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货李毅痛骂批评他死四千人等于没死人的新京报熊志说开去

撰稿:喜马拉雅的肉夹馍;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邓学平律师2020年11月25日18:29 来自 iPhone 11 Pro Max 已编辑 

#新京报熊志 李毅#【强烈建议完整观看】严谨的社会学学者究竟应该长啥样?看看李毅怒呛《新京报》和熊志的架势,你支持谁,站在谁一边呢? L武力统一的微博视频 2上海·上海白玉兰广场 ​

这一段视频越看越有味道,由于学识浅薄再加上阅历不丰,有幸头一次看到毛泽东第一他第二的李毅公然在镜头前撒泼打滚,这样的机会实在少见,都说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看了李毅的插科打诨,那句话应该颠覆了,生活就是最好的艺术,下面是李毅视频的全文概要——

[亲爱的全球听众观众大家好,我是李毅,今天是我们播李毅看世界新的一期,对不起,我看一下时间,现在的时间是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4日星期二,下午5:14分,今天讲的这个事儿比较有点爆炸性,就是李毅回应新京报熊志那篇文章对我的批判和挑战,我回应一下,那么我想主要讲四点、四个方面的是问题,,第一,李毅是个什么人;第二李毅回应新京报的熊志攻击李毅的文章;第三,新京报是个什么报纸;第四,熊志是个什么人。我想讲这四个方面,都尽量简短。

第一个方面我先讲一下李毅是个什么人,李毅是一个世界著名的学者,是一个有巨大的学术成就的学者,第一,我是一个社会学家,社会学有几十个分科,我主要做两个分科,一个叫分层社会学,一个叫做国际社会学,我一定要说,非说不可,这是最重要的内容,这比其它三个地方都重要,作为分层社会学什么意思?大家平时可能不大注意,就是讲阶级阶层分析,那么我在中国社会阶级分层社会学阶级阶层分析方面,我在全世界、全中国是个什么地位呢,我有一本英文著作,叫做The Structure and Evolution of Chinese Social Stratification ,也就是说叫中国社会分层的结构和演变,这本书如果你在亚马逊你点击你去搜索The Structure and Evolution of Chinese Social Stratification 中国社会分层,我这本书排名世界第一(已经)十五年, 这个领域的第二、三、四、五名十五年来一直在变化,这本书在亚马逊上你键入书名,它在世界排名第一连续十五年,所以我为中国社会学、为中国学者、为祖国争了光、争了气,我是世界著名的研究中国社会分层的顶级学者。好了,你说你在外国出名跟我们中国有什么关系,我讲一下,大家都有手机,你把你的手机拿出来拿到百度,你搜索什么呢?当今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的分析,你如果搜索这个东西的话,你会看到,全中国、全世界很多名家都在做这个研究,排在前面的是两个人,毛泽东、李毅,所以我在中国社会分层在当今中国社会阶级的分析方面的研究就是这个地位,就是你在百度查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排在前面的是毛泽东和李毅,其他人都在后面。所以这是我的第一个学术上的世界知名学者、中国知名学者的主要成绩,为什么要这样讲?因为要跟新京报要和熊志在这里对决呀,我不讲我是谁,怎么对决?是吧?本来这些话应该是别人来讲嘛;我的第二个重要领域叫国际社会学,大家都知道经济学有几十个分科,有世界经济、国际经济,政治学有几十个分科,有世界政治、国际政治,是吧?那么法学又有几十个分科,其中有个重要分科叫国际法,我们社会学也有个重要的分科就叫国际社会学,国际社会学有几十个分科,就叫国际社会学,我就是美国的国际社会学博士。可是我2007年回到中国,我一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没搞清楚,我们中华民族、我们中国,我们世界老二这样的大国强国,中国居然没有国际社会学,教育部一看也是觉得哎呀怎么搞的,中国没有国际社会学,中国教育部就给我一个科研项目就叫国际社会学的学科建设,李毅现在镜头前的这个李毅这个被新京报和熊志骂的李毅就是中国国际社会学的创使人,你们现在全中国你们去看,国际社会学就是李毅,李毅就是国际社会学,所以我请新京报和熊志你搞清楚,你在跟谁对决,我就是那个在百度上打当今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第一毛泽东第二李毅那个李毅,我就是中国国际社会学的创使人那个李毅,我们接着往下慢慢说,我从国际社会学角度出发,自然要研究中美关系,所以你在百度只要打李毅空格中美关系,就会看到我近年来关于中美关系的一系列传遍世界的重要文章,这些文章在公众号上被一二百公众号转发,一点击就是几十万,我就是那个著名的中美关系学者李毅,然后你再往下,我从中美关系角度我又研究台湾问题,我请新京报请熊志你把百度打开,你点击李毅空格台湾,连续三十页都是李毅,你再百度打李毅空格台湾连续三十页就是我,我就是那个中国著名的台海学者李毅,所以我现在先到此为止了,我也不想多说了,谁是李毅,这是今天我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就是这个李毅现在回应你们新京报和你熊志的这篇文章,我已经发表了,很多网站也转发了,一共就几百个字很简单,回应一下你们新京报、熊志,这个标题就叫《李毅答新京报熊志》,我已经发了,今天正在被全世界不断转发,我说熊志你好!看到你写的《“死四千人等于一个没死”:逝者生命岂能这样被“归零”》,你文章所述完全不实。我再说一遍,你文章所述完全不实。不得不就此回应你一下。我日前在深圳的演讲视频,一个多小时,在大陆和海外广为流传,收到巨量的点击和广泛的好评。我在这里预告一下我的下一期,我的下一期还是跟你新京报熊志对决,这个内容就是我的讲座的主办方他们昨天晚上开会、今天开了一天的会,他们已经就开会的内容形成了文字,他们将在今明两天向全世界就此发表对这个问题主办方说明 ,他们发表以后,我下一期还要跟你做一期,比这一期还要长,我跟你说清楚,现在先预告一下,我在他那儿讲,这个整个的怎么讲、为什么讲、讲的过程,所以他们庆祝深圳四十周年,所以深圳办论坛,他们也组织活动庆祝深圳四十年,然后让我去主讲的,我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才去的,整个这个过程我今天不讲,我下一期专门讲,这个视频有视频在全中国全世界讲完以后广泛传播,今天在全世界、全中国还有几十个平台,可以把我在深圳演讲的视频随时调出来看,你可以看有多少万、多少万的全国内的观众和海外的华人对我这个深圳演讲的视频是完全支持、完全喜好,多少个点赞,没有说坏的,全是好的。其中我在视频中讲到对比中美两国抗疫斗争的结果,我说美国有三亿多人,一千多万人感染,现在一千二百万人,死了二十多万人,然后呢中国有十四亿人,现在才感染了才八万多人,才死了四千多人,那么和美国相比,中国就等于没有人感染,就等于没有死人,所以我在这段话从整个视频看、从上下文看是非常清楚的,我这样讲完全是称赞、完全是歌颂,中国抗疫斗争取得了辉煌成绩,是吧?来批判美国抗疫斗争有重大失误,而且这个视频已经一两个月了吧,还是多长时间,就是习总讲完了以后第二天,这个在全中国在全世界已经传了无数,现在在网上你随时可以看我深圳演讲视频全文,没有任何问题,对吧,讲得非常好,可是国内外敌对势力,从打击我这个著名爱国人士的邪恶目的出发,故意断章取义,我是说美国有一千多万人感染,死了二十五万人,她有三亿人,我们有十四亿人比她人口多几倍,我们才八万人感染,我们才死了四千人,所以我们跟美国比等于没人感染,等于没死人,我们成就是很辉煌的,这个意思。结果,这个个别坏人去掉上下文,把和美国比这个最重要的话去掉,说李毅说中国感染八万人、死四千人等于没死人,这个是无中生有、造谣诬蔑、恶毒攻击、恶意诽谤,这完全是坏人、是诽谤罪罪犯这些坏人,这是犯罪分子,应该绳之以法。你新京报、你熊志,你作为一个媒体人,你缺乏基本工作技能,这么多平台现在随时都可以看到李毅的演讲全文,你到现在看了吗,请问新京报你们的编辑记者现在有没有看我的演讲全文,你熊志到现在为止你有没有看我的演讲全文?你看了没有?你根本就不看演讲全文,你根据被犯罪分子伪造的这个视频写出这篇对我名誉损害极大的文章,对不对?我现在不说你有违法犯罪行为,由律师将来由他们跟你谈,我现在不说这个。我只是说,再说一遍,你熊志作为一个媒体人缺乏基本的工作技能,对很多平台转发的我的视频全文,现在到处都可以看见,你根本就不看,你根据犯罪分子捏造的、伪造的、剪辑的这些视频,你写出这篇对我名誉损害极大的文章,怎么办!新京报我们怎么办?熊志,我跟你怎么办?熊志,你应该怎样做来改正你的错误,我再问一遍,熊志,你应该怎样做来改变你的错误!我问你第三遍,熊志你应该怎样做来改变你的错误?另外我是不是应该到法院去告你一个诽谤罪,重复一下,我是不是应该到法院去告你一个诽谤罪,请你谨言慎行,李毅。 这个文章就这样,我已经发向全世界了,这就是我刚才讲的第二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李毅是什么人,第二个问题李毅回应新京报和熊志。

现在我讲第三个问题,新京报是个什么东西,我是七八级学生,八二年参加工作,我刚工作的时候是陕西省委统战部干部处工作的,我八二年就在中共陕西省委统战部干部处工作,但是后来因为我不是中共党员,我也是年纪小,不想做冷板凳,后来我就去陕西省政协办公厅秘书处工作,我八十年代就在省级党政机关工作,你新京报的主编你那时候干嘛呢你是?你还搞到我头上来了你,我想讲一下你们新京报是个什么报,我在北京驻过两三年,我去过北京两三百次,我不知道你们新京报,我就没见过你们新京报,我一般看的是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参考消息、光明日报、求是杂志、什么经济日报,我都看得是大的主流媒体,你原来后来看英文中国日报,我就不知道有你们新京报,因为你们昨天写文章骂我了,我才去问别人,我就问这是谁管的,这是中宣部管的还是国家什么新闻总署管的,是中央哪个部管的报,结果一查,你们和党中央国务院你们和中央军委,你们和任何中央机关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人知道你们,第二我就想,说北京的报纸,你们是不是北京市委市政府的报啊,我以为你们是北京晚报,后来我又查了一下,你们什么都不是!北京市委不管你们,北京市政府也不管你们,北京任何党政机关人民团体跟你没有关系,所以你们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对你们了解,我昨天今天除了吃饭睡觉还有上洗手间时间也不多,把你们解一下,你们是什么我知道,你们就是资本的力量,所以我刚刚明白过来,因为前一阵胡锡进写一篇文章说资本的力量不能控制媒体,然后有个中宣部的领导也这两天发表重要讲话,也是好多地方都登了,说资本的力量不能控制媒体,我现在一两天初步调查的结果,你新京报就是个资本的力量,中国各级党政军、中国各级人民团体、中国各级企事业单位谁也管不了你新京报,你们新京报是一个资本的力量,新京报我说的对不对,我这是视频,我说的对不对,说的不对你到法院去告我,我重复一下,任何党共产党没有管你,任何人民政府没有管你,任何人民团体没有管你,任何体制内的任何机构都跟你没有关系,你就是个资本的力量。你这个资本的力量今天搞到我的头上来了,你还真选对人了,我是个穷光蛋,我告诉你,我是个欠债的人,我根本不但没有资产,我还是个负资产,你这个资本的力量搞到我这个身无分文的人身上,你还真算是搞对头了,我告诉你。我是个社会学家,我研究中国社会分层,我告诉你,你资本的力量是这样子的,资本的力量在中国两大代表一个就是华为任正非,华为任正非也是资本力量,他们为中华民族的过去、现在、将来,他们为国家的根本利益、长远利益,华为任正非、任正非华为这些资本他们立下了不朽功勋,将永垂史册。但是,我不讲那些中小资本了,我讲大资本,马云也是资本的力量,你看马云最近就有点不顺,为什么?就是听党和政府领导不够,所以就有点不顺。新京报!你们要注意!你新京报是要走任正非道路还是要走马云道路?!你想清楚!我告诉你,你一个资本的力量,党管不了你,政府管不了你,军队管不了你,任何人民团体管不了你,你想黑谁就黑谁,你想糟蹋谁就糟蹋谁,你相谁就侮辱谁,你想收拾谁你就收拾谁,你胆大妄为你!你太胆大了!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是谁的土地!你以为新中国是你家的!这还有党、还有政府、还有军队,你以为你是谁!放老实一点!我告诉你新京报,你搞清楚这是什么地盘!你看看这是什么天空!看清楚这是什么大地!这毛泽东共产党打出来的天下,不是你新京报的天下,你是个什么玩艺,你还搞到我头上来了你,我这一辈子只为党和国家工作,我只干过体制内的工作,我没有为资本的力量工作过一分钟,你从我八二年刚毕业在陕西省委统战部干部处、省政协办公厅秘书处、一直到今天,今天是哪一天我又忘了,今天是2022年11月24日星期二,啊不是星期三,今天是星期二,我没有一天没有为资本服务过,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是穷光蛋!我告诉你,我和你斗争不论输赢,我失去的都是锁链,得到的都是砸乱你这个混帐王八蛋!你还以为你是谁呀你,顺便还说一下,我还收到今天不少人给我发了,在哪里,就说团中央骂你,共产党的团中央骂你,你知道吗?我给你看一看,我看一看有人给我发了嘛,是吧,你们胡说八道,你们像对我的这样的胡说八道不是 一次两次了,我今天查了一下,你们这种事情干了几十次了,而且有时候干得太过分,结果今天被团中央直接点名斥责你们,说你们不要造谣不要胡说八道,不好意思,我年纪大了我手机盲,电脑盲,这不是?共青团中央官微怒批新京报,共青团中央的官方的微是啥意思?微博或者微信愤怒地批你们新京报,你看见没有,你看见没有,你不要胡来我跟你说,你不要起干嘛就干嘛,我跟你说,你看见没有,共青团官微怒批新京报,我还是那句话,老老实实、规规矩矩、脱胎换骨、好好作人,走任正非道路、不要走马云道路,你搞清楚,我跟你说,这地方有共产党、有人民政府、有人民解放军,还有团中央,也别看不起团中央,团中央就说你不是个东西,所以咱们走一步看一步,我劝新京报,你这个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幡然悔悟,你干好事你不要干坏事!我告诉你,你不要这样搞,对你没好处。

今天讲了三个问题了,第一李毅是谁,第二李毅回应新京报熊志,第三李毅回应新京报。

第四李毅回应熊志,这个熊志啊你这个人啊,我现在都没见过你,反正我过几天到北京,不行啊,咱们见个面,咱们喝个酒吃个饭也行,我看你,我到现在没搞清楚,我要不然,我把你底细搞清楚以后,我再做第三期节目,把你这个人再谈一谈,我已经首先了解了新京报,其次,我去托有关人士了解熊志是谁,我本来想新京报是中央机关管的报纸,那谁管你,我找你们上级机关,把这个事情反应一下,后来说中央没有人管你们,后来我想你们是北京市管的报纸,我想找北京市委市政府去找个人把这个事情申诉一下,跟你们调解一下,结果你们根本就不属于党政军机构管,你们是资本的力量,那资本的力量我们就只好走法律道路了,于是我就跟法律界朋友就讲,结果了解熊志这个人,现在我了解初步情况,今天先说几句,我第二期做主办方,第三期专做你熊志,据我了解熊志啊,你这个人,一不是新京报的记者,二不是新京报的编辑,我说对了吗?我了解的对不对?你熊志一不是新京报的记者、二不是新京报的编辑,那新京报为什么发你的文章,你怎么能在新京报发文章?是你给了新京报钱、还是新京报给了你钱,你们之间是什么关系?另外我了解的情况说熊志这个人一不是新京报记者,二不是新京报编辑,三说这个人背景复杂、背后势力复杂,我告诉你熊志,你复杂不复杂跟我无关,你今天惹到我了,我就要你简单化!你再复杂我也要你简单化!我今天就预告第三期节目,李毅新京报第三期,今天现在是第一期,我现在已经讲完了,第二期我就要讲,主办方出来以后,我还要再讲一次,第三期就讲熊志是个什么人,咱们一期期往下做,我还不信你了,咱们在上法庭以前先在舆论场上打你个对决,试一试看是什么结果,我还不信服了,这个天是新中国的天, 地是新中国的地,这里有共产党、有人民政府、有解放军在,有你资本的力量能翻得了天?咱们走着看!]

附件一:“死四千人等于一个没死”:逝者生命岂能这样被“归零”新京报发布时间:11-2319:10新京报社官方帐号) :

▲ 网传李毅讲话视频截图。

文|熊志

“咱们死了四千多人……你等于一个人都没死嘛!”

“咱们差不多也是接近零感染,接近零死亡。”

“十四亿人死了四千人,那根本就等于没人得病”……

近日,网络上的一段“学者”发言,引发了网友强烈的愤慨。

是的,你没听错,这一匪夷所思的言论不是拼接出来的,这有视频为证。

检索可以发现,发言者叫李毅,其微博简介为“旅美社会学家”。这次争议语录是其在某次主题发言中的一个片段。

疫情风险尚未解除,却出现了如此惊人之论,让人错愕。更让人错愕的是,这位“学者”是以嬉皮笑脸的轻佻口吻,来讲出这段雷人语录的。

那段视频中,在他自以为的幽默和自信的映衬下,完全看不到任何对生命的尊重。

毋庸置疑,中国的防控举措取得了相当大的成果。这点也得到了联合国等多方的普遍认可。

然而对于个中的代价,我们也无需讳认——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1月22日24时,31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6442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

这些数字背后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被感染,甚至因此离开这个世界。

在今年4月4日当天和9月8日的全国抗击新冠疫情表彰大会上,全国还曾一起哀悼抗疫中牺牲的烈士和逝世的同胞。说“接近零感染、接近零死亡”,无异于漠视他们的存在。

▲ 网传李毅讲话视频截图。

然而,在这位“学者”看来,四千多人之于十四亿人的庞大人口基数,似乎不值得一提。在冷血的“大数据”逻辑之下,人命仿佛只是冷冰冰的统计数字,甚至可以被四舍五入、化整为零。毫无疑问,这是对疫情中无数家庭不幸遭遇的彻底无视。

而且,不管是不恰当的数据对比,还是采用偷换概念的方式,来论证防控的成果,既不符合实际的防控形势,也会对普通民众造成误导。

疫情以来,社会各界都投入巨大的精力在应对,尤其是那些冲锋在一线的医护工作者,拼尽全力去拯救每一条生命。

防控成果的取得,是建立在这种前提上的。所谓“等于没人得病”的说辞,无疑是对全国医护工作者牺牲和奉献的抹杀。

另一方面,在全球疫情继续蔓延的前提下,国内的疫情之所以得到了有效控制,正是因为我们已经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所以本着对每一条生命的尊重,全社会从上到下都严阵以待,在后疫情时代依然高度戒备,紧绷防控之弦,避免疫情造成更大的伤害。

按照这位“学者”的结论,既然“接近零感染,接近零死亡”,且“没人得病”,那似乎不必再对疫情高度警觉了?

这种公开化的表达,很容易造成误解,让不明真相的民众误以为:“疫情的风险已经完全解除了,可以完全不用担心、不用防范了。”

但事实远非如此。自从我们进入常态化疫情防控状态以来,全国各地陆续还有零星病例出现。就在这两天,上海、天津等地都出现了新增病例,疫情在局部地区出现了小范围反弹的迹象。而考虑到目前仍然没有立竿见影的“特效药”,境外输入的风险也依旧存在。且时至年末,人口流动的频率逐渐增加,疫情传播风险仍然不容低估。

就在11月22日,国家卫健委举行了全国卫生健康系统电视电话会议。会议提到,“今冬明春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复杂,任务艰巨繁重”,必须毫不松懈。显然,这位“学者”的言论和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的要求背道而驰,也很容易导致普通民众对疫情形势出现误判。

在引爆舆论之后,该“学者”很快成为网友批评攻击的靶子,这无疑也是个提醒——不管是谁,在公共舆论场上的发言理应尊重常识,尊重事实。那种为了制造流量,或者刷存在感而大放厥词,说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出格言论,不仅会误导民众,最终也会被舆论反噬。

□熊志(媒体人)

编辑:马小龙 实习生:潘宇洁 校对:吴兴发

**************

附件二:李毅答《新京报》熊志 (李毅 2020-11-24 来源:作者投稿)

李毅答《新京报》熊志

  熊志你好!

  看到你写的《“死四千人等于一个没死”:逝者生命岂能这样被“归零”》,你文章所述完全不实。不得不就此回应你一下。

  我日前在深圳的演讲视频,一个多小时长,在大陆和海外广为流传,收到巨量的点击和广泛的好评。

  其中对比中美两国的抗疫斗争的结果,我说:美国有三亿多人,1000多万人感染,死了20多万人,中国有14亿人,感染8万多人,死了4千多人,和美国比,中国等于没人感染,没有死人。

  我这段话,从整个视频看,从上下文看,非常清楚,是赞颂中国抗疫斗争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批判美国的抗疫斗争有重大失误。

  可是,国内外敌对势力,从打击著名爱国人士的邪恶目的出发,故意断章取义,把“和美国比”这四个字的前提删掉,无中生有,造谣污蔑,恶毒攻击,恶意诽谤。这些坏人是诽谤罪的罪犯,是犯罪分子,本应绳之以法。

  你熊志,作为一个媒体人,缺乏基本的工作技能,对很多平台的转发的演讲全文,根本不看,就根据被犯罪分子伪造的视频,写出这篇对我名誉有极大损害的文章。

  你应该怎样做来改正你的错误?

  我是不是应该到法院去告你一个诽谤罪?

  请你谨言慎行。

  李毅

******附件引用完毕*****

对照视频、熊志的原文以及李毅的回复,可以看出熊志对感染和去世同胞的珍惜、悼念和对未来疫情的警惕,这样的良知和这样的文章能够在墙内生存和发表殊为不易。

对于感染和死于中共冠状病毒的人数而言,正如日本导演北野武说过的“我认为在如此困难的时期中最重要的是‘同理心’。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可能超过1万,甚至超过2万,这样巨大的死亡和失踪人数也会成为电视和报纸的头条。但是,如果您将这场灾难简单视为‘2万人丧生的事件’,那么您根本不会理解受害者。然后,再只从数字上来对比,说似乎比死了8万多人的中国四川大地震更好,这是对死者的亵渎! “。

号称毛泽东第一他第二的这个二货李毅拿中共所宣称的四千多人的假数字和美国死亡二十多万人比较,从而得出中国等于没死人的结论,这个二货不知道,死亡数字不是数字,每个数字背后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因中共病毒而感染而死去,哪怕是李毅和他的家人也不行!

但是在二货李毅眼里,这些太少了,因而可以算作共产党的功绩,因而他可以以此对这个党进行歌颂。在熊志发出了基于对生命的珍惜和逝者的悼念的批评文章之后,二货李毅跳脚了,在得知新京报不是党媒、不是官媒、不受党政团体管辖之后,在得知熊志不是新京报编辑、不是新京报记者之后,二货李毅开始放心撒泼打滚大骂新京报、大骂熊志了,在二货李毅看来党政军、人民团体是和他站在一起的,殊不知,在共匪眼里,二货李毅就是一条狗而已,这条狗是一只什么样的狗呢?借用鲁迅先生的话——一条丧家的、共产主义的乏走狗。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765qhh765
5 月 之前

这种🐷

0

NewFOC

11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