廊赖以生存的全部依靠。

随着1958年冬天的到来,他们当中最体弱不堪的一批首先就命赴黄泉了。饿死的人中,还包括傅作义的堂弟,被写信从美国劝回国内的水利专家傅作恭,他被发现时饿死在猪圈旁,尸体被茫茫大雪所掩盖。

当然,按照CCP一向“假恶丑”的传统,在上千冤魂死后为他们统一炮制的病例上,是找不到一个同饥饿相关的字眼的。

在大饥荒中,全国各地都有吃人惨案发生,更不用提大家都耳熟能详的用一把棒子面就可以睡一个大姑娘的故事。而在农场,饿疯了的知识分子们,除了吃草籽、野菜,别人粪便和呕吐物中尚未完全消化的土豆儿,也会在夜里去荒野上刨食刚死去同伴的内脏……但即使这样毫无尊严甚至惨绝人寰的饥不择食,也挡不住最后每天几十人的成批死去,然后被肮脏的破被子一裹,拉到附近的沙包里,用沙子草草掩埋一下了事,因为渐渐地在农场里连有力气掩埋死者的人,都找不到了。

而对这样令人震惊的人间惨剧,身为老革命的时任张掖地委书记并不为之所动,他大声呵斥前来报告请求拨粮的农场主管:死几个犯人怕什么?干社会主义哪有不死人的,你尻子松了吗?!

……文贵说的对,CCP真是一个大粪坑,把人变成鬼的邪恶体制!纵观它70年的历史,都写满了“吃人”二字!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参考消息:

  1. 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三年困难时期
  2. https://zh.wikipedia.org/wiki/杨显惠
  3. http://www.xinhuanet.com/food/2019-07/15/c_1124753434.htm
  4. https://gnews.org/zh-hans/587677/
  5. https://info.51.ca/news/china/2020-10/940510.html
  6. https://history.sohu.com/20131119/n390332190.shtml
+6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hina
5 月 之前

灭赤匪

0
zhibin
5 月 之前

红色艾滋得了这么多年,病入膏肓,必须大手术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