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顽童自由谈、谈自由 – 《新中国联邦系列节目》之一 (下)

(黑体字部分为老顽童先生的观点)

 (接上)

中国经历了2000多年的封建世袭君主制,经多次扩大,破裂,重组,朝代更迭,经过数次分裂与统一交替进行。直到1911年辛亥革命后,中国废除君主制,实行共和制,代表封建王朝的清政府被1912年成立的中华民国取代。然而1921年共产主义的幽灵从欧洲上空飘到中国大地,中国共产党作为苏联共产国际的附属产物在中国创建支部,中共一大上有两名外国人参加,其中一名就是前苏联间谍组织亚洲处处长,一大的文件全部用俄文书写,经费全部由原苏联提供,因此中共在解放区成立最初称为“中华苏维埃政权”,由此可见中共根本不代表中国人民的利益,而是代表苏联共产主义,本质上是苏维埃共产主义的附属。中共在1949年篡夺政权,成立了中共国之后,对苏联割让了很多边境的土地。民国时期,中国的版图是一片美丽的海棠叶,中共治国后,外蒙古分离出去,中国变成了雄鸡,随着大片中国东北部地区的领土被割让给苏俄,“鸡冠”消失,鸡尾丰满的羽毛被印度获取,雄鸡变成了无头无尾的病鸡,这就是卖国贼和盗国贼中共的所作所为,毛泽东时期默认了这个问题,而江泽民时期则以公约明确了这一事实,从此无论什么政府都很难让这些失去的领土再重新回归。藏南与印度边境,中共在中印战争中不但没有收回这些领土,反而撤退更多、割让了更多的领土。虽然我们不推崇大国沙文主义,但是一片土地应该由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根据民族文化习俗自行决定归属,这是不可争议的问题。中共发动的历次国外战争本质是为了掩盖国内矛盾,所谓“小事找演员,大事找日本”就是为了转移矛盾和视线而为之。目前中共国内危机四伏,中共又开始鼓吹“解放台湾”,首先台湾人民不需要中共去解放,李克强先生曾说中国有6亿人月收入不超过1000元人民币(150美元),台湾此次在应对中共病毒疫情上做得最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去骚扰台湾,其本质就是转移矛盾、转移对国内危机的关注,如百姓失业、生活因疫情撕裂和支离破碎、经济萧条、物价上涨等等。中共能够把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的名言“谎言千遍就是真理”运用得炉火纯青,愚弄和欺骗中国人,使老百姓成为民粹主义的跳梁小丑,滑稽愚昧不堪。

与此同时,人们需要在进行今昔纵向比的基础上,学会横向比,明白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了是同等历史时期、同样的社会进步整体提高的原因,而不是因为“共产党”的领导使人民生活水平提高。顽童先生语重心长地建议身在海外的战友在向墙内传播真相的时候,要站在对方的角度分享信息,剥茧抽丝长期进行,方能让对方接受。自由世界的我们要学会做墙内百姓的眼睛和耳朵,把自由民主的思想传递给他们,切不可当师爷指点江山。墙内的同胞才是真正的英雄,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为爆料革命做出很多贡献,不论是经济、技术、党政军工等各个战线上的战友,做出了非常伟大的贡献。顽童先生在直播节目中向他们表示致敬,希望他们在共产党灭亡前、黎明前的黑暗里保护好自己,并再次送上敬意。顽童先生说,他们是因为翻墙看到了爆料革命,看到郭先生的视频,了解了真相,做出勇敢的努力和行动,如果没有他们,爆料革命不可能达到今天的水平,因为爆料革命就是情报站,郭先生把墙内的战友团结在一起,才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

俗话说,上帝欲使其灭亡,必让其疯狂。中共目前表现出疯狂的举动比爆料革命预期得要快,但是考虑到中国百姓的安危,灭共是一个“技术活儿”,为了保护中国人民免受更大的伤害,我们不能让中共马上“灰飞烟灭”虽然这是可以做得到的。相反我们要采用一个更好的模式,如果党内战友能够振臂高呼,避免发生战争、军阀割据、地方骚乱的局面,完成推翻中共政权,这将是最好的模式,而这也是郭先生长期以来一直致力的方向。不是因为共产党还强大,也不是因为我们不能推翻它,而是我们要选择最好的模式让它灭亡。因此这体现了郭先生仁爱的胸怀和智者的战略。

中共夺取政权后,中国人从此又进入了现代封建和奴隶制社会。在全球高科技和经济高速发展的时代,中国人在中共的洗脑和蛊惑之下,被物质生活迷失了方向。那么现在我们认识到了中共国的危害,我们将选择怎样的国体、制度在消灭中共后,让我们过上现代文明的生活?

在过去2000年封建社会,世袭君王皇帝把疆土当作自己的家,把老百姓臣民当作自己的子民和子女,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江山,他们让老百姓能够安居乐业,而中共则非如此,中共盗国贼家族是要把全国人民的财产集中到他们个人手中,他们视百姓为奴隶,劳动的工具,所以奴隶是不需要有思考和思维的,我们见过郭先生著名的画‘’非礼勿看、非礼勿听、非礼勿说“的猴子,中国人现在就是像这些猴子一样不看、不听、不说。所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先生曾说,要推倒防火墙。因为只有防火墙倒了,中国人才能看到、听到自由的信息,才能如同郭先生所说行使“一人一票”的权利选择没有共产党的、符合人民意愿的国体。

国体,即国家政权,就好比物业管理公司,人们就好比小区业主,业主有权力决定物业公司,而不能让开发商决定。独立战争后,伟大的华盛顿将军放弃“打天下的人一定要坐天下”的模式,解散军队,回乡团圆,后人们认为应该成立联邦政府,邀请他出来组织美国政府工作,形成了民选的总统。所以打江山的人不一定坐江山,以避免中共目前红二代红三代仰仗前辈谋取自身利益的局面。让有能力的人治理国家,所谓“武官打江山、文官坐江山”就是这个道理,从这种意义上看,“学而优则仕”虽然代表了不少官文化的传统糟粕,但在中国古代仍然选出了一些懂管理的文人,从这一点是比中共的统治模式要先进的。大社会,小政体,而中共把国有企业、民营企业、党产混为一谈,中共通过多次政治运动整合资源,没收生产资料,敛财牟利,比如公私合营,土地改革。

今后新中国的宪法里一条最重要的规定应包括“保护私有财产”(笔者注:这也是体现在《新中国联邦宣言》的精神之一)。与此同时,倡导天赋人权,是上帝赋予我们权利,而不是党或谁施舍的。在此基础之上才有自由、民主、法治。人类约束自己有三种体现。信仰,有信仰的人会自觉约束自己的行为,他们乐善好施,愿意帮助别人。他们把帮助他人视为上帝给自己的荣耀。第二,做人的本性,仁爱善良,不伤害他人、动物;第三,法治,这是维持社会秩序公认的管理条例和约束人的行为规范。然而中共国内,这三个维度都缺失,导致了“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互害局面,各行各业混乱不堪。

看着屏幕前,这位侃侃而谈的顽童先生,仿佛邻家大哥一般,耐心而细致,深入浅出为我们分析和解读中国人长期在中共奴役之下不曾想、不敢想、也不得解的问题,他勤勉又无私,限于时间,我们结束了今天的自由谈G|TV直播节目。期待下次节目中继续探讨。

后记:在今天探讨的观点中,关于“打江山不坐江山”,我个人的观点是赞同,与此同时,我认为未来的新中国,缺少的可能不仅是具有专业知识和能力的管理人才,更是具有正义良知、经过爆料革命洗礼和历练、热血方刚的管理人才,在去中心化的模式下,部分战友告别爆料革命的战场,投入新中国建设的征程,是否也是一种优选方案?欢迎任何对我们的话题感兴趣的人加入节目《新中国联邦系列之自由谈,谈自由》。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馬拉雅的文雅 Wenya Himalaya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爆料革命让我用它找到了光明和自由。The night gave me dark eyes, and the Whistleblower Movement find me the brightness and freedom. 欢迎深入探讨[email protected] 11月 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