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宣传、选举欺诈与新闻之死

新闻来源:Zerohedge《零对冲》;作者:Frank Miele;发布时间: 2020年11月23日

翻译/简评:万人往;校对/审核:johnwallis;Page:拱卒

简评:

文章认为,美国的新闻业早已失去客观、公正的立场。从主流媒体对待川普总统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出,这些媒体已沦为资本的宣传机器,为排除异己,陷害忠良,封杀真正爱国者的声音,只会报道假新闻。

川普总统2016年上台以来就经历所谓主流媒体的打压。爆料革命三载以来,也经历了无数主流媒体、大外宣无中生有的虚假报道。如果不是这场荒诞的美国大选,美国人还真不一定能切身感受到主流媒体“瞪着眼撒谎”的现象,这也是唤醒民意的重要一环。

相信有着超过7000万张真正选票的川普总统,终能赢得大选,排干沼泽。新闻业已死,但正道仍长存。

原文翻译:

宣传、选举欺诈与新闻业的死亡

简单的问题: 盗窃选举是否违法?

根据对川普总统和乔·拜登(Joe Biden)之间的竞选中普遍存在欺诈行为的回应,你不得不认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型媒体说证据根本不存在,而大多数美国人似乎迷失在一种蓝色的迷雾中,盲目地接受电视上的谈话人物说的任何话,(认为这些话)一定是真的。

这种对权威不加思考的服从是一个可怕的预兆,预示着美国将不再是一个法律国家,而是一个法令国家。你已经可以看到,在公然无视宪法的情况下,人们像绵羊一样接受新冠的限制。但是如果你敢做自己独立评估的事实——关于口罩的功效是否使用在预防冠状病毒的传播或关于安全的电子投票——你很快就会得出一个不同于那些被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媒体和大资本家认可的结论。

不幸的是,大多数人并没有花时间去做他们自己的研究。他们只是相信别人对他们说的话。对那些被主流媒体束缚的人来说,这意味着他们认为川普关于选举欺诈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请记住,媒体是在选举后数小时内发表这一声明的,远在法庭提供任何证据之前,也远在对原始投票总数的分析开始之前。一旦这种说法成立,提交了多少宣誓书,有多少证人站出来作证,或有多少分析表明选票计数可能被操纵,都无关紧要。美国人民的陪审团已经被大型媒体洗脑,让他们相信川普是个输不起的人的说法。

别忘了,主流媒体——为了公众启蒙的利益(现在被称为觉醒)——在过去四年里一直在报道“事实”,即美国正式选举的总统是一个骗子、骗税者、俄罗斯傀儡和种族主义者。换句话说,他是个骗子,一开始就不应该出现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附近。那么,为什么现在会有人相信他的说法,即民主党人使用虚假的邮寄选票、计票软件和外国操纵手段来窃取选举?大多数媒体都在假装,甚至没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可以报道,如果真是这样,这会是我们共和国历史上最严重的宪法危机之一。

正如川普的律师鲁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所说:“对此事的报道几乎和骗局本身一样不诚实。美国人民有权知道这些。”他警告媒体:“你没有权利不让人们知道。你没有权利对此撒谎。”

但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微软全国有线广播电视公司(MSNBC)的新闻编辑室不让公众知道。他们甚至拒绝在朱利安尼(Giuliani)的新闻发布会上公布选举舞弊的证据。至于福克斯新闻(Fox News),他们报道了此事,然后派一名记者在直播中说这些说法“根本不真实”或“毫无根据”。显然,我们不会从媒体那里得到真相。《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等主流媒体的记者曾就电子投票系统易受黑客攻击或操纵提出过问题吗?有任何新闻机构要求司法部或联邦调查局弄清这件事的真相吗?

主流媒体如何造假?

失去了一个自由和中立的媒体意味着,即使选举完全是光明正大的,民主也无法发挥作用。人民的自治能力取决于他们能否获得真实、准确的信息。可悲的是,相反的原则也适用。当新闻业为了赞成一种议题而放弃客观性时,那么人们处境就和待宰的牛一样。

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在1814年给他的朋友沃尔特·琼斯(Walter Jones)的一封信中描述了对新闻自由的滥用:

“我痛惜……我们的报纸已经陷入堕落的境地,为它们写作的人的恶毒、粗俗和虚伪的精神……这些情况正在迅速败坏公众的口味,降低人们对健康食品的兴趣。作为信息的载体和对我们工作人员的约束,他们丧失了一切信仰的权利,从而使自己变得毫无用处……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暴力和罪恶的党性造成的。”

噢! 接受《纽约时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当然,在川普时代,几乎所有主流新闻都充斥着这样一种邪恶的“党派精神”——这种精神在人们对川普本人的敌意以及对乔•拜登(Joe Biden)等民主党人的迁就中都可以看到。上周一拜登的新闻发布会上,媒体对其大肆吹嘘为“向当权者讲真话”的角色——或者至少是提出尖锐的问题,这是令人震惊的媒体不负责任的表现。

前四个问题中有三个仅仅是以一种新的方式提出的反川普的问题。而不是问川普“你如何为你阻挠和拖延权力平稳移交的前所未有的企图辩护?”记者们只是问拜登,他对川普的“史无前例的尝试”有什么看法等等。接下来的三个问题是关于新冠的,经过六个月的竞选,即使是睡眼惺忪的乔·拜登(Joe Biden)也能闭上眼睛回答。

难道媒体不会像他们宣称追究川普责任那样去追究拜登的责任吗?为什么不问问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威斯康星州和乔治亚州那些奇怪的计票模式呢?这些模式让数百万人认为拜登试图窃取选举结果。难道他不应该支持一项全面的调查,以证明他的胜利是合法的吗?既然选举已经结束,怎么不问问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是否会现身?何不让“候任总统”谴责两周前导致几名无辜的川普支持者被送往医院的黑命贵(BLM)和安提法(antifa)暴力?

我们的名人记者如何庆祝他们自己作为民主捍卫者的重要角色?如果他们不想“使自己无用”,他们就需要发誓忠于事实,不管事实指向哪里,而不是某个政党。或者用路易斯安那州参议员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更委婉的话说:“他们必须是机会均等的混蛋。”

但事实并非如此——美国人民迟早会厌倦被操纵。新闻应该对事实进行诚实的叙述,这样人们就可以自己判断出他们认为是真实的。另一方面,宣传是一种不诚实的企图说服人们不要自己检查事实。新闻从事实出发,让人们得出自己的结论。宣传从一个结论开始,操纵人们接受它为事实。你可以自己决定我们今天拥有的是新闻还是宣传。

但底线是:川普能否在法庭上证明自己的论点与媒体的工作无关。诚实的记者应该认识到指控本身的重要性,所指控的罪行的历史性质,以及必须听取该案件对我们共和国未来的重要性。

可惜诚实的记者所剩无几。

原文链接

点击阅读英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欢迎加入【英喜庄园】Discord官方群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 版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87654321
5 月 之前

新闻被不讲良知,不讲法律的资本控制了

0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1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