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派为拜登争取政府过渡资金竟然威胁白宫官员及其家人和宠物

多伦多枫叶农场 云起时

校对上传 XM

图片来源:board.freeones.com

11月23日,左媒一致口径地宣称:美国总务管理局通知拜登,该局准备启动过渡进程。但是事实的真相是怎么呢?

据National Pulse 11月23日报道,美国总务管理局负责人埃米莉∙墨菲(Emily Murphy)给拜登的信里透露出,民主党人正在用各种方式胁迫她将过渡基金提前释放给乔∙拜登。

在信中,墨菲说因为“收到了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员工、甚至我的宠物的网上、电话和邮件的威胁,试图胁迫我过早地做出这个决定。”

在信中,她强调:“即使面对成千上万的威胁,我也始终保持着对法律的承诺,”

墨菲女士信件原文如下:

2020年11月23日

尊敬的约瑟夫-拜登先生。

1401 Constitution Avenue, N.W.

华盛顿市DC 20230

尊敬的拜登先生:

作为美国联邦总务管理局的行政长官,根据1963年的总统过渡法修正案,我有能力提供某些选举后的资源和服务,以协助总统过渡。我认真对待这一角色,由于最近涉及法律问题和选举结果证明的发展,我今天转递这封信,向你们提供这些资源和服务。

我把我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奉献给了公共服务,我一直努力做正确的事情。请知道,我是根据法律和现有的事实独立做出决定的,我从来没有受到任何行政部门官员的直接或间接压力,包括那些在白宫或美国总务管理局工作的人–关于我的决定的内容或时间。然而,我确实收到了网上、电话和邮件的威胁,这些威胁针对我的安全、我的家人、我的员工,甚至我的宠物,试图强迫我过早地做出这个决定。 即使面对成千上万的威胁,我始终致力于维护法律。

与媒体报道和影射相反,我所做的决定不是出于恐惧或偏袒。相反,我坚信法规要求美国总务管理局管理员确认,而不是强行去确认表面上当选的总统。不幸的是,法规没有规定这个过程的程序或标准,所以我从以前的选举中寻找先例。这里涉及到法律上的挑战和不完整的计数,宪法、联邦法律和州法律规定,这些问题应交由选举认证程序和有管辖权的法院决定。 我不认为一个负责改善联邦采购和财产管理的机构应将自己凌驾于宪法规定的选举程序之上。

如你所知,总务管理局并不负责挑选或认证总统选举的获胜者,相反,根据该法案,总务管理局的作用极其狭窄:提供与总统过渡有关的资源和服务。 如上所述,由于最近涉及法律挑战和选举结果认证的事态发展,我已经决定,你可以根据请求获得该法案第3节所述的选举后资源和服务。总统选举的真正获胜者将由宪法中详细规定的选举程序确定。

该法第7条和日期为2020年10月1日的第116-159号公法提供了直到2020年12月11日的持续拨款,为您提供了6,300,000美元来执行该法第3条的规定。此外,根据公法116-159,已授权拨款1,000,000美元,用于提供任命方见面会和过渡目录。我谨在此提醒您,该法案的第6节对您施加了报告要求,以此作为从总务管理局收取服务和资金的条件。

如果有其他可以帮助您的问题,请联系联邦过渡时期协调员玛丽·吉伯特(Mary D Gibert)女士。

川普总统在推文中回应此事说道:

我要感谢总务管理局的埃米莉∙墨菲(Emily Murphy),感谢她对国家的坚定不移的奉献和忠诚。她一直受到骚扰、威胁和虐待–我不希望看到这种情况发生在她、她的家人或总务管理局的员工身上。我们的案子还在继续,我们会继续努力,我相信我们会胜利的。然而,为了我们国家的最佳利益,我建议埃米莉和她的团队根据初启程序做需要做的事情,并告诉我的团队也做同样的事情。

路德社对此事件做了极为精彩的解说,首先澄清了该事件完全不是左媒所吹嘘的那样是向拜登做所谓的移交,总务管理局只是按照程序释放了资金,至于谁能使用这笔资金,埃米莉在信中已说得非常清楚,“总统选举的真正获胜者将由宪法中详细规定的选举程序确定。”

其次,路德社节目中指出,该事件的重点还在于白宫官员遭到了美国类似于走中共行动路线的极左派的严重威胁和骚扰,这种威胁和骚扰不仅针对官员本人,家人,甚至还包括宠物,由此可见美国如今的极左势力疯狂到了何种程度。博博士指出通过这件事,一方面表现了川普的守法大度,另一方面也更让广大民众看清了左派的真实嘴脸,连白宫的官员都没有安全,万一他们真的掌了权,任何人都更没有了安全。

最后,路德社节目还指出,中共及美国沼泽地此举的真正目的就是想扰乱民众视线,击溃大众的心理防线,威逼哄骗民众接受它们的谎言。并指出希望大家擦亮眼睛,坚定信念,不要为一些细枝末节的小事失去坚持正义必胜决心。

原文链接:

川普总统推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