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联邦人,我们离「程序正义」还有多远?(中)

作者:康州农场-Clio

审核:康州农场-文韵

二.中式侠客文化的政治生态与「程序正义」的距离

朋友提出疑问:「美国不是法治社会吗?法治是要按规定办事的,谁票数高谁当选,这不是规定好的事吗?」看得出朋友对遵守法律规范有一定认识,但很大程度仍被局限在中共的政治生态环境看问题。这确实让人头疼。但如果因为这点认识代沟就放弃任何一个有机会开悟的人,不值得。

为帮助朋友理解「程序正义」与「结果正义」的不同,笔者尝试用两国侠客文化进行模拟。

超级英雄蝙蝠侠,在与变态罪犯小丑较量过程中,趁小丑准备引爆炸弹时将他推下高楼,阻止其又一次毁坏社会的阴谋。结果就在小丑坠楼时,却用钩爪枪射出绳索,将小丑拉回。

问题来了,蝙蝠侠明知小丑作恶多端,为何还要将他救起?抛下楼摔死不好吗?

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如果这样,小丑就赢了。小丑的理念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正义,因为正义根本无法赢过恶」。而蝙蝠侠要守护的,是「人们可以通过用法律手段制裁罪犯,用法律、理智和正义走向光明」的理念。

所以,即使在内心里多痛恨,他也不会滥用私刑处决小丑,因为一旦蝙蝠侠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杀了小丑,看起来结果是消灭了小丑,可从法律上他也就成了和小丑一样的杀人犯,那么蝙蝠侠也就不再有理由维护正义,哥谭市则会陷入真正的法治危机和精神危机,人们会认为「正义并没有办法制裁罪犯,只有不正义的手段才可以」,甚至彻底失去希望,最终动摇整个社会的法治基础和道德观念,从而社会混乱,产生更多罪犯。这才是小丑最大的目的。小丑知道法律是蝙蝠侠一生恪守的底线,而小丑所做的,就是想毁掉蝙蝠侠的原则,同时毁掉人们对「程序正义」的信念和希望。

而在集结一切中国古代专制皇权之「恶」的中共国下,故事却是相反得令人绝望:法律是一家之法(王法),官员是大爷,是权威,一切解决方式取决于与上层的亲疏关系。整套体系根本是人治而非法制。司法不独立,没有公正公开的法律程序,自然不较真程序正义,说改就改,说不遵守就不遵守。这样一来,裙带关系大走快捷方式,他们可以率先打破底线,永远占据优势,而且很多时候并不会被惩治。 千年来盼不到不到法律的「程序正义」,悲惨的中国老百姓只能转向寻求「结果正义」,中国式的侠客好汉由此产生,被广为流传的的水浒英雄,官逼民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甚至可以不经司法审讯,未审先判,就地处决一方恶霸以显示替天行道、其为民除害的「结果正义」。

不可否认,中国历史上的侠客英雄是勇者的代表,但需要清醒认识的是,侠客虽然是恶人的克星,极大程度决定了恶人生死,看似上快意恩仇,实际上是一种对其所处时代司法无用的无奈和难以修正的自我逃避。在道德与法律相冲突,又无处说理的社会环境下,可怜的中国人只能选择道德制高点的「结果正义」,长期在以暴制暴的同态复仇习惯法下生存。这种「结果正义」的认命惯性,使中国老百姓对「程序正义」不敢探求和争取,结果纵容所有专制政权一次次对「程序正义」的践踏,成为今日仍中共专制统治下「按中共规定的规则办事」的以为的「既定事实」,不亦悲乎?

造就中国与西方的「侠」的不同,源于两者长期以来不同的政治生态。

在西方,法治很早就取代了人治。从古希腊罗马的民主和法律,到英国制订宪章,美国将其完善和成熟。西方法治原则是:证据第一,程序正义,无罪推定。所有案件都应按此标准,如违背就应纠正,而不应考虑政治局势、政党形象、舆论倾向,「宁可放走三千,也不错判一个」。程序正义,被叫做「看得见的正义」,只有看得见,才能公开透明,保证过程不被人为干涉,解决好资源分配不均引起争端,使公众信服,从而保护人类文明的普世价值正义。就算是侠客英雄也终身坚守,不为「结果正义」而牺牲「程序正义」。

中共国恰恰相反,有罪推定,立法精神完全相反。「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就像「毒树之果」,中国法治不健全的情况下,却想当然以不健全的程序去维护公平正义,这可能吗?没有公正可言的恶法程序,执法人员可以随意威胁当事人及其家属,把法律作为满足和维护统治者权力的手段和工具,是不可能有人心服口服的。这样的社会,不维护最后的「结果正义」,只怕最后自保的机会都没有。千年的惯性,「程序正义」与传统中国的价值理念渐相冲突,到头来只想争一个结果正义,而以结果为准,势必忽略程序正义,就容易被人为操作。中共最邪恶的地方,是它不但践踏了「程序正义」,还要利用「结果正义」去糊弄百姓为这些光环做出无谓的牺牲。

朋友明白了:「所谓遵守规则,也是需要在规则合理的情况下进行。如果程序不正义,结果也不会正义。中国人就是因为长期处于人治,只会以『成者王侯败者寇』视角看问题,才容易习惯性服从比我们身份地位高的倡导,并以此为权威。就像现在,被官方主流媒体左右对选举的认识,造成既定事实的错觉。只在乎『结果正义』,自然会忽视『程序正义』。票数在遵守游戏规则的基础上,才能成为依据。『程序正义­』,结果才会正义。」

确实如此。说回大选,要明白,哪怕全国每个州在邮寄选票计票后,都变成了蓝色的民主党州,哪怕拜登获得票数大满贯,但只要程序不正义,票数的结果如何都不具意义。何况在朱利安尼律师、鲍威尔律师、林·伍德律师等爱国者推动下,各摇摆州已相继彻查选票造假人员和计票系统漏洞根源。要么重新计票,要么结果作废,已成为当前与中共同流合污的拜登团队正在面临的尴尬局面。而我们也清楚知道,这只是个开始。想要票数结果正义,那么只有将不正义的程序全部排除和修正。所以,法律战,是现在把不正义程序全部反转的关键。

朋友松口气,但又开始忧虑起来:「如果那些邪恶精英要和主流媒体强行『结果正义』,夺取总统宝座,选票震慑不了他们,应该怎么办?」

笔者很理解这种担忧,Deep State与中共在终极之战一定会破罐破摔,做出更超底线的事。虽然美国宪法的程序正义是有史以来最照顾到结果正义的法律,但体系内有恶人,对司法体系造成严重污染,这是人性不可避免的。而美国宪法之所以伟大,是因为除了和平时期的平稳程序外,甚至考虑到了一切程序失效时的应对方案:拥抢权。一旦投票权无法运作,宪法第二修正案会作为最后手段,群起维护民意。如果绝大多数人没有保护自己的实力,就算世界上最公正的程序也无法改变大多数人被极少数集权奴役的结果,因为他们不遵守同一套规则时候,你无力改变。

朋友惊呼:「其实美中的较量,不正是蝙蝠侠和小丑吗?如果美国想要守住『程序正义』,必须以合法手段制裁中共和邪恶精英。如果以暴制暴滥用私刑,不通过法律流程私自处决中共,不但会造成不可控的大规模人道灾难,而且会将自己置于和超限势力一样的无底线水平,拉低了档次,那又何来民主法治的榜样呢?如果连美国法律都彻底抛弃原则,世界秩序必然陷入黑暗。」看到这样的思考,笔者意识到,自己传播真相的努力已经有了成效。

我们相信,经历这次洗礼,美国将会重生,去修正法律程序的漏洞,人类文明也将会往更高层次发展,即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人引领的「正道主义」。

「我们的宪法只为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制订,它完全不适合其他政府。」

——约翰·亚当斯

更新: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农夫
3 月 之前

程序正义确实是个漫长的改变过程。
中庸思想总讲究「差不多」就行,所以才导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