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竞选造假系列九:舞弊真相即将大白天下,“影帝”拜登紧急施压美总务署长企图“诈胡”

11月24号据大纪元报道,关于“美国联邦总务署(GSA)署长艾米丽‧墨菲(Emily Murphy)给拜登先生的信函”。该信函于美东时间11月23日发出,告知拜登先生总务署提供过渡资源,同时驳斥了媒体对她的虚假报导及影射,并指出总统选举的真正获胜者将由《宪法》规定程序确定。信函内容如下:

亲爱的拜登先生:

作为美国总务署署长,根据经修订的1963年《总统过渡法》,我有能力提供某些选举后资源和服务,以协助总统过渡。见《美国法典》第3编第102条注释。我认真履行这一职责,由于最近的事态发展涉及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认证,我今天发送这封信,向你提供这些资源和服务。

我把(自己)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公共服务,我一直在努力做正确的事情。请知道,我是根据法律和现有事实独立做出决定的。我从未受到任何行政部门官员——包括在白宫或总务署工作的官员——的直接或间接压力,(他们)也没有对我做出决定的内容或时间施加任何压力。要说明的是,我没有收到任何要求我推迟决定的指示。

然而,我确实在网上、电话和邮件中收到了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员工,甚至我的宠物的威胁,试图胁迫我过早地做出这个决定。即使面对数以千计的威胁,我也始终致力于维护法律。

与媒体报导和影射相反,我的决定并非出于恐惧或偏袒。相反,我坚信,法规要求总务署长确定明显的当选总统,而不是强加于人的(当选总统)。遗憾的是,法规没有为这一过程提供任何程序或标准,因此我参考了以前选举中涉及法律挑战和不完整计票的先例。

总务署没有规定法律纠纷和重新计票的结果,也没有决定这种程序是否合理或正当。这些问题是宪法、联邦法律和州法律所规定的问题,应由有管辖权的法院通过选举认证程序和决定。我认为,一个负责改善联邦采购和财产管理的机构不应该把自己凌驾于宪法规定的选举程序之上。我强烈敦促国会考虑对该法进行修订。

如你所知,GSA署长并不挑选或认证总统选举的获胜者。相反,根据该法,GSA署长的作用极其狭窄:为总统过渡提供资源和服务。如上所述,由于最近涉及选举结果的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认证的发展,我已经决定,您可以根据要求获得该法案第3条所述的选举后资源和服务。总统选举的实际获胜者将由《宪法》中详细规定的选举程序决定。

该法第7节和2020年10月1日第116-159号公法规定,在2020年12月11日之前继续拨款,为你提供6,300,000美元,以执行该法第3节的规定。此外,根据第116-159号公法,授权拨款100万美元,用于为被任命者提供情况介绍会和编制过渡目录。我提醒你们,该法案第6条对你们提出了报告要求,作为从GSA获得服务和资金的一个条件。

如果我们有可以为您提供任何帮助,请与联邦过渡协调员玛丽·吉伯特(Mary D. Gibert)女士联系。

真诚的

美国总务署署长
艾米丽‧墨菲(Emily Murphy)

选票舞弊证据频繁曝光的背景下,拜登加速安排自己的过渡小组成员,并给相关部门施加压力,寻求“诈胡”美国总统职位。拜登精湛的演技足以媲美好莱坞巨星,难怪各大好莱坞巨星不惜个人名誉为其助力。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101

11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